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账6月23日

2017-07-11 11:40:13
分类:未分类


公号“老朱煮酒”发了篇旧文《偶遇》 偶遇司马南|往事

这篇文章是因为人民大学继续教育学院聘司马南为客座教授翻检出来的,我在文前写了一个较长的按语,明确表达了我的价值立场。

早上晨课选了布莱希特的一首诗《听闻一个强大的政治家生病了》。

发了条微信,针对这两天的传闻:

“多年前,我做杂志时,一位长期支持我的重要的广告客户,价值观上与我接近的朋友,有一次忍不住跟我说,朱总,你敢不敢整一篇富豪们怕什么?我想了想,回答他说,哥,我可不敢。但后来,我还是整个组他们为什么移民,不过,最核心的,没敢写。”

出门上班,忘了带伞。叫了辆出租,车费比除了除夕加班之外任何时候都贵。

上午一个行业学者和业界群里有激烈讨论, 我写了这样几句话,这都是我认可的 :

“真相比真理更重要,真理比师长师门更重要。这是为学起码之道。第一句话来自托尼·朱特,第二句话化用自亚里士多德。”

上午给新员工培训,大约一个多小时。

中午,武汉朋友来,一起吃了顿饭,聊了会天,送朋友一本《黄金般的天空》。

下午回到单位看手机,才知小朱发我微信,告知我身体不适,到她办公室,她还歪扭着身体在面试。看版时去看她,尽管她笑嘻嘻跟我说话,跟我抱歉今天的版看不动了,但我看出了这笑容背后的痛苦,十多年前我犯过类似的病,我劝她回去,后来我请我们教育部主编巫慧送她回家,上车时看她样子,跟我当年的痛苦很类似,尽管她非常坚强。

我也叮嘱部门女同事尽量关心一下她。后来巫慧跟我讲了讲情况,感谢。

签完版回家,雨正急。到家门口,雨却很小。

晚上没吃饭,吃了些家人剩下的菜,西瓜——张涛兄让我早晚控制碳水化合物的摄入,姑且试试。

花了很大的功夫,完成了金秋交付我的作业,但是,实在紧张,写得非常不好,因为精力不写字上,而在格式的齐整上。

看新闻,有消息说,司马南聘用事件已经有结果,程序瑕疵,我的校友们还是很给力的。

意外看到男乒退赛事件。写了三条微信:

“退赛,报团,山头主义。你丫今天倒也报团试试。过去我选择职业,这回,或许以后,都会站在情感一边了。无情无义

的时代,还能看到如此情意,我不分也不必分是非赞了报团守义的行为。”

“有意见说,你运动员花的是纳税人的钱,退赛不负责任不道德无法无天。你以为现在是奴隶社会,花了纳税人的钱,就可以把运动员视为予取予求的奴隶啊?奴隶还能有起义的权利呢。想想斯巴达克斯。更何况,纳税人的钱,就是这样被胡造了。相比胡造了更多纳税人的钱的那些人而言,纳税人被花在中国乒乓球运动员身上的钱,是投资回报最高的!”

“我朱学东,最喜欢的,就是有情有义之人。入我法眼者,这是基础条件。人无情义,只有交易,连交易也得小心。谁愿意只有交易的环境啊,连畜生都不这样。”

这是我的基本态度。

小朱给我报告了她目前的情况,尽管她说得很平静,但我知道,这个时候到明天,是她最艰难的时候。唉。
审核公号。翻书。整理公号,整理行囊。明天一早头班车回家处理些家事。

上一篇: 流水账6月22日下一篇: 流水账6月25日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0)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朱学东简介:
《中国周刊》总编辑,曾任《南风窗》总编辑。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