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人为什么活得没希望?

2018-01-18 15:17:32
分类:未分类
微信图片_20180117213124

本文共计4800字,建议阅读时间15分钟。

建立福利制度,目的是为了帮助穷人。按照设想,有效运行的福利制度将最终消灭贫困。有了福利制度,竞争中的获胜者、走运的人当然生活舒适惬意。而失败者、不走运的人也不会陷入绝望之中。福利制度将给他们提供足够的生活保障。大部分社会苦难和矛盾将不复存在。

可是,现实社会中真实的福利制度的运行结果是什么呢?福利制度下,穷人的处境到底怎样呢?

德国是世界上最早建立福利制度的国家。1880年代,德国著名的“铁血宰相”俾斯麦在严厉镇压社会民主运动的同时,为了缓解社会矛盾,安抚工人阶级,建立起了世界上最早的工人养老金、健康和医疗保险及社会保险制度。二战以后,欧美多个国家先后建立起福利社会。北欧的福利制度尤其广泛深入,号称“从摇篮到坟墓”,无所不包。德国的福利制度虽然不像北欧那样面面俱到,但也名目众多、耗资巨大。

福利制度在很多国家运行得并不好甚至很差。支持者认为,福利制度本身没问题,效果不好是因为执行有问题,比如经济发展水平低、福利投资不足或者官员腐败低效。如果能克服这些问题,福利制度是能够达到设想的目标的。

德国经济实力雄厚,在福利上花费巨大,并且政府廉洁高效。2014年,在全球174个国家的廉洁指数排行中,德国位列第12位,比美国英国法国都领先。这就有了一个近乎完美的实验。人们可以对德国社会进行观察,在一个尽量排除各种不正常干扰、按规划运行的社会福利制度下,穷人的生活是怎样的。是不是达到了当初设想的消灭贫困、人人安居乐业的目的。

根本不缺钱的穷人

说到德国的穷人,最奇怪也是最被视而不见的事实是:他们在经济上并不穷。说他们是穷人,完全是基于福利制度的人为定义。德国规定,个人收入低于全国平均收入的60%的就是穷人。德国早已是经济发达国家,人均收入很高,于是水涨船高,在德国,人均月收入低于1035欧元,就是福利制度定义下的穷人。

由于经济发展,德国已成发达国家,早就消灭了真实意义上的贫穷。但是,按照福利制度的定义,除非德国人人收入差不多,否则,即使在理论上也永远不可能消灭贫困,因为总会有收入相对较低的人。即使这些人在世界范围内已经属于高收入人群,在德国,他们仍然算是穷人。

19世纪末,由德国政府提供的最低生活保障是:一家之主的男人,每星期3马克;作为配偶的女性,每星期2.5马克。然后,最低生活保障的清单越来越长,内容越来越丰富。到1970年代,自行车、收音机、电视机都进了最低生活保障清单。到1985年,清单已成厚厚一大本。德国人果然精确严谨,清单中赫然可见下列内容:150克腌黄瓜(未经切片);100克家庭装冰淇淋,皮克勒侯爵风味;一张双程火车票,二等车厢,30公里。

德国福利制度规定,单身失业者领取住房救济金的最低标准是45平方米。结果,这些人的住房面积比德国人均住房面积还要多2平方米。在德国穷人的家庭里,微波炉、游戏机、智能电话、计算机、大屏幕液晶电视,应有尽有。令人印象深刻是:德国穷人是新潮电子产品的最早消费者。对最新型号的手机、硬盘摄像机、DVD播放机等最新科技产品,他们趋之若鹜。他们好像习惯于通过购买最新电子产品来缓解现实生活的挫败感。德国最大的家电连锁商城深谙此道,专门为这一人群设计了促销标语:“我可一点儿都不傻。”

实际上,在今天的德国,符合福利制度定义的穷人和中产阶级在物质上的差异已经基本消失。但是,穷人和中产阶级在其他方面有深刻且难以弥补的差异——称之为鸿沟更准确。

拒绝工作的人

在德国,夫妇二人失业在家,有两个孩子,那么,从政府那里得到的各种补贴加起来每个月有2000欧元,足够维持一家人的正常生活。如果父亲不想吃救济,想要出去工作自力更生,那么,至少每小时挣到10欧元才能达到原有吃救济的水平。果然,在德国下层阶级那里,不值得去工作已成广泛共识。多年失业者大有人在。长期失业而不是贫穷成为下层阶级的显著标志。

找工作是不是很难呢?正好相反,德国许多地方都严重缺乏劳动力。由于本国的失业者舒舒服服地在家吃福利,很多企业不得不转而从外国引入劳动力。德国政府正在着手取消外国人就业限制,并在西班牙和希腊派人招聘劳工。德语说不好,需要企业花大力气培训的外国人都能在德国轻松找到工作,那些德国本国的穷人,就更不存在找不到工作的问题。问题在于,既然失业比工作挣得更多,为什么要去工作呢?

和短期失业不同,长期失业,尤其是那种没有后顾之忧轻轻松松的失业,对人的影响非常深刻。对于劳动者来说,工作并不仅仅意味着获得收入。工作还意味着荣誉感、勤奋、成功、追求效率等工作伦理。脱离了工作,这些工作伦理就成为无源之水,逐渐消失。而正是这些工作伦理为人的生活创造出意义,让人保持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和外在形象。对那些长期失业吃福利的人来说,按时早起、学习、努力等生活习惯都已消失。虽然衣食无忧,但他们的生活已经不再有意义。

在马克思的时代,工人阶级和下层阶级是同义词。到了今天,对德国这样的发达国家来说,工人阶级的收入大幅提高,早已不是下层阶级。努力工作的工人在生活方式、心理素质、生活水平等多方面,更接近传统意义上的中产阶级。至于下层阶级,则留给了那些拒绝工作、靠福利救济生活的人。他们更像以前所说的流氓无产阶级。

穷人的生活方式

近距离观察德国那些靠福利生活的穷人的生活方式,会发现,长期拒绝工作,并因此丧失了勤奋和上进之心,是形成这种生活方式的核心原因。一个长期脱离劳动的人,他的生活准则及价值观和劳动者迥然不同。由此造成的生活方式之间的差异也天差地别。具体来说,德国穷人的生活方式的特点包括:

(一) 缺乏自制能力

以往被视为富贵病之一的糖尿病已成为德国下层阶级的常见病,主要原因就是他们缺乏自制能力,放纵口舌之欲。他们喝下大量的高糖饮料、酗酒、吸烟、缺乏运动。这些都不是因为贫穷——真正的穷人可喝不起成打的高糖饮料。这些生活方式是缺乏自制能力的结果。

过去,穷人因为艰苦的劳动而健康受损。现在的德国几乎不存在危害健康的职业。穷人的居住条件和医疗条件也已经根本改善。今天穷人的健康受损是因为懒惰和放纵。不利于健康的有害的生活方式,在穷人中出现的比例比德国社会平均水平高2-3倍。

吃救济的穷人的懒散懈怠也传给了他们的孩子。有记者采访一家皮划艇俱乐部,发现在那里挥汗训练的都是中产阶级家庭的孩子。俱乐部的会费不是问题。俱乐部很愿意向穷人家的孩子提供免费待遇和补贴。问题在于,皮划艇运动对人的刻苦和遵守纪律要求很高。一个人缺席迟到,其他人就都要等着。一个人在训练中违反指令,可能导致船只倾覆和人员受伤。参加皮划艇训练,运动员必须全神贯注、严格执行指令。

靠福利生活的下层阶级家庭的孩子根本做不到这些。守纪律、值得信赖、勤奋、有责任感这些非金钱特质,往往能决定一个人在社会中最终成就。下层阶级的家庭并不缺钱——政府按月给他们送来足够的钱,但他们因为远离工作而极度缺乏这些非金钱特质,他们的孩子也因此与此无缘。一言以蔽之:能划皮划艇的人肯定不属于下层阶级——并且,这与钱无关。

不仅体育运动,音乐演奏、社区活动、教堂合唱团等类似组织中,都难以看到下层阶级的身影。按说,失业者有大量闲暇,参加这些社会活动也不需要什么钱,他们本来应该乐于参加这些活动以打发时间。但是,由于脱离工作,下层阶级的人对社会生活也就漠不关心,时间一长,他们干脆失去了参与社会的能力,主动与他人隔离。对政治,下层阶级同样冷漠。民主制度已经和他们无关。德国出现了一个和主流社会平行、但永不相交的下层阶级社会。人们互相能看得见,但彼此之间绝少有交往和互动。

(二) 用卡车表决

在德国城市中,很容易就能辨认出下层阶级聚居的社区。这些社区中,人们在路边无所事事地喝着啤酒,人行道上的垃圾久久无人清理。墙上满是涂鸦之作。人尿狗屎到处都是。下层阶级的人还特别喜欢宠物。这些社区的超市中,狗粮和酒占据了大量货架。新鲜食品和蔬菜却很少见。

这些社区原来并不专属下层阶级,但当吃福利、放弃工作的人越来越多时,带有他们生活方式特色的街区景象就会越来越多。同时,中产阶级会越来越快地逃离这里——用卡车表决。

同样,这些社区特色也和钱无关。体面规矩的生活并不一定要有钱才行。即使收入不高,也可以清理垃圾、保持墙面和路面清洁、不在小房子里养大型宠物、让家人吃健康饮食。做到这些需要的只是上进心、责任心,以及对生活的热爱和对未来的信心。可这些正是福利社会中的穷人最缺乏的。

如果这些不良现象是由钱造成的,那么,当经济形势改善时,不良现象应该会有所缓解。但吊诡的是,每一次经济形势改善,对此类社区来说都是一场灾难。原因是:一旦经济形势改善,那些因为经济糟糕而丢掉工作、但还愿意找工作愿意自力更生的人就会找到工作。而一旦找到工作,他们就会迅速逃离这里。偏偏这些还保持着上进心的人正是社区共同生活最需要的人,他们可能是负责任的家长、有耐心的足球教练、纠纷调解者、热心人,是孩子们的好榜样,是社区仅存的支柱力量。随着他们的离开,社区将越来越糟糕越来越破败,以至于毫无希望。

(三) 破碎的家庭

很多下层阶级的家庭都不完整。女性独自抚养孩子已成常态——当然,能这样做是因为政府按时送来福利费。这些女性对于自己独自抚养孩子也习以为常。和他们睡觉的男人,一旦发现她们怀孕,第二天一早就会收拾东西离开。“他们知道政府会照顾我们”。好像并没有人觉得其中有什么荒唐和败德之处。

下层阶级不缺钱,他们缺的是父亲。父亲这个角色几乎从这些社区中消失了。这种破碎的家庭对儿童的影响比初看上去的要大得多。在这种家庭中成长的儿童,缺乏对正常家庭生活的切身感受,对夫妻之间那种在经济和命运上的一体关系完全无知。在他们看来,男女之间只有性的联系。孩子们对性知之甚多,因为家里常年开着的电视中经常可以看到色情片。但他们对正常的男女之爱却知之甚少。那对于他们来说太陌生了。孩子们往往很早就有了性经验,但却终其一生也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爱别人。

在破碎的家庭中,儿童极度缺乏来自父母的关爱——这种关爱并不必然需要钱。交谈、爱抚,甚至注视对这些孩子来说都是奢侈品。他们的语言能力往往都因此受到影响。当然还会有其他各种各样的心理、生理问题。德国政府开办了大量免费的儿童纠正机构,其中有专业的物理治疗师、智能治疗师、语言矫正师、儿童心理医生等。可是,即使是免费,这些儿童的不负责任的母亲也没有耐心带孩子来治疗。即使来了,也很不耐烦。

困扰这些机构治疗师的一个困境是,当治疗结束之时,孩子们往往对治疗师形成深深的依赖。他们在这里才得到人们的关注和爱护。让孩子们离开治疗师回家,成了非常残忍的事情。很多治疗师都因此深感难过和挫折。

在下层阶级社区的学校,老师在开家长会时可能会面对空无一人的教室。下层阶级的家长不但没有辅导孩子学习的能力,也毫无兴趣了解孩子在学习什么。中产阶级家庭高度关注孩子的学习,精心设计和参与孩子课内外的教育。下层阶级父母则对此漠不关心。他们并不想要孩子日后出人头地。孩子能和他们一样,长大了也靠福利生活,就很不错嘛。

时至今日,德国政府和社会各界仍然顽固地认为,穷人之所以穷,只是因为他们缺钱。只要福利制度给他们足够的钱,就可以解决贫穷问题。可事实是,源源不断的救济金就像鸦片一样从根本上败坏了穷人的生活。他们形成了对福利救济的依赖,并因此拒绝工作,和社会脱节。他们成了游离于社会之外的、被遗忘的人。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丧失了做人起码的进取心和改变现实的勇气。也因此,除了寄希望于福利费的增加,他们完全没有提高生活水平的可能。他们成了地地道道的寄生虫和行尸走肉。

在中文中,贫和穷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贫指的是经济困窘、收入不高。而穷的原意是指无路可走、没有希望——穷途末路。德国社会的现实表明,按照规划运行良好的福利制度,不但没有消灭穷人,反而大量制造出真正意义上的穷人——彻底丧失未来和生活希望的人。

参考资料

瓦尔特·伍伦韦伯 (Walter Wüllenweber):《反社会的人》光明日报出版社,2014年1月。

上一篇: 阳光下的溃烂:揭秘德国第一大产业…下一篇: 制造业为什么重要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64)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李子暘简介:
铅笔经济研究社理事。系七十年代人,网名水星。北京大学国际政治系毕业,虽是政治学专业,但一直爱好研究经济学,信奉并乐于向人鼓吹纯粹的自由市场经济。著有《市场的力量》,曾策划出版《弗里德曼回忆录》《经济学通识》《古典自由主义》等书籍。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