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本位真能遏制通胀吗?

2011-08-31 21:56:56
分类:未分类
   
   虽然还不是完全彻底,但我非常倾向于恢复金本位,以从根本上杜绝政府玩通胀的可能。不过,近来读到了一本研究通胀的书,却让我对金本位的这种遏制作用不那么确信了。
   《通货膨胀的历史与分析》(An analysis and history of inflation),作者Don Paarlberg,一位美国经济学家。从书的内容看,作者属主流的凯恩斯学派,偏左,许多观点我并不同意,但也看得出来,这是一位认真冷静的学者。这本书可说是洞见和谬误并存。洞见,其中之一就是对金本位的分析。
   作者的一个根本性谬误是坚持主流观点——通货膨胀就是指物价普遍上涨。他甚至将之反过来说,只要出现物价普遍上涨,那就是有了通货膨胀。
   因此,在他列举历史上著名的通货膨胀时,把欧洲中世纪黑死病时期也列入其中了,理由就是,黑死病时期,物价普遍上涨。但他自己都明白,黑死病时期的物价上涨,是因为物资变少了,钱还是那么多,于是,物价就上涨了。既然钱这个通货没有增加,又何来膨胀一说呢?
   但作者列举的黑死病之前的通胀,对分析金本位的作用,很有启发,那就是古罗马时期的通货膨胀。
   古罗巴并没有纸币,货币是金银等贵金属铸币,但照样发生了通胀,虽然没有后世那么惨烈。通胀的原因是政府蓄意削减货币的成色,包括削减尺寸和掺入贱金属。这种做法始于共和国时代,到了帝国时代愈演愈烈。末期,通胀则几乎疯狂。银币的含银量还不到5%
   
金本位真能遏制通胀吗?

   如果不发生金银等贵金属产量的突然增加,从理论上说,金本位确实可以遏制通胀,但这仅仅是从理论上说。现实中,金本位本身并不能形成一个有效的防火墙,政府的贪婪之手仍然可以不知不觉地伸进人们的钱包,偷走那些叮当作响的硬币。
   作者的下列观点非常重要:通胀其实是更深层次的其他社会问题的结果,这些社会问题,造成了政府开支的猛增。相比收税,玩通胀可以更容易地敛财。政府于是就会想尽各种办法玩通胀。
   也就是说,根本的问题其实不是货币制度,而是如何遏制政府权力。这可是太古老也太复杂的问题。金本位并不是解决这个问题的灵丹妙药,实际上,金本位要想真正发挥稳定货币的作用,恰恰需要那个古老问题先得到解决或者至少是控制。
   换句话说,如果政府权力没有被有效的限制,金本位并不能阻拦官员们玩通胀,实在不行,他们直接废除金本位即可。
   金本位或许会增加政府玩通胀的技术难度,但对一个大政府来说,这些难度并不难,更不是不可克服的。
   作者在书中选取了历史上15个重要通胀案例,逐一进行了分析。
   在这些案例中,除了古罗马的例子以外,美国独立战争期间的通胀值得注意。这次通胀提出了一个不容回避的问题:如果国家因为某种正当的原因需要资源——比如因为独立战争,同时收税又不容易,那么,通过通胀来聚敛资源,是可以接受的吗?
   作者认为,在美国独立的过程中,不可兑现的纸币发挥了重大作用。这个事实给控制通胀蒙上了不小的阴影。在政府由于正当原因迫切需要资源时是否应该阻止他们玩通胀?这可是不容易回答的问题。
   美国大萧条以后,世界开始进入通胀时代。到了1970年代,法币彻底和黄金脱钩。从此以后,各国的财政政策基本用一个词就可以概括——慷慨。各种各样的福利政策、补贴政策,层出不穷。增发货币提供了政府大行慷慨的可能,而人民的心态也逐渐发生了深刻的变化。
   从前标志公民特征的良好品德已经消失。“物质主义”被“后物质主义”所取代,储蓄被大肆消费、提前消费取代,节俭被奢侈取代。价格水平不断升高。同时,政府规模不断膨胀。
   1929年,美国联邦政府支出为30亿美元,1990年为12510亿美元。扣除物价因素,真实增长达到34倍。未来,大政府的趋势难以遏制,而且,可以确定,这种大政府就是通货膨胀型的,它的最主要收入来源就是常态性的通胀。
   政府并非没有终止通胀的技术手段和相应的知识,但即使是在民主国家,发动通胀的政府往往能获得连任的机会。说不定,没有任期限制的非民主政府反倒会更愿意遏制通胀。但不管怎样,看来通胀对政府好处多多。
   通胀不仅对政府好处多多,反通胀主张面对的最大困难实际上是——人们在内心深处其实往往喜爱通胀。
   通胀可以让人们暂时摆脱严格的经济纪律,通胀可以创造出收入不断提高的假象,通胀可以让人感觉挣钱更容易。虽然美梦终有醒来的时候,泡沫也早晚会破裂,但酒精性饮料的悠久历史和经久不衰正表明了人们对幻梦的“刚性需求”。
   当政府有动机发动通胀,当人民愿意接受通胀时,少数人主张的金本位是无力扭转通胀时代的大趋势的。制度毕竟要靠人来实行和维持。如果大家都想要通胀,金本位有什么不可克服的呢?
   金本位是一项制度,制度本身不能做任何事,只有人才能做事。人变了,制度才发生变化。如果不能把人变回去,指望着仅仅把制度变回去,怎么可能呢?
   通胀的问题,在现代已经基本上转化为政府规模的问题。而限制政府规模的膨胀,并没有一劳永逸的锦囊妙计——金本位也不是。只有采取各个方面的各种办法与之进行长期的、持续的斗争,而在所有办法中,观念斗争是非常重要的一种手段。这种手段或许见效很慢,但却具有根本性的意义。因为观念的变化其实就意味着人的变化。
   先把人变回去,让他们重归物质主义,重新接受经济纪律的约束,重归努力工作、勤俭节约、创造财富的伦理道德,再建个人独立、自愿合作的生活方式,放弃觊觎他人财富、试图依靠政府互相掠夺的卑劣愿望,然后,我们才有可能得到一个健全的社会。
   在那个健全的社会里,金本位或许自然而然地就会恢复。黄金,是高贵的象征。只有积极的、进取的、自由的社会才配使用它们。
    
上一篇: 就让茅盾文学奖回归本位罢…下一篇: 邪恶帝国往事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4845)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李子暘简介:
铅笔经济研究社理事。系七十年代人,网名水星。北京大学国际政治系毕业,虽是政治学专业,但一直爱好研究经济学,信奉并乐于向人鼓吹纯粹的自由市场经济。著有《市场的力量》,曾策划出版《弗里德曼回忆录》《经济学通识》《古典自由主义》等书籍。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