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国家领袖的尊严?

2017-08-03 10:20:05
分类:未分类

领袖

本文共计1301字,建议阅读时间6分钟。

韩国总统朴槿惠被逮捕审判,国家的领袖被处决、关押、公审、羞辱,这是一个国家政治不成熟的表现,或者,是国家政治走向堕落的开始。

说到这个现象,就要谈谈尼克松。尼克松是西方国家第一个被揪到公众面前接受大批判的总统级人物。当时就有美国政论家在报上发文疾呼,哀叹这是美国民主制度堕落的开始。国家领导人因为一些并不严重的事情被如此当众羞辱,绝不是什么好事。长此以往,只有不要脸、不在乎当众被辱的人才愿意出任公职。

很多人认为,对领导人严格监督和问责,是必须的。只有这样,才能防止他们滥用权力、胡作非为。这种看法似是而非。

对手握重权的领导人进行严格监督是对的,但是否要采取这种众目睽睽之下媒体轰炸、当众羞辱的方式,是很大的疑问。几乎所有这种政治事件,都内容丰富、情节复杂,只有了解内情的少数专家才能辨析对错。即使是专家,也要小心谨慎、仔细考察大量资料、证据以后才能得出结论。

而一旦把问题提交到公众面前,必然出现非常严重的简化和歪曲,甚至妖魔化。事件本身的对错,反而永无澄清之日。公众需要的,只不过是一个借机抒发自己意识形态偏好的机会而已。没人在乎事实本身是什么,也没人有兴趣和精力去阅看那厚厚的卷宗。

看到这个事实,爱惜羽毛不愿意陷入这种口水战的人,就会远离公职。结果,管理国家的人,都是厚颜无耻、善于浑水摸鱼、对自身形象根本不在乎之辈。我不相信这样的人能把国家管理好。

中国古代的政治治理原则,很注意维护统治者自身的形象,认为只有那些有身份的体面人,乃至尊贵的人,才能把国家治理好,所以才提出“刑不上大夫”。刑不上大夫的意思不是大夫们可以为所欲为,而是说,对待犯罪的大夫们,不要像对待强盗流氓那样拖到街上当众砍头。即使他们犯了罪,也让他们体面地死,比如避开公众的目光,在家里自尽。

这里面的分歧说到底,是下面两种政治理念,你接受哪一种:

 一、政治说到底是人的行为。统治者个人的道德和自律,非常重要,是良好治理不可或缺的条件。所以,要维护统治者个人的公众形象。这也是为了敦促他们保持自律。

二、统治者个人不重要,制度才重要。只要搭建好了优秀的制度,即使是坏蛋,也只能老老实实为人民服务,为国家做事,所以,无须特殊对待统治者。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以前我接受第二种。现在我相信第一种。

最后再说说尼克松。他被弹劾,黯然辞职以后。美国政界普遍主张继续追究尼克松的法律责任。继任总统福特力排众议,顶着巨大压力,决定此事到此为止,不再对尼克松做任何追究。

很多人,包括当时的白宫办公室主任切尼(后来的副总统)对福特的决定大为不满。福特本人也为这个决定付出了沉重的政治代价,后来主动放弃了竞选连任的机会。到今天,很多人印象中,福特是一个软弱无能的总统,无原则地庇护尼克松。

但切尼后来写回忆录说,在他看来,福特不但不软弱,而是是美国最优秀的总统之一。可惜没有得到多少施展的机会。很多年后,他终于理解和赞同了福特总统当初的决定。福特总统不惜以自己的政治前途为代价,终止了全国上下围绕着水门事件的继续争吵和分裂,把这件事的负面影响降到了最低。政府工作重新恢复了正常,美国整个国家都因此深深受益。

美国政治的成熟度,毕竟高。韩国台湾之流,拍马也赶不上啊。


上一篇: 政府为什么要严控大城市人口规模…下一篇: 土地私有化:“良药”还是“毒药”…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51)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李子暘简介:
铅笔经济研究社理事。系七十年代人,网名水星。北京大学国际政治系毕业,虽是政治学专业,但一直爱好研究经济学,信奉并乐于向人鼓吹纯粹的自由市场经济。著有《市场的力量》,曾策划出版《弗里德曼回忆录》《经济学通识》《古典自由主义》等书籍。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