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用谁花钱

2011-06-02 16:25:53
分类:未分类
   
   在“垄断国企的危害到底是什么”一文的末尾,有这样一段话:
   政府暴力指向它的顾客,你不可以不买它的公共服务,不买,他就把你抓起来。垄断国企的暴力指向它的竞争对手,谁敢和它竞争,他就叫它的主人把那人抓起来。但垄断国企对顾客无能为力,顾客不买它的产品,供大于求,它只有降价;顾客抢着买,供不应求,它就涨价。不让它明着涨,它就暗地里涨。
   本文的内容,其实都已经包含在这段话中。接下来要做的,是把相关内容展开来论证一下。
   一、税
   所谓政府,指的是这样一种组织机构:他们保有对社会中暴力的最终管理权。任何组织,如果具备这个特点,就已经成为一个政府,不管它叫什么名字。
   最终管理权,并不意味着完全垄断暴力。除了政府,社会中还有很多机构可以合法使用暴力,比如公司保安、私人保镖。公民个人也拥有紧急情况下暴力自卫的权利。但政府对这些暴力的使用是否适当拥有最终裁决权。政府之所以能够拥有这种裁决权,无他,就是因为他们拥有最强大的、压倒所有其他人的暴力。
   既然是最终管理权,那就是排他的。其他管理权,都非最终,都在政府之下,甚至和政府平级的管理权都不能存在。商会、民间仲裁机构、行业委员会、家族等也会有调节冲突、裁决纷争的权力,但政府的裁决权高于他们。如有不一致的裁决,必须服从政府。
   排他性,就意味着政府用暴力压制竞争对手。民主宪政国家用和平手段改变这个终极权力的主人,但并没有改变这个终极权力的性质。任何国家,都不会允许出现两个并立的国家机器,比如两个军队、两套警察、两套司法系统。这些权力,必须是统一的,除非国家出现了分裂。
   用暴力对付竞争对手以外,政府还用暴力对待公民。许多由政府建设管理的公共服务,包括暴力的最终管理权,都需要经费。这些经费从哪里来?从税收中来。税收是强制的,也就是说,某个具体的公民,必须接受这些服务,不得拒绝付费。
   多数议决的民主制并不能改变这个事实。不管是否民主国家,公共服务和付费者之间的关系都不是直接和可见的。并不是谁使用谁花钱,而是笼统地“取之于民、用之于民”。那种“取之于民、用之于官”的政治体系在这方面的混乱就更不用说了。
   用税金修建一条公路,不使用这条公路的人也照样纳税。用税金补贴医疗,身体健康的人就白花了钱。
   正因为税收的这种模糊性质,于是就成为政客和利益集团争相瓜分的肥肉。而纳税人对此根本无能为力。许多人寄希望于选举和民主能改变这种状况,理论上的分析暂且不论,看看美国等国家的现实就知道,民主并不能阻止这块肥肉越来越大,也不能阻止扑向肥肉的脏爪子越来越多。
   二、租
   税收显然是很糟糕的“付费购买服务”模式。甚至都不应该在这里使用“购买”这个词。购买包含着自愿的意思,被强迫的购买,更准确的称呼应该是“抢劫”或者“类抢劫”。
   除了税收以外,另一种“付费购买服务”的模式就是“寻租”了。“寻租”的概念有些绕,暂不进行细致的分析。大致意思是:人为创造出某种垄断地位,借以获取超出非垄断情况下的利润。
   对使用服务者来说,相比税收,寻租是更好,还是更差,还是没什么区别呢?或者说,做纳税人好,还是做消费者好?还是没有区别?
   寻租当然相对好一些。它至少做到了“谁用谁花钱”。在这种模式下,谁接受服务,谁付费。消费者可以拒绝接受服务,并因此无须付费。消费者比纳税人拥有更多的自由。
   可以对比一下公路和电力,它们分属税收和寻租两种模式。公路是由税金支付的,所有的纳税人都为公路付了费,那些永远不会使用这条公路的纳税人也不例外。
   电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东西,电力公司也是绝对的垄断国企,但消费者却丝毫也不受电力公司的暴力威胁。多用多付费,少用少付费。电力公司拿你一点儿办法也没有。
   如果不用电,你甚至可以完全不付费。比如你去其他城市居住几个月,在这几个月内,你不用原居住地的电了。虽然电力公司是垄断国企,但他们肯定不会像税务局那样强迫你付费的。
   有人会抬杠,说纳税人也可以移民,就不用交税了。但移民是一揽子解决方案,而不是拒绝某一个具体的服务项目。
   这其中关键的辨别指标是:是否有暴力。不纳税,有警察和手铐来伺候你。不消费,垄断国企不可能对你施加任何暴力。至于来自其他方面的压力和麻烦,比如遭人白眼、生活水平下降、失去一些享受什么的,这不能算作暴力。
   说到这里,一个事实很清楚了:相比靠税收生存的国家,靠寻租生存的垄断国企,在暴力性上有所减弱。国家暴力既指向竞争对手,也指向顾客;垄断国企背后也有支持他们寻租的暴力,但这个暴力,只是指向竞争对手,并非指向顾客。
   也就是说,即使是垄断国企,他和顾客之间的交易,也是自由交易。垄断国企自身,并不是国家暴力的一部分。它的危害性,体现在其他方面。
   既然是自由交易,就符合自由交易的一般规律——必定增进交易双方的利益。同时,因为是自由交易,无法强迫顾客购买,所以,垄断国企产品的要价,不可能超过顾客对该产品的主观估值。对顾客来说,得到这项服务,一定比留着那些钱要好。
   那些担心垄断国企会利用其垄断地位漫天要价的人完全是多虑了。现实中也从来没有过那种现象。除了政治因素以外,垄断国企不可能违反经济规律,是最根本的原因。
   有人会说,水、电这种基本生活必需品,不适用你的这种分析。这些必需品,人们不可能不用。因此,垄断国企定价再高,人们也必须购买。这种情况,虽然没有暴力,但也和有暴力差不多。
   首先,任何商品,都有替代品。石油的替代品不仅仅是煤炭,还包括自行车。水、电貌似须臾不可离,但仍然有替代品。自来水的替代品是井水,电的替代品是柴油发电机。
   其次,正因为自由交易有利于双方,垄断国企不可能抬价到消费者放弃交易的程度。这对他们没什么好处。而且,越是这些量大价低的基础生活品,越需要维持正常的供需秩序,否则,对垄断国企也是很不利的。
   第三,垄断国企的寻租正建立在他们的存在可以为社会谋福利的假设上。如果他们连基本的生活用品供应也不能保证,甚至故意刁难,也就从根本上威胁到了他们的寻租大业。
   有人会说,你简直把垄断国企夸成一朵花了。当然不是。我丝毫也没有低估垄断国企的危害。我只是提醒,还有比垄断国企更差的局面。反对垄断国企,这没错,但千万不要前门驱狼,后门迎虎,因为用了错误的方法,结果招致更差的局面。
   更差的局面是什么?就是寻租模式全面或部分地被税收模式所取代。
   三、垄断国企应该有自主定价权吗?
   垄断国企如果完全靠寻租挣钱,虽然不光彩,虽然影响了消费者收益的扩大,但仍然是在为消费者造福。这种造福,正源于双方是在进行没有暴力干涉的自由交易。自由交易,必定增进双方利益。
   彻底的倒退,是完全废除国企,让国企行政部门化,废除价格信号,不再通过销售产品服务,而是通过税收得到收入。生产者不再面对消费者,而是面对纳税人。不再有公司了,只有一商局、二商局。
   那时,就不再是“谁用谁花钱”了,而是笼统模糊的“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人们之间,不再是彼此分明的财务独立关系,而是乱成一团麻的互相补贴关系。你免费使用公路,其实是所有纳税人补贴你。他免费上学,没有孩子的人也要为儿童教育付费。免费医疗,让大家补贴患者。
   这种互相补贴的混乱关系,最大限度地遏制了人们努力生产、适度消费的动机。在这种社会中,最好的选择就是尽量多占便宜少干活。少占便宜,是傻冒;多干活,更傻。
   在现实中实行这一套的国家,不会支撑两三年以上,社会经济会迅速全面崩溃。饥荒、战争随之而来,然后,不管多么强硬的独裁者,也必然作出妥协,重新允许自由交易和价格信号至少在局部发挥作用。
   所以,没有纯粹的市场经济——这很遗憾,本来可以有,但也没有纯粹的计划经济——这很令人庆幸,而且根本就不可能有。
   计划经济的残余——垄断国企,他们虽然靠寻租挣钱,但往往并不彻底,而是因为这样那样的政治原因,没有经营自主权。结果就是,他们的收入,部分来自寻租,部分来自政府补贴,也就是来自税收。
   前面说了,税收是最差的模式,寻租则是相对较好的模式。因此,如果垄断国企不能彻底取消的话,也应该尽量排除其中的税收收入,也就是取消政府补贴,使其全部收入均来自寻租,做到“谁用谁花钱”,这样,对生产者,对消费者,都是有益的改进。
   对生产者来说,取消、减少政府补贴,也就必然同时取消、减少政府对企业的管制。“不花你的钱,也就不受你的管”。企业得到了经营自主权,其中包括自由采购权、自由确定产品结构种类权、自由定价权,等等。
   这时,由于享有垄断地位,这些国企往往会得到超额利润。国企内部人的收入会大幅度提高。这种收入的提高,会刺激他们扩大生产。与自由竞争状态相比,这种扩大生产往往效率不高,但毕竟是扩大生产了。消费者也会因此受益。
   如果是自由竞争的局面,消费者的收益会更大,但即使是垄断国企,消费者也会有收益,否则他们可以放弃交易。那么,这时,如果取消垄断国企的自由定价权,会发生什么?
   垄断国企的危害就在于阻止竞争者的出现,导致整个行业的生产效率不高,产出不足。更少的产出自然导致更高的价格。这时,如果由于政治原因,限制国企自由涨价,其实倒是国企内部人喜闻乐见的。因为这样一来,他们个人就有机会把垄断利润化为个人收益了。
   供不应求的局面,意味着更多主观估值高的消费者出现了。买家永远和买家竞争。他们愿意支付高于票面价的市场价。票面价格不上升,差价就落到内部人手中。消费者并不能少花钱。
   有人或许会说,我根本不在乎国企的收入减少,也不在乎腐败分子挣大钱。可低价的影响并不仅此。因为低价,并且低价源于政府管制,那么,国企就很有理由找政府要补贴了。赚钱很难,亏损不是很容易吗?于是,国企收入中税收所占的比例将要上升。税收的钱从哪里来?从所有纳税人那里来。
   也就是说,作为消费者,公众并没有少花钱,只不过钱到了内部人而不是到了国企那里,但另外,公众又作为纳税人替国企弥补上了低价造成的经营亏损。为了一件事,公众要花上两份钱。
   这是你想要的吗?
   同时,人为维持低价造成的短缺,还造成秩序混乱、腐败成风、低收入人群的状况进一步恶化、权势阶层的优势更加突出,并将权势大量变现,社会矛盾激化等多种复杂难解的问题。
   从这个意义上,甚至可以说,即使垄断国企自己不想得到定价自主权,也要强加给他们。这就是改革。改革不会一帆风顺,但必须改革。没有定价自主权,你们右手通过腐败为个人捞好处,左手又从政府那里年年领补贴,右手挣消费者的钱,左手挣纳税人的钱,想得美!
   他们当然不愿意改革,讨好无数消费者,比搞定几个领导困难多了。市场竞争多激烈啊,哪有坐在那里领政府补贴舒服。
   
谁用谁花钱

   因此,如果不能立刻实现自由竞争的局面,那么,让垄断国企拥有包括定价自由权在内的自由经营权,要远远好过垄断国企行政化。税收的成分减一分,情况就改善一分。
   当然,最好的局面是国企私有化和自由竞争。这方面的诸多好处,就没必要再一次论述了。
    
上一篇: 天津半日游下一篇: 科斯对,还是周其仁对?…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5899)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李子暘简介:
铅笔经济研究社理事。系七十年代人,网名水星。北京大学国际政治系毕业,虽是政治学专业,但一直爱好研究经济学,信奉并乐于向人鼓吹纯粹的自由市场经济。著有《市场的力量》,曾策划出版《弗里德曼回忆录》《经济学通识》《古典自由主义》等书籍。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