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人真的是“战斗民族”吗?

2017-12-27 14:59:15
分类:未分类
zhandou

本文共计1996字,建议阅读时间8分钟。

中文网络上流传着一个说法:俄罗斯人彪悍勇猛,擅长打仗。大家半开玩笑半仰慕地把俄国人叫做“战斗民族”。

不知道其他国家是否也有这种说法,但至少那个写了著名的《战争论》的克劳塞维茨不会同意这个说法。对俄国军队中最凶悍的哥萨克骑兵,克劳塞维茨有的只是蔑视,认为他们根本就算不上“战士”。

克劳塞维茨是普鲁士职业军官,曾站在俄国一方参加反法战争。他对俄国士兵的蔑视,来自他参战的亲身经历。

拿破仑从莫斯科撤退的时候,哥萨克骑兵尾随追击,但他们只是在火枪射程以外远远跟着,并不紧追上前。等到有单个或少数法国兵掉了队,哥萨克骑兵就一拥而上,把掉队的士兵毫不留情地杀掉。屠杀场面之残忍,久经战阵的克劳塞维茨见了,都为之胆寒。

可是,如果撤退的法国军队不堪其扰,愤而停下来,回头和追上来的哥萨克人正经八百打一仗。哪怕法国军队的人数少得多,哥萨克骑兵也不敢上前,而是一哄而散。哥萨克人只是对弱者残忍,面对勇者,他们有的只是怯懦。

事实上,从沙俄时期开始,俄军就有逃兵众多的传统。一遇硬仗,俄国兵就会大批溜号儿。1854年俄国和英法的克里米亚战争中,两个哥萨克团对阵英国轻骑兵。哥萨克人被整齐有序冲来的英国骑兵吓坏了,不但不反击,反而转向对自己人开火,好夺路而逃。后来俄军大炮开火,打退了英军的进攻。到处逃窜的哥萨克人这时倒是反应奇快,立刻去抓捕阵亡英国骑兵留下来的马——拿去卖钱。

zhandou

了解这些事实以后,你可能就理解克劳塞维茨为什么对哥萨克人只有蔑视——可能你也同样蔑视了。不过且慢,虽然称俄国人为战斗民族有点滑稽,但实际上,俄国人的表现是自古以来人们在战斗、战争中的普遍表现,甚至动物也是类似的行为方式。克劳塞维茨推崇的那种战争才是特殊的打仗方式。

狮子猎捕野牛时,一定会冲向牛群中刚出生的小牛,跑不快的老牛,受过伤的弱牛。一定不会冲向其中最强壮的那一头。恃强凌弱、欺软怕硬,就算是齿尖爪利的狮子老虎,也是这么办的。

现代人印象里,原始社会的人都很凶残。是的,原始社会的人嗜血成性,惯于屠杀和劫掠,但也正因为如此,面对同样凶残的其他人,如何避开随时到来的伤害,如何保全自己,活下去,就成了原始人的头等大事。因此,原始人的习惯是,恃强凌弱,以多打少,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最重要的是活下去,明天接着再打。这才是自古以来的战斗方式。

所以,原始人之间,个体或者少数人之间的残杀,经常发生,但人数众多的大规模冲突却并不像后世的战争那么激烈。部落间的大规模冲突,是高度礼仪性的。大家往往先是大声叫骂,然后比赛舞蹈,然后,各方会派出一个人或几个人厮杀。一旦这几个人之间决出胜负,败的一方就一哄而散了。

那种双方大量人员之间的殊死拼杀,几乎不会发生。那种战斗可能带来的巨大损失,谁也承担不起。一个部落如果突然死掉大量男性,不管胜负,结局都只能是被其他部落无情吞并。

克劳塞维茨及其《战争论》推崇的战争方式,起源于古希腊。这种战争,主张“决战”,意为不惜牺牲也要达成战斗目标,或者是占领一个地方,或者是守住一个地方,或者是大量杀伤敌人。温泉关战役就是典型例子。那种视死如归、坚持到最后一人的作战方式很“现代”。

19世纪希腊开始民族独立战争时,诗人拜伦等西方人前往希腊支援。他们原以为会在希腊看到古希腊人的勇士精神,可是,他们看到的只是散漫随便、不守纪律、抢劫贿赂的希腊人。他们根本不会战斗到最后一人,最好一开战就逃跑。那些西方人回到欧洲时,带着深深的憎恨和厌恶。

古希腊真正的继承者是西欧人。这种战争方式强调纪律,在士兵遵守纪律的条件下运用各种复杂战术,把军人培养成和民众截然不同的另一种人——荣誉感强、愿意牺牲、服从命令、团队感强,等等。

严格的纪律带来严密的组织,让士兵对战友的行动有高度稳定的预期,或者说有高度的信任。这个高度的信任非常重要。他确定,自己冲锋时,战友会和他一起冲。不会出现他一个人冲上去了,回头一看,咦?其他人怎么没跟上来?哥萨克们之所以不敢和法军正面交锋,就是因为他们知道战友都是遇强就逃的。既然如此,只有傻子才会冲上去和大量敌人正面交锋。

所以军队要做枯燥的队列训练,要把被子叠得方方正正,要遵守各种看上去毫无必要的严格规定,目的不在这些事情本身,而在于树立士兵对指挥命令的绝对服从。这样才能把老百姓变成士兵。这种士兵组成的军队,和传统的军队相比,最大的特点就是,他们能完成特定的任务。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企业更接近现代军队。企业的存在,就是为了把人组织起来,搭建有效的人际协作体系,完成特定的任务。因此,管理企业面对的主要问题就是,怎样在员工之间建立起稳定的预期和高度的信任,让他们可以放心大胆地全身心投入。

明天新产品要上市。还有一些工作没有完成。某员工准备连夜加班,可别人都下班回家了,根本没人和他配合。他还会去熬夜加班么?这个公司还能“打硬仗”吗?

至于到底怎么在公司里成功搭建彼此高度信任的协同结构,那就有待各位企业家各显神通了。

李子暘为铅笔经济研究社主编,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上一篇: 我是怎么改变思想的下一篇: 如何看待“找关系”“走后门”现…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3)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李子暘简介:
铅笔经济研究社理事。系七十年代人,网名水星。北京大学国际政治系毕业,虽是政治学专业,但一直爱好研究经济学,信奉并乐于向人鼓吹纯粹的自由市场经济。著有《市场的力量》,曾策划出版《弗里德曼回忆录》《经济学通识》《古典自由主义》等书籍。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