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单车盈利的“小秘密”

2017-11-10 14:53:31
分类:未分类

走过去以后我就知道共享单车靠什么挣钱了。

单车
本文共计1339字,建议阅读时间4分钟。

我是在前几天在马路上人行道上走路时,意识到这个问题的。那个地段是个办公区。共享单车的用户很多,共享单车也就很多。单车摆放在人行道上,等着人来取用。这些车是如此之多,以至于我要在人行道上绕来绕去才能通过。

走过去以后我就知道共享单车靠什么挣钱了。

人行道原来是无主的公共财产,或者说产权比较模糊。政府是管理者和维护者。大家可以随意在人行道上穿行。现在,共享单车把他们的车摆在人行道上,占据了公用财产,实际上是把原来模糊的产权清晰了——不过,清晰的结果是化公为私了。原来的公共财产,现在事实上成了他们公司可用资产的一部分。

重要的是,到目前为止,他们并不需要为使用这个资产付费。他们差不多是无偿占用的。想想看,北上广深繁华部分的人行道的免费使用权,折合成现金,会是多么大的一笔钱!共享单车挣的,其实是这笔钱。

要知道, 私人自行车是不能在城市里随便停放的,繁华城区的人行道更是不允许自行车乱停乱放。有专门的的自行车停放场地。付费才能使用。乱停乱放的自行车,有可能被城管部门拉走没收。可是,私人自行车不能做的事情,共享单车却可以堂而皇之地去做,并让行人在本来宽敞的人行道上绕来绕去地走路。

设想一下,如果政府要求共享单车的经营者建设专用的停车场地。北上广深的地价租价大家都知道。自建单车存放场,共享单车这个“一元一次”的生意还有钱可赚吗?没钱可赚的生意,资本游戏还玩得下去吗?

换个角度说,共享单车这个生意最大的风险其实就在于政府的干预。而政府的干预,很有理由。政府有责任维护人行道等公共财产的秩序。如果民众抱怨强烈,政府出手治理,并不过分。事实上,现在人们对到处停放的共享单车已经渐有烦言。有的地方已经明确禁止共享单车进入。如果共享单车继续大发展,占据越来越多的公共空间,影响到越来越多人,政府出手干预几乎是必然的。

有人会说,人行道是公用的。共享单车也是大家使用。这有什么不好吗?

人行道虽然是公用的,表面上的规则也是“随意使用”,但由于自然限制,大家的“随意使用”并不会妨碍秩序。让你随便走,你也不可能一天到晚泡在人行道上啊。但如果某种行为可以盈利,同样的“随意使用”,使用量就会多得多。比如,如果城管不加制止,很多临街饭馆、商户都会尽量侵占人行道,将之化为自己的经营用地。最后的结果就是城市混乱不堪。人们在街上举步维艰。

类似的情况是,自助餐一定是许吃不许带的。虽然自助餐的规则是随便吃,但人的胃口有限,随便吃不等于无限吃。可如果允许外带,“随便吃”的意思可就不一样了。没有哪个自助餐厅禁得起后一种“随便吃”。

 

接下来很可能会出现一批借助互联网等新技术“化公为私”,把原来公用地带模糊产权的资产化为自己资产的“商业模式”。实话说,这部分的利润空间颇为巨大。比如,如果有人开发出用无人机送快递的业务,这就等于把原来产权模糊的城市上空空间使用权,变成了他公司的经营性资产。

这种化公为私并不全是坏的,但大部分不好,也很难持久赢利的。原有的公共财产,在原有的技术条件下,实现了供需平衡。新技术打破这种供需平衡以后,会在短时间内化通过公为私赚上一笔。但政府等管理部门早晚会根据新技术设计出新的公共资产使用规则,或强化管理,重新恢复供需平衡。到那时,新“商业模式”赚钱的日子也就到头了。

上一篇: 学好方法论的重要性下一篇: 户籍制度会被废止吗?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0)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李子暘简介:
铅笔经济研究社理事。系七十年代人,网名水星。北京大学国际政治系毕业,虽是政治学专业,但一直爱好研究经济学,信奉并乐于向人鼓吹纯粹的自由市场经济。著有《市场的力量》,曾策划出版《弗里德曼回忆录》《经济学通识》《古典自由主义》等书籍。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