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美国货币政策被绑架

2013-10-31 10:11:20
分类:未分类

警惕美国货币政策被绑架

——“盛世微言”系列之八十九

程实

(经济学者,公众号:shihuashijing

历史,从不简单重复,却经常雷同。20131031日凌晨,美联储公布10月议息会议声明,宣布维持基准利率和当前QE购债规模不变。当前场景与一年前极度相似:20129月,美联储在财政悬崖将近的压力下果断推出QE3;如今,在政府停摆和债务上限问题延后至2014年第一季度、进而形成新财政悬崖的背景下,美联储又迫于压力延后了退出”QE计划。

从果断推出到延缓退出”QE,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制定呈现出既不遵循传统规则、又经常出乎市场预料、甚至有些冒天下之大不韪的风格特征。辩证认识美联储的政策取向,需要从内部和外部两个维度一分为二进行分析。

一方面,从内部视角看,美联储决定的是美国的货币政策,政策目标必然是美国利益最大化。美国利益体现在何处?这取决于美国经济当前的客观现实。从细节数据看,事实在于:其一,美国经济复苏是稳定的。尽管2012年以来,美国季度经济增长数据波动较大,但增长的内在稳定性却优于数据表面显示的水平,如果剔除掉库存、贸易和政府支出三大波动因素的干扰性影响,美国经济内生增长趋势是较为稳定的,这意味着复苏具有较好的可持续性。其二,美国经济复苏力度欠佳。稳定并不代表有力,危机后的复苏本身就具有缓慢和渐进的本质属性,美国经济增长速度始终运行在趋势水平之下,根据IMF的数据,2014年产出缺口依旧高达3.96%,表明当前经济还远未能实现产能有效利用和资源有效配置。其三,无就业复苏风险较大。尽管失业率从10%的阶段性高点一路降至7.2%,但劳动力市场僵化格局未见深层改善,劳动参与率大幅降低。其四,物价几无过快上涨压力。9月美国CPI同比增幅降至1.2%,通胀水平极其温和。其五,财政风险不断加大。政府停摆和债务上限问题虽已短期缓解,但并未根本性解决,美国财政局面依旧十分严峻,财政巩固压力巨大。

基于以上五点事实,可以得出一点推论:美联储实行超预期宽松货币政策是符合美国经济复苏根本利益的。因为,复苏是可持续的,但需要宽松政策来维持这一良好势头,以避免增长失速威胁复苏基调,而就业不足带来的社会压力进一步强化了宽松政策的必要性,产出缺口的存在则意味着宽松政策还有进一步提振增长水平的效果空间;财政风险导致财政政策有心无力、甚至会形成潜在增长拖累,出于政策搭配的需要,美国宽松政策基调需要更多依仗货币政策来维系,较小的通胀压力则使得这种搭配并不如想象中那么危险。

另一方面,从外部视角看,美国货币政策的影响并不局限于美国。对于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市场而言,美国紧财政、松货币的政策搭配,本质上意味着美国货币政策已被绑架,这种内视性政策的外溢性影响格外值得警惕:首先,需警惕偏离预期常态化所导致的金融市场波动加剧。美国货币政策被绑架,意味着美国政策演化轨迹将经常性地偏离主流预期,而政策异化又将导致实体经济运行不确定性加大,国际金融市场黑天鹅事件出现的可能性也会上升。

其次,需警惕汇率急升急贬、资金大进大出带来的异动风险。在美国货币政策被绑架的背景下,之前市场对美元汇率升值形成的一致性预期恐将落空,美元指数事实上也已经一路从84跌至79,美元汇率有悖于预期的走势将加大新兴市场货币急升急贬的可能;而QE退出预期所引致的国际资本撤出新兴市场的态势也已出现逆转迹象,资本大进大出的可能性加大。

此外,需警惕潜在通胀压力的加大。2014年,IMF对新兴市场整体通胀水平的预估本就高达5%以上,美国货币政策被绑架后,全球流动性过剩格局进一步强化,大宗商品市场再度涨潮的可能性上升,新兴市场又将面临着持续加大的输入性通胀压力。

最后,需警惕保护主义抬头倾向。美国货币政策被绑架,本质上是美国保护主义主导全局政策搭配的一种体现。为应对美国保护主义政策带来的外部挑战,包括中国在内新兴市场一方面需要基于现实修正对美国政策演化的预期;另一方面,则需要果断推进内生性增长政策的完善和执行,以内生增长冲抵美国内视性政策引致的外部干扰。



欢迎关注程实公众微信号:实话世经(shihuashijing

上一篇: 读程实的书…… …下一篇: Don’t cry 和 股市杯具 …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100)  评论数(1)
1
本博文相关点评
名家简介
程实简介:
经济学博士,现任职于中国工商银行城市金融研究所,宏观经济分析师,主要研究领域为世界经济和国际金融。 在各类核心学术期刊和主要财经报刊发表学术论文、宏观经济分析研究文章1100余篇。在《第一财经日报》、《上海证券报》、《21世纪经济报道》、《东方早报》、《现代商业银行》杂志、《环球财经》杂志、《中国外汇管理》杂志、《董事会》杂志、《西部论丛》杂志等财经报刊设有个人专栏,同时担任多家财经媒体的特约研究员。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