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国体制 后患无穷

2011-07-19 23:06:03
分类:未分类
  许多鼓吹举国体育体制的人,其实并不了解这套体制的真实情况。举国体制,从一开始就是不公正的,侵犯了纳税人的利益,同时,由于其反人性和官僚化的特性,举国体制也对其内部的绝大多数人造成了严重的伤害,并留下无穷的后患。
   体育,本来目的在于强身健体,但一旦成为竞技性的,却往往反过来以摧残身体为获取更好成绩、更高水平的代价。专业或者职业的运动员,虽然某项技能远超常人,但综合身体健康水平,多半大不如一般人。
   但是,虽然都要不可避免地付出健康为代价,举国体制和职业体育(商业体育)却有着根本的不同。在职业体育中,运动员的奋斗和付出是为了自己得到利润和收入。他自己承担所有的风险,获取所有的收益。
   而在举国体制下的所谓专业运动员,虽然也是为了给自己某一个好前程,但他们实际上是官员谋取政绩的工具,他们的努力和付出,不是为了给自己直接赚取利润,而是为了给官员谋得升迁的机会,为政府营造表面的强大和繁荣。官员则动用纳税人的钱养活和奖励这些运动员。他们之间,不是交换的关系,而是赏赐和领赏的关系。
   商业产生彼此尊重和协作的美德,人身依附之上的赏赐和被赏赐只能败德。
   于是,不出所料的是,我们必然在举国体制中发现各种各样的败德现象——压榨、撒谎、暗算、瞒上欺下、摧残人性。实际上,在这个体制中,出现什么耸人听闻的事情,都不值得惊讶。唯一值得惊讶的就是,这种荒谬的体制如何能维持了那么久?
   最近的新闻是某前世界冠军的体操运动员沦为街头乞丐。公众一时哗然,主张政府应出手救助者有之,主张进一步强化举国体制者有之,发起募捐的好心人也如期出现。
   细看之下,原来所谓世界冠军,不过是大学生运动会的冠军。而所谓大学生运动会,不过就是给中国那些体育官僚提供了公然造假的机会而已。一个中国运动员,在这个运动会上得到冠军,简直不是什么光荣,反倒足以成为耻辱和人生污点。
   果然,该人根本不是什么大学生,他只不过是长长的中国体育造假队列中的一员而已。而该人所以沦为乞丐,也与其个人不良操守有直接的关系。其实,这样一个有着盗窃撒谎史的人,对他的叙述,深表怀疑、不轻信才是正常的反应。
   也正因此,我认为该人的遭遇并不值得同情,况且,虽然新闻称之为“乞丐”,但其实,他的遭遇在中国那些专业运动员中,绝不是最糟糕的。举国体制,每天都在制造出不幸的个人,真正能够被公众了解的,连冰山一角都不足。
   举国体制下,大量有体育天赋的少男少女,自幼就被切断了正常的社会生活,被关入封闭的环境,长年在宿舍-训练场-食堂之间做三点一线运动,其境遇和马戏团的动物并无多大区别。
   在付出了非正常成长的巨大代价以后,又有多少人能最终进入国家队这个层面呢?千分之一甚至万分之一都没有!大量的人,能进入省市一级的专业队,就已经不错。
   进入了国家队,又有多少人能有机会在奥运会世锦赛这样级别的大赛中得到冠军呢?其余的人,除了当当陪练,在全运会上给本省体育官僚积攒政绩以外,还能有什么用处呢?他们从事的体育项目,往往是并无商业价值的那些项目。指望着靠这些技能在市场中去谋生,无异于缘木求鱼。
   年龄一大,就面临着退役的问题。上佳的出路是当个教练什么的,继续在举国体制这口大锅中谋一碗饭吃。可是,锅虽不算小,但相比想要捞食的人来说,还是远远不够大。绝大部分人还是要去社会中自谋生路,重新开始一个完全不同的人生。可是,前半生畸形的经历,已经让他们除了那个项目以外,几乎身无长技。
   因此,不少专业运动员的退役之路,都走得很艰难,这种竞技场上的强者,往往成为社会中的弱势群体。举国体制,大量地为社会制造出这种弱势和失败人群,只可以用“后患无穷”一词来概括这个体制的效果。
   怎么办呢?实在也没有好的办法。纳税人继续出钱养活他们吗?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你去训练,纳税人出钱。练出来了,得奖了,你名利双收;练不出来,还要继续养活你一辈子不成?纳税人难道真就是冤大头吗?
   可完全置之不理,也似乎有所不妥。他们都是举国体制的牺牲品,这个体制造成的恶果,让他们全部来承担,旁人也有所不忍。
   现实的办法,只能是依靠有实力的企业或者民间慈善机构,为这些人提供一个出路或者救助。虽然不能根本解决问题,但也只能尽人力听天命了。
   而根本的解决办法,就是尽快废止变态畸形的举国体制及相应的体育人才选拔培养机制,代之以可以自我延续发展的职业体育制度。在职业体育制度下,也会有满身伤病的运动员,但市场已经回报以相应的经济补偿。他们不需要旁人的怜悯,他们和其他人一样,都是凭自己的努力生存发展的独立自主的人。
   而且,职业体育意在为消费者服务,从一开始就深深植根于社会之中,不是像举国体制那样是个社会中的封闭怪胎。也因此,职业运动员并不脱离正常的社会生活,他们或许要付出健康作为代价,但他们不必付出畸形人格这种代价。而一个有着健全人格的人,只会成为社会中的建设性力量,而不是社会的问题来源。
   举国体制,这个计划经济的最后几个堡垒之一,到了该被攻破和彻底荡平的时候了。
    
上一篇: 官僚与慈善格格不入下一篇: 就让茅盾文学奖回归本位罢…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5455)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李子暘简介:
铅笔经济研究社理事。系七十年代人,网名水星。北京大学国际政治系毕业,虽是政治学专业,但一直爱好研究经济学,信奉并乐于向人鼓吹纯粹的自由市场经济。著有《市场的力量》,曾策划出版《弗里德曼回忆录》《经济学通识》《古典自由主义》等书籍。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