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提高写作水平

2017-12-26 15:41:57
分类:未分类
xiezuo

本文共计1803字,建议阅读时间5分钟。

目前我对我自己的文章,也还远不满意。凝练、清晰是我想要努力达到的目标。现在还差得很远。

不过,和我以前写的文章相比,倒是距离这个目标近了一些。这其中需要注意的地方,可以跟大家聊一聊。

诗歌散文等抒情性的文字,我不大会,就别说了。说说普通的有内容的文章吧。总的原则就是尽量化繁为简,力避故弄玄虚、玩弄辞藻。

具体来说,要注意以下几个方面:

一、能用短句子的,绝不用长句子。我看过很多翻译书,受到欧式长句子的影响,以前写文章就爱写长句子,后来越来越觉得矫情可憎,遂主动纠正。意思太复杂,只能用长句子表达的,就拆成几个短句子。

不用长句子的另一个原因是,汉语的语法结构不太适合用长句子。很多欧洲语言都有那种联结介词,可以把句子说得很长,且结构清晰。听者并不会糊涂。但汉语不同。说得太长,不但听者容易糊涂,最糟糕的是,弄不好作者自己也糊涂了。结果,长句子成了掩盖作者思维混乱的工具。

二、时时刻刻注意句子的主语是什么。很多句子的主语都可以省略,但省略不等于没有。写文章时,对每一句话的主语都要心中有数。不清楚就停下来想想。想清楚了再继续写。如果可能引起读者的误会,就不要省略主语。

我作图书编辑审读书稿的时候,发现很多作者在这方面犯错误。比如下面这个常见的语法错误,就是因为主语被弄错了。

“由于情况变化,让他改变了观点”。

这句话的正确表达法应该是:“由于情况变化,他改变了观点”,或者,“情况变化让他改变了观点”。

前一个正确句子里,“他”是主语;后一个正确句子里,“情况变化”是主语。但在那个错误句子里,实际上不知道哪个是主语。

时时明确主语,在写关于社会问题的文章时,尤为重要。很多糊涂的观点,都是通过主语缺失的句子表达出来的。追问那句子的主语,其中谬论就不驳自倒了。

比如,有人写文章,呼吁“要给男性也提供产假”。这句话的主语是什么呢?谁应该给男性提供产假呢?企业还是政府?主语明确,他就要解释为什么企业和政府要做这件事,钱从哪里来,后果是否可承受等一系列棘手问题。主语缺失,他也就不必讨论这些棘手问题,只要大声呼吁就好了。

三、可用可不用的虚词,尽量删去。这是一个老编辑给我介绍的经验,诸如而且、但是、虽然、于是,那么等等虚词,写完了你可以读一下,如果去掉以后不影响句子的含义,就坚决去掉。这些虚词多了,文章就啰里啰嗦,矫揉造作,整体节奏被破坏。这个问题曾经长期困扰我。现在我也不敢说已经完全解决。你知道,我们北京人说话很啰嗦,如果录下来听,其中有很多不必要的零碎。写作时如果不能改变这种口语习惯,是很大的问题。

使用微博可能帮助我解决了一些这方面的问题。140字所限,写多了要删,就只好先把这些虚词删掉。删得多了,写作习惯也跟着变了。不过微博现在可以超过140字了……

四、直接简单地表达意思。写文章是为了表达某种含义,遣词造句就以尽量简单、清晰、直接地解释这个含义为目的,避免任何作态。要表达的,就是那些文字通常的含义。除了开玩笑,不必使用任何旁敲侧击、指桑骂槐、话里有话等花招。一言以蔽之,三十六计,一技都不要用。

有人写文章,是那种“当众写日记”的样子,目的不是为了表达含义,目的在于树立、彰显自己的某种形象。经常使用类似“兄弟我在英国的时候”这样的言辞。这种做法偶尔玩玩,还问题不大,但热衷于此乐此不疲,就很无聊了。并且,通过摆出某种姿态寻找优越感,也往往无效。这年头儿,大家都见多识广,能唬得住谁呢?不如老老实实地说你想说的话。

年纪大的人更容易做到文字简朴,很可能是因为年轻时也玩过这些小花招,玩过了,觉得没意思,也就不玩了。年轻人还没怎么玩过,一开始就想文字老成持重,也难。所以,和其他许多问题一样,允许年轻人犯错误。有些错误,年轻时犯犯,还更好。总比老了才想起玩不正经,要好。

五、学习一些古文。古文的特点是高度简洁。在文章中适当地——千万不要滥用——点缀一些古文的表达法,使用成语什么的,可以增加文章的节奏变化。同时,尽量不要使用刚刚出现的网络流行语——暂时让那些流行语留在口头上吧。文章写出来,以后也要看的。随便地使用流行新词,一个是显得很低级,再有,日后那些流行词很可能消失。那时再读你的文章,还要加注解。

最后要说的一点是,写文章其实很大程度上是个熟练工种。写多了,反复修改研习,就越写越顺。相反,就算是作家,如果长时间不动笔,重新恢复写作时,也会感到生疏。所谓语感,就是要靠多读多写才能培养和强化。

李子暘为铅笔经济研究社主编,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上一篇: 生于中国,活在当下下一篇: 中国人有理由对未来乐观…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0)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李子暘简介:
铅笔经济研究社理事。系七十年代人,网名水星。北京大学国际政治系毕业,虽是政治学专业,但一直爱好研究经济学,信奉并乐于向人鼓吹纯粹的自由市场经济。著有《市场的力量》,曾策划出版《弗里德曼回忆录》《经济学通识》《古典自由主义》等书籍。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