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么改变思想的

2017-12-26 15:43:28
分类:未分类
sixiang

本文共计1376字,建议阅读时间3分钟。

用经济学思维解释——不是解决——现实问题。这个认识并没有变。当然,其他方面确实有变化。这几年最大的转变,半开玩笑地说就是,我从右狗变成了五毛。

之所以变化,最大的原因就是认识到中国现实的经济和社会的长足发展。早些年,我写过很多文章,从自由市场经济的角度批评中国的多项政策。但批评来批评去,我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这个国家犯了那么多错误,可为什么经济一直在高速增长呢?没人否认中国有很多错误政策,但正如张五常所说:中国一定做对了什么。

对中国的经济成就,常见的有两种看法。

一是认为这种增长不过是落实自由市场经济的结果。没有什么特殊的中国模式。中国要做的,就是继续把自由市场经济制度贯彻到底。

对这种看法,我看到的一位外国学者说得很好。他说,类似的说法对中国人说,还有人信。到国际上说,是没人信的。因为大家看到很多国家——比如俄罗斯,在贯彻落实自由市场经济上比中国人要坚决得多,但他们的发展和中国完全无法相比。政治剧变后,俄国人对西方人,简直就像小学生对老师那样言听计从。西方经济学家说什么,俄国人就怎么办,唯恐办得不到位不彻底。但结果是什么呢?结果是,俄罗斯现在 GDP 相当于中国广东一个省。

另一种看法则认为中国三十多年的经济增长没什么了不起的。撞大运而已,纯属偶然,不必夸大。

有一次,我在电视上看到一个调节家庭纠纷类的节目。一个老头儿,儿子工作忙——好像也不太孝顺,不能照顾他。老头儿雇了一个保姆,多年伺候老头儿,有二十多年了吧。关系处得很好。老头儿写下遗嘱,死后把他的房子留给保姆而不是儿子。儿子当然大为不满,对父亲和其他人说,那保姆对老人好,都是假的,就是为了图老人那套房。

老头儿回答的话,精彩极了。老头儿说:就算是假的,就算保姆想要图点什么,伺候我二十多年了,尽心尽力,假的也成真的了。

是啊,中国经济持续发展毕竟三十多年快四十年了。就算是撞大运,就算是蒙的,和真实的发展,又有什么区别呢?

再说,如果蒙能蒙出三四十年的发展,世界上那么多国家地区。联合国啊,世界银行啊,随便找个地方再蒙蒙试试呗,看看能不能再弄出一个三四十年的持续经济高速增长来。

所以,我认为上述两种看法都是不足取的。甚至可以说,这两种态度都不是科学的分析,而是意识形态的宣传和发泄。

对中国经济发展这个巨大的现实,需要严肃的、科学的解释。在这个领域,有大量的问题有待研究。而我现在学到的经济学知识,不足以解释这些问题。因此,我无法再继续抱持现有的理论去解释世界——除非自欺欺人。

更重要的是,总结归纳中国的发展经验,很可能给广大发展中国家提供全新的经济社会发展思路。曾经被隆重推荐的华盛顿共识,实际效果很差,差到令人尴尬。解决世界贫困问题,需要更有效的经济发展理论。在这方面,成就巨大的中国,不必妄自菲薄。

这一番思想变化,对我个人最大的影响是,帮助我找到了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我不是专业经济学研究者,研究力很不足,但我仍然愿意班门弄斧地尝试着去解释这种重大问题。外行当然有很大劣势,但外行也有一点点优势,那就是因为不是学术名利场中人,我不在乎打破现有的理论框架,不在乎因此失去的学术收益——本来也没有,所以机会成本很低。

更大的好消息是,赞同、支持我的人,比我想象的要多得多。毕竟,很多人都亲身感受到了中国巨大的现实变化。他们和我有着同样或类似的疑问和困惑。在这条知识的探索之路上,已经有不少同行者了。

李子暘为铅笔经济研究社主编,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上一篇: 中国为何成了支持全球化的中坚力…下一篇: 俄罗斯人真的是“战斗民族”吗?…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1)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李子暘简介:
铅笔经济研究社理事。系七十年代人,网名水星。北京大学国际政治系毕业,虽是政治学专业,但一直爱好研究经济学,信奉并乐于向人鼓吹纯粹的自由市场经济。著有《市场的力量》,曾策划出版《弗里德曼回忆录》《经济学通识》《古典自由主义》等书籍。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