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账6月26日

2017-07-17 16:40:14
分类:未分类

公号“老朱煮酒”发了篇旧作《我的大学》,在前面我加了一个比较长的编者按。但是,非常不幸的是,8年前的文字,辛辛苦苦校对了错别字,凌晨1点半前即被删除了,据说被举报违法相关法律规定。这我就不明白了,也明白。

在按语中,我写了一段话,关于学校好坏的:“在我看来,一所学校如何,环境如何,水平如何,有很多指标可以衡量。一所学校,自然也会有很多让人感到不堪的人和事,但有一个标准,是不可替代的,是它的学校毕业生如何服务于社会,如何为推动社会进步而努力。至于校友中有多少富豪,捐助了多少,于我而言,根本不是标准——中国的高校,基本都有财政拨款,无论多寡,捐助给学校,只是锦上添花而已。于我,若有经济实力,我更愿意捐赠给校友互助的公益慈善性质的组织。”

昨晚睡觉没有用枕头,又做了奇怪的梦,无逻辑的乱梦:被追赶,跑回了老家,遇见同样躲我老家的海公公杨胖子,他倒是躲那儿逍遥得很。然后在家做了个书房,我正写大楷,杨胖子阴魂不散又出现在我书房,说,老朱,你就这点书啊?我回头书,怎么,墙上密密麻麻竖列着,才一千本?正纠结书去哪了,6点,醒了……

早上把昨天在高铁上写的《戳茄子》贴了今日头条。这个江南夏日当家菜,以后可以在北京也可多做。

晨课选了兰斯顿.休斯的《梦想》。

犹豫之后,决定还是不骑车上班,改挤地铁。读书。

到幸福大街,看围墙已经用铁皮围了起来,工人开始施工了。一座为视觉美观而建的路边围墙,上面写着核心价值观和城市发展战略,才两年,前些日子贴黑字白纸,提醒行人远离,小心坍塌,如今开始重修。哎,一座围墙都砌不好……

上午经营工作例会。

问了问小猪的情况。

下午的采编例会因故取消。参加了一会有时的会议。审传媒研究稿。

去看看小猪,感觉好了不少,聊了会。

挤地铁去跟老朋友吃饭,明明是要去长椿街,非到木樨地下。虽说是在看书,但晕,还是老了,不中用了。

流水账6月26日

酒后坐地铁回家。审书评稿。

#精神糖尿病患者#之小楷。老子。第三遍19。6两白酒后,手还凑合,不抖。“常常做,不怕千万事;常常行,不怕千万里。”但抱守“有恒”二字做去,万无不成之理。(《林纾家书》)坚持,则有万水千山。

另外,小楷抄诗,黄仲则《夜梦故人》。钢笔晚课抄王安石一首小诗。

读书,整理公号。

午夜掩卷,想起某些朋友把今日某些极权主义做法归咎于马克思卢梭之议,我向来是不认同的,过去我常说,这就相当于把今天那些罪恶的字眼归咎于造字的仓颉一样。夜读言论的边界,霍姆斯大法官的远见卓识,真是让人钦佩。而那些号称自由主义斗士却把现实问题归咎于马克思的人,不知如何去阅读霍姆斯写下的关于言论自由的经典判词。

上一篇: 流水账6月24日下一篇: 流水账6月28日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3)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朱学东简介:
《中国周刊》总编辑,曾任《南风窗》总编辑。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
执行时间: 【0】:13.7毫秒==Blog_blog_CircuitModel_95743+1【1】:15.1毫秒==Blog_blog_CircuitModel_95743+2【2】:18毫秒==NOCACHE+jishigou_topic4129765【3】:19.8毫秒==TopicLogic.logic.php4129765+1【4】:24.1毫秒==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