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让茅盾文学奖回归本位罢

2011-08-26 19:23:04
分类:未分类
   
   茅盾文学奖的本位就是官本位。这个奖由官定、官选、官奖,现在连得奖的也都是官了。这很好,好得不能再好了。根本没必要为此惋惜、抨击、愤愤不平,就让这个文学奖回归其本位吧。事情就应该是这样的。文学,被官府所掌控,你还能指望什么?你还想指望什么?
   适逢上海书展进行中。在茅盾文学奖揭晓后一小时,书展的许多展馆内就迅速设立了“茅盾文学奖专区”,陈列展览了入围茅盾文学奖前十的所有作品。不过,对于这个设在黄金位置的专柜,“读者们似乎并不领情,很少有人驻足停留,更少有人买这个专区的书。茅盾文学奖似乎成了被人遗忘在角落里的一种尴尬。”
   很难再找出比这更恰如其分的局面了。官方颁布奖,授给官人。虽然他们绝不承认这个事实,但读者已经用脚对他们投了不信任票,不,是不理睬票。这个游戏已经彻底成了自娱自乐型。除了浪费一些纳税人的钱以外,还真没什么别的损害。
   
就让茅盾文学奖回归本位罢

   由于种种历史和现实的原因,在中国,文学多年来都是政治控制的重灾区。从1949年建国以来,政府就极为重视对文学的控制。搞文学的人,出了不少大官,但也遭了不少大罪。甚至就是那些跻身高官的人,也往往同时有着沦为阶下囚、人格被彻底贬损的经历。
   为了控制文学,政府成立了庞大的组织机构,文联作协之类,圈养了大批官僚化的文人。这些机构,在政治高压时期,是政府直接实施意识形态控制和有组织欺骗公众的工具,甚至成为政治运动的核心和策源地。在政治控制比较放松以后,这些机构则成为了寄生性的名利场,一大帮无法在市场中获得消费者承认的“作家”,在这些机构中厚颜无耻地吸食着纳税人的血汗。
   但他们并不满足于寄生性的生活,他们还想维持过去那种社会关注中心的地位——尽管这种关注伴随着巨大的政治压力和畸形的创作环境。可惜的是,在政治控制放松以后,真正市场取向的文学迅速恢复发展。在官方文学机构以外,出现了一大批深受读者欢迎的作家。令他们感到棘手的是,这些作家往往对加入官方机构不感兴趣,其中有些人还不客气地明确加以拒绝。实在是让老人家们有些难堪。
   于是,文学市场分成了两部分:市场取向的和官僚取向的。经常可以看到被读者抛弃的官方作家对市场取向创作者的冷嘲热讽,但很少看到市场取向的创作者对官方文学机构有什么认真的评论。是的,事情就应该这样,对市场取向的创作者来说,读者付费表明的承认最重要,至于其他的,哪有那么多功夫去理睬啊。
   相比电影、戏剧等其他文艺种类,文学其实是比较容易摆脱政府控制的。文学创作,非常个人化,不需要事先投入巨大的资金,在目前的经济发展水平下,只要不奢望太多,创作者得到一个足以维生的生活条件,还是不难的。因此,改革开放以后,中国文学的发展其实是不慢的。已经有了一大批水平很高,过去难以企及的作品问世。更重要的是,这些文学及其创作者已经具有了相对独立的社会地位。他们不必依赖官方的恩赐生存。他们也因此对官方承认与否不感兴趣。
   这就可以想见茅盾文学奖一类的官方游戏的尴尬处境了。
   实际上,这个文学奖的命名主人——茅盾,本身就是一个悲剧型、甚至是可怜型的人物。在政治高压之下,他能拿出来的作品简直令人不忍卒读。说他们这一代作家都已被阉割,虽然刻薄,但并不过分。
   这个文学奖也带着先天的不足来到世间。文学的根本属性就是其社会性。但官僚是社会中一个非常特殊的人群,从文学的角度看,可说是距离最远的人群。官员的生活态度、工作环境、日常所操之文字,都和文学格格不入,甚至南辕北辙。让文学和官员结合在一起,简直就是标准的闹剧。
   这出闹剧在中国上演了很多年了。当市场取向的文学还没有发展起来时,由于聊胜于无,人们或许还会关注评论一下,但当市场已经给读者提供了五彩斑斓、丰富多彩的文学以后,还会有谁莫名其妙地关注这个劳什子呢?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文学奖评选一向都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出现争议不足为奇,但也正因为容易引发争议,所以文学奖的组织者必须如履薄冰地那样维护自己的信誉和诚实。唯有这样,才能取得和保持足够的公信力和相应的社会关注度。一个无人关注的文学奖,其处境正如请客时摆上一顿已经变质的饭菜,可说毫无用处并充满讽刺。
   但一说到信任,这已成为中国官方最短的一块短板。各个政府部门差不多都以撒谎舞弊为能事,为干才,文学官僚当然也不例外。他们往往以小聪明为得计,不但不尽力避免,还会沾沾自喜,认为可以借机得利。但读者的反应已经告诉了他们,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羡慕世界文学大奖的地位是没用的,继续玩小把戏,只能继续演闹剧。
   终于,在经过一大帮聪明人的苦心设计和操作以后,即使对当局来说,茅盾文学奖也变成了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而对于读者来说,就是食之无味、弃之也不可惜了。
   不过,现在政府的财政收入还很充沛,演闹剧,还拿的出钱来。这时候,指望着他们主动放弃这出拙劣的把戏,是没有可能的。既然如此,就让他们继续自娱自乐吧。开头说了,除了浪费纳税人的一些钱以外,这出闹剧倒也危害不大。
   读者已经有机会读到好的文学了,难得住寂寞的创作者也有相当的空间自由创作了。热爱文学的人,这不已经足够了吗?至于什么官方的这个奖那个奖,既然不碍你的事情,付之一笑可也。这个世界上总有小丑和失败者,他们也要吃饭,对吗?
    
上一篇: 举国体制 后患无穷下一篇: 金本位真能遏制通胀吗?…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13302)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李子暘简介:
铅笔经济研究社理事。系七十年代人,网名水星。北京大学国际政治系毕业,虽是政治学专业,但一直爱好研究经济学,信奉并乐于向人鼓吹纯粹的自由市场经济。著有《市场的力量》,曾策划出版《弗里德曼回忆录》《经济学通识》《古典自由主义》等书籍。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