流水账6月13日

2017-06-18 16:40:14
分类:未分类

公号“老朱煮酒”发了《当年,我们无知无畏填志愿》,这篇文章与前面一篇申诉的文章一样,回复只一天时间,效率还可以。

昨天夜班,一早醒来审了书评的公号稿,提醒编辑本周尽量按规定时间发预审稿。然后倒头躺下,睡了近一个小时的回笼觉。做了个短梦。梦中感觉书房的单人床头有个东西压着我的肩膀,挺难受,肩扛扛,还挺沉。睁开眼,是个大纸 袋,手进去一摸,是个大桃子,扒开纸袋一看,哟,一袋子的阳山水蜜桃。刚问了句,哪来的,人就醒了。暗乎乎的家里只有自己,窗外风紧雨紧。水蜜桃不见了踪 影。

晨课改在上午,选了阿赫玛托娃的《我没有掩起那扇窗》。

尽管我很惊讶乃至反感朱清时的真气,但看了几篇批朱清时的文章,却没有一篇打动说服我(昨晚跟二小姐说她们约的稿子其实也是这个意思)。以科学教批神秘主义,那仅仅是关公战秦琼而已。如果科学能够说明一 切,这个世界就不会有任何意义,因为信仰、人性、神秘性皆会被解构,而这些若能被解构,人的认识就走到尽头,人的世界也走到了尽头。这点,我独服那个坐在 柯尼斯堡这口小井里观天的不足五英尺的人类巨人:伊曼努尔·康德。

上午在家,写了篇应景之作《今天的考生应该怎样选专业》。

中午煮了碗挂面。

饭后写小楷。老子。第三遍9。“常常做,不怕千万事;常常行,不怕千万里。”但抱守“有恒”二字做去,万无不成之理。(《林纾家书》)坚持,则有万水千山。【恒心党】

流水账6月13日

出门,坐地铁到环球金融中心,见张林两位总。探讨些合作事宜。他们觉得跟我们交流晚了,应该早交流,会有更好的合作。

5点,从环球金融出来,想起勇力给我推荐的共享单车的小程序,现场学习使用,然后骑车回报社。

人生第一次使用了共享单车,从环球金融中心骑回了幸福大街37号。略有些不习惯。想老朱曾经是骑车达人,有过普通自行车一天骑行200公里(而且是在屁股 大腿根已经骑烂的情况下,当年不懂得保护)的光荣历史。如今老朱老矣,髀肉横生。不过心中还有欲望,有生之年骑车或步行(脚伤好的话)期待还能绕太湖滆湖 各一圈。所以,恢复骑车,算是路演,真正的路演。毕竟十多年没真正骑过车了。

今晚夜班。晚饭就在马路对面苍蝇馆吃了份面条。处理创客同事和大燕网老同事的请求。

审稿,签片。忙里抽空做了晚课,李商隐的《蝉》。开始构思《父亲的土地》。

今天晚上有安邦新闻刷屏。

突然想起了古辛斯基、别列佐夫斯基、霍多尔科夫斯基的名字。时间虽不远,但世事纷扰,这些本来就难记的名字都快想不起来了。近百年来北方真是带头大哥……

签片一切乏味而顺利。

结束后,和同事一起喝酒聊天,两人要了一桶5升的啤酒,又一人加了一瓶,到家已经4点半了。天已亮了。《惶然录》又没读完。


上一篇: 流水账6月12日下一篇: 流水账6月14日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0)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朱学东简介:
《中国周刊》总编辑,曾任《南风窗》总编辑。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