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账7月9日

2017-08-10 07:40:13
分类:未分类

公号老朱煮酒发了篇你见过用木槿叶或者洗衣粉洗头吗?|乱弹,我后来觉得,应该专门为木槿写一篇。

晨课选了勃洛克的《我与你相会在日落时分》。

上午干些家务,晾晒衣物,收拾厨房。接着整理公号,写流水账,一直犹豫是不是动手写木槿,终究未写。

读了篇文章,关于生不生孩子的犹疑,文章说:

“越发达的国家,生育率越低。对繁殖的拒绝,是人类自我认知的更新和进化。
人能够承受住虚无,主动的、智性的、坚定的选择不生小孩,是相当厉害的。”

能把推卸责任写得如此冠冕堂皇高大上也是很了不起的本事。是的,生育,也是一种责任。个体当然可以放弃责任。

做饭。父女俩午餐。

姑娘看我浑身冒汗,不解:不就吃顿饭嘛,您至于嘛,出那么多汗?我也出汗,怎么不像您似的……
我说,这说明两个问题,一个你老爸胖,胖子多汗。第二个是你老爸体虚,身体弱,全是虚汗……

读李银河老师文章,干净,清晰,力透纸背。真心敬佩李银河老师。尽管只曾有过一面之缘。

姑娘吃完饭躲自己房里刻橡皮章,我进去看过出来时,顺便摸了她脑袋一下。她放下刻刀,转身盯着我认真说:请不要摸我脑袋,我还要长个。
哎哟,爸爸摸你脑袋还不长个了啊。我笑了。
是的。所以,请不要摸我脑袋。
好吧好吧。我笑着退出房间。

小眯半小时,醒来整理书稿,大约整理了4万字,发给出版社,作为补充。

下午4点20分,一个月前新浪微博通知我禁闭的时间,29分,我发了一个月来第一条微博,“嗨”,跟久违的朋友打招呼,接着发了张截图,是电影闪闪的红星的剧照,“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朋友们问,这么长时间干嘛去了?
嗯,我种枇杷去了。
外地的朋友寄了箱枇杷来,我吃了枇杷留了粒枇杷核。嗯,它发芽长得很好,不愧当年生物兴趣小组成员。等着吃上它结的枇杷,这就是我的大槐国梦。

审书评公号稿,审同事做的考核方案。 

读书。老杨的《不知天高地厚》,满纸心酸。

做晚饭。

流水账7月9日

晚饭之后,写小楷,#精神糖尿病患者#之小楷。老子。第三遍29。并重录王维送别。钢笔晚课,抄苏轼。

“当其下手风雨快,笔所未到气已吞。”
夜读东坡诗《凤翔八观·王维吴道子画》,东坡赞吴道子作画句,以后也当可引来赞人写文章。【翻书党】

继续读老杨。

上一篇: 流水账7月10日下一篇: 流水账7月8日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15)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朱学东简介:
《中国周刊》总编辑,曾任《南风窗》总编辑。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
执行时间: 【0】:37.4毫秒==Blog_blog_CircuitModel_95889+1【1】:51.2毫秒==Blog_blog_CircuitModel_95889+2【2】:82.1毫秒==Blog_blog_CircuitModel_151392+3【3】:134.1毫秒==NOCACHE+jishigou_topic4131404【4】:148.3毫秒==TopicLogic.logic.php4131404+1【5】:163.1毫秒==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