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辩论会”对日本外交官的影响

2010-08-19 17:42:16
分类:未分类
  7年前我开始参加凤凰资讯台“时事辩论会”,大约上了“辩论会”一个月后的一天,我自己陪人到尖沙咀东的免税商店去买东西。上了二楼后,我们正慢慢地逛,鉴赏皮制品的坤包和背包,前面也在逛商店的一个男人回头看了我一眼,他突然眼前一亮,就像认识我一样,用手指着我,高兴地比划,但是说出的话我听不懂。我用英文问他,你会说英文吗?他摇摇头回答:“一点点。”我问他是日本人吗?他用很不标准的英文说:他不是日本人,他是韩国人。接着,他继续用结结巴巴的英文说:“你,电视,电视!我,懂日语,看日本电视!”
   原来,我参加的“辩论会”节目被日本NHK电视台买去了,翻译成日语,天天在日本播出,而且通过卫星也发射到了亚洲的其他地区,比如北京、香港、首尔等地,供当地的日本人观看。这位韩国老兄懂日文,在韩国也喜欢看这个节目,所以当他到香港来准备给老婆买个坤包回去的时候,一眼就认出了经常参加这个节目的我。这就是我被街上行人认出来的第一次经历,第一个观众居然是个外国人!
   “辩论会”在日本人的眼里是一个观察中国民众情绪的重要窗口。因此,日本的官员和百姓,只要关心中日关系的人,都非常关注这个节目。在中日关系处于低潮的时候,“辩论会”上中国鹰派发出的怒吼表现出中国民众强烈不满,这种情绪正好盖住日本极右势力的反华叫嚣。这些信息通过日本的电视,而且翻译成日语,传播到日本的千家万户,让那些有理性思维的人清楚地看到两国对抗的发展趋势和利弊。而主张中国发展中日战略关系的人,虽然他们的分析已经被今天中日关系改善的事实证明是正确的,但在当时的社会情绪下,他们常常被电视网民戴上“汉奸”的大帽子,被骂得狗血淋头!因此,“辩论会”最难做的角色就是代表中国战略利益的观点:反对日本极右势力串改历史,同时把中日关系向远看,向前看,发展中日战略互惠关系!
   “辩论会”对于社会影响力引起了日本政府的高度重视,今年年初,他们居然破例邀请“辩论会”参加者作为日本的国宾对日本进行正式的国事访问!他们选择对象很有意思:程鹤麟在电视里常常以抗日急先锋出现,是个典型的“抗日分子”,但是日本人一调查发现,原来这个抗日分子居然从来没有去过日本!于是,日本政府首选老程进入邀请名单,打算给他好好地洗洗脑子。我因为原来工作关系,曾经多次访日,所有说出的东西很多都是亲眼所见,亲耳所闻,但也多是10年前的旧故事,于是日本人也邀请我去更新知识。而方舟博士不仅是我们“辩论会”的常客,也是日本领事馆的常客,他搞“一国两制”研究,自然也被日本政府邀请。
   本来我去日本可以免签,但是日本官员告诉我,一定要给我办个签证,因为本次个签证是国事访问的签证,与普通签证不一样,是日本政府发出的,持有本签证的话,到日本入境的时候,可以免按手印等手续,以示尊重。
   日本政府相信,参加“辩论会”的这些人不但能对日本人产生影响,更能对中国观众,特别是中国的决策人士产生影响。因此他们非常希望我们的访问能有助于我们将来能更客观地评论日本,让中国观众能看到日本人的客观想法。因此,我们提出要参观的项目,他们都积极安排,基本上满足要求。我们一行三人,最高首长就是程鹤麟,但是到达日本东京的当天下午,日本外务省的副外长就亲自接见了我们,以示重视。当晚我们就开始了细致的调查研究工作:从中日建交开始,几次中日关系变化的原因,民意调查的起伏,饺子事件,丰田事件,日航事件,高铁等等,前后花去了我们一周的时间。而这一周我们收集到的情报要比我们自己查找几年都多,而且数据都非常权威!
   一个电视节目能引起外国政府如此高度重视,估计在世界各国的电视台都很少见。我非常有幸能成为“辩论会”的一位老成员,虽然我爷爷是在抗日战争中被日本兵打死的,但是,中日关系健康的发展就是为了避免这种历史的悲剧不要重演,为此能做点儿什么,就是承担了一部分爱国的负责任!
    
上一篇: 掌握打开欢乐大门的技巧…下一篇: 深圳30年的渊源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521)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李炜简介:
凤凰卫视评论员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
执行时间: 【0】:15.8毫秒==Blog_blog_CircuitModel_10044+1【1】:18.3毫秒==Blog_blog_CircuitModel_10044+2【2】:20.9毫秒==TopicLogic.logic.php1467588+1【3】:23.5毫秒==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