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账6月24日

2017-07-14 11:40:14
分类:未分类

公号“老朱煮酒”今天发了“夏日旧时光一则”,其实是2014年7月16日在故乡的一则流水账,也是我日常生活的写照,所以选择这篇旧文,是我在翻检过去的事情时读到的文中一些事情引起了我的回忆。

一早起来赶火车,今天要回家。连晨课也没来得及做。

出楼,看到一只麻雀,歇在地上,不动弹,我捡起了它,把它放在手掌中,就像太极神功,揽雀尾。我小时候常抓麻雀,但成年后没有再抓过,这麻雀是昨晚受雨后飞不起来了,我在手掌给它捋了捋羽毛,再手一送,它振动翅膀,飞了出去。我看着笑了笑,然后回转去地铁。

上车后看到小朱发我的微信,这个跟她作息习惯不合,跟她聊了几句,我知道情况不太好。赶紧给几位女同事留言,让她们尽量去探视她。也意外知道另一位同事也受伤了。这寸劲赶得。

安排好诸事,困意上来,稍息。醒来读书。

插空发了几条微信:

“只要想想那些权力下出现的孤家寡人,独夫民贼,无论如何,一个教练,能够让那些世界超一流的运动员教练员一起不顾个人前程为他而“无心恋战”,哪怕他也可能就是个坏蛋,也不能让我放弃钦佩。“

“天命所归(诸如爱国主义集体主义伟大领袖)下,放弃个体的血性,人格独立与对私人情义的忠诚,是绝对的政治正确,青史留名,牌坊矗立,世代传颂。但是,今天,如果依然把这种天命看做是是非标准,而弃绝个体基于人性情感上的冲动和选择(如果确实是个体自觉选择),我只能说,一边呆着去。某种意义上,这恰是布罗茨基“小于一”的开始,也是希望之始。“

同学读我公号文章,知我回家,一女同学约晚上一坐,她事业非常成功,蒋兄弟说要来接我,我让兄弟跟我弟弟联系,原来弟弟已经安排人了。最后是兄弟来接。

同事和小朱的朋友先后跟我说了小朱的情况。

常州,梅雨季,烟霭弥漫中。兄弟开着他新换的豪车,送我回家,到家,一起喝了点啤酒,都是家常菜,很好。我回家之前就交待弟弟,不要招呼朋友来喝酒,最近喝不动,而且我有事。

吃饭喝酒时,我和兄弟因为侄女之事,把弟弟教育了一顿,我可能说得有些重,说弟弟知道的也就前黄周边那些事,外面的世界太不了解了,弟弟有些不爽,但还是给我们俩说服了,在他的社会关系中,我和蒋兄弟是他最信服的哥哥。

蒋兄弟回家后,弟弟去忙自己的事,父母又在忙着给秧田打农药,撒化肥,而我则实在太困,躺在葡萄架下睡了一个小时。

醒来看到旺喜用死亡诗社来比附乒乓反叛,有点意思。
哦,船长,我的船长!

弟弟回来后,兄弟俩又去地里看了看,顺便聊了天。晚上弟弟有饭局,我则谢绝了晚上女同学的茅台诱惑,约了晚饭后喝茶。我晚上要跟父亲聊聊,现在弟弟和父亲之间关系有些紧张。我要扮演鲁仲连。

把昨日流水账弄完,交待侄女午夜帮我发一下,因为我晚上估计回家晚。

晚上陪母亲喝了一瓶啤酒,我们仨坐着吃饭。我劝说父母不要太劳碌,也劝父亲相信弟弟。一开始父亲依然很生气,我也用说弟弟的话来批评了父亲,并举我的例子,也告诉父亲,他所不了解的弟弟的事,最后父亲没再吭声。母亲则帮了我几句。我知道差不多了。

侄女后来跟我说,她父亲和爷爷都是要面子的人,谁也不肯在面上输了,所以会紧张。我也提醒侄女,也要多做长辈之间的沟通桥梁。

至此,回家三件事,今天圆满完成两件,说服了弟弟,又成功扮演了仲连。弟弟正好回家,帮我叫了辆车,送我回湖塘桥跟同学喝茶去。

候车时想瞧萤火虫,未见,婶说前两天还见过,但我一只也没见。却突然飞来一只洋牛,很多年未见了。我小时候是它们的天敌,抓到喜欢用线系上。

与两位女同学及一位朋友一起喝茶聊天,从中学到工作到其他,聊得很高兴。

喝茶后回家,数百米街道,好多家夜宵龙虾摊,似乎生意还不错。今夏,一只龙虾也没尝过,那不是我的菜。

回家,补了晨课。翻了翻带回家的书。

孤枕夜难免,莫忘几行书。

上一篇: 流水账6月25日下一篇: 流水账6月26日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2)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朱学东简介:
《中国周刊》总编辑,曾任《南风窗》总编辑。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
执行时间: 【0】:13.7毫秒==Blog_blog_CircuitModel_95732+1【1】:15.3毫秒==Blog_blog_CircuitModel_95732+2【2】:18.8毫秒==NOCACHE+jishigou_topic4129523【3】:20.3毫秒==TopicLogic.logic.php4129523+1【4】:23.7毫秒==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