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账6月25日

2017-07-14 11:40:14
分类:未分类

公号“老朱煮酒”发了篇前些日子写的文章《今天高考的孩子怎么选择高校》,虽然是个人认识,自己觉得还算有道理吧。

今天起得晚,睡到了将近9点。回家就能睡,在北京就无法偷懒睡懒觉,真是奇怪。也是,北京的节奏,那是要人命的节奏啊。回家,反正放不下的事情也得放下了,心里坦然无所谓了,所以能踏实睡。

晨课选了东荡子的一首诗《英雄》。

上午整理了一下公号,写了个长按语。把流水账素材整理好。

叮嘱柏琳培杰下午的书评活动事宜。我和小朱都参加不了了。

中午出门与朋友餐聚,还没到小区门口,保安兄弟看到,远远挥手热情跟我打招呼:“什么时候又回来了?”走近问:“昨天来找人的安徽人找的是你么?”当年保安兄弟问我太座:那个胖老头是你家什么人?太座哭笑不得,回家叙述给我,我则哈哈大笑。以后我们夫妇回家,见这个保安兄弟,都会跟他开玩笑,而我,从此则以胖老头自居。

中午与朋友餐聚,聊天跟过去一样,这样的聊天,我能得到一线基层的许多信息,我也惊讶于目前的这种做法。朋友则问我,怎么你那么早就感觉如此不好?

唉。

中午朋友带了瓶金门高粱,他不怎么喝,而我喝了差不多6两。感谢朋友的慷慨和坦率。

回家收拾好东西,叫了辆出租车,匆匆赶到车站。很快就进站了。

高铁上,先眯了会,缓解一下酒意。然后开始读书,《群居的艺术》。

今日在车上读完汉唐阳光出品的《群居的艺术》。很有意思的一本书,人如何在集体中获得安全感,集体如何获得安全感。作者梳理功夫辨析能力非常强大,观点也能逻辑自洽。不过,没有引征观点资料的文献附录,是一遗憾。

读完《群居的艺术》,拿出平板电脑,开始写一篇江南旧闻录,《戳茄子》,很快,1500余字。

写完,收拾好,与小猪的闺蜜聊了聊,问了问小猪的情况。柏琳也告诉我下午活动很顺利。谢谢

接着读《言论的边界——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简史》。

发了条微信:

【为什么君王需要莫须有文字狱统一思想】知识精英掌握着解读经典、书写历史、阐释习俗惯例的独特机会,而这些是君王声望与权力合法性的重要来源;同时它们也是君王创建官僚系统以强化王权的人力来源。假如知识精英的生产中心(大学书院修道院)、认同焦点(经典圣地圣贤),和影响其前途命运的力量(作品出版与传播,报酬与声望来源,升迁途径),处于君王控制之外,那就对君权构成了有力制衡,而这恰是中世纪欧洲的情况。用宋太祖赵匡胤斥南唐后主李煜使徐铉言:“不须多言,江南亦有何罪,但天下一家,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乎!”

到家,简单吃了几口菜,一块瓜,当晚餐。然后开始小楷写老子第三遍18。三天没写,手生涩了。“常常做,不怕千万事;常常行,不怕千万里。”但抱守“有恒”二字做去,万无不成之理。(《林纾家书》)坚持,则有万水千山。

另外,小楷抄了首晋人无名氏的《夏歌》。

流水账6月25日

晚课,继续钢笔抄王安石。

读书,继续整理公号。

继续读书。发了条微信:

【阴谋论】阴谋论在我们现在的社会里极其流行。在美国也曾流行过。理查德·霍夫斯塔德把这称为“美国臆想症”。早年联邦党人宣扬的“法国恐怖论”,尼克松和麦卡锡时代,21世纪布什的做法……
于是,恐惧常常成为压制辩护的合法理由。
麦迪逊预见到了这一点,他在给杰斐逊的信中写道:“国内自由的丧失,被归咎于为了防范来自外国的威胁----不管这种威胁究竟是真是假,这种情况可能会普遍存在。”

上一篇: 流水账6月23日下一篇: 流水账6月24日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0)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朱学东简介:
《中国周刊》总编辑,曾任《南风窗》总编辑。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