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前美国对待外国人才的实用主义

2010-05-06 12:34:54
分类:我的图书
  二战之前,美国无论科研实力还是经济实力都没有今天这么强大。很显然,那些身在世界中心的欧洲科学家们不可能对条件更为优越的本土视而不见,却去对美国那个“新大陆”所提供的经费支持与工作收入“心向往之”。但是,美国对待人才的态度改变了一切。德国、意大利、后来成为战胜国的大多数欧洲发达国家,跟今天大多数发展中国家一样,认为人才的出生地、国籍、种族、血统要比其才华、品德以及所能做出的贡献更为重要,因此,许多犹太裔科学家就这样从欧洲被“赶”了出去。美国则恰恰相反,不问血统、种族、国籍,并且主动争取这些人才入籍。 爱因斯坦就如此评论美国二战后科技迅猛发展的原因:“要是我们企图把美国科学研究工作日益增长的优势完全归功于充足的经费,那是不公正的。专心致志,坚韧忍耐,同志式的友好精神,以及共同合作的才能,在它的科学成就中起着重要的作用。”
   爱因斯坦自己就是个典型的例子。他是德国最享有世界声誉的科学家,刚刚大学毕业时还曾获得瑞士国籍,但仅仅因为犹太人的血统就不见容于德国,此后辗转于意大利、荷兰,都无法得到足够的重视。因此,尽管爱因斯坦倾向于留在欧洲,最终还是选择了此前只去做过学术访问、却有着“同志式的友好精神,以及共同合作的才能”的美国。
   法国科学家朗之万得知爱因斯坦移民美国的消息后,就说:“这是一件大事。它的重要性就如同梵蒂冈从罗马搬到新大陆一样。当代物理学之父迁到了美国,现在美国成为世界物理学的中心了。”
   还有更多例子,恩里科•费米是当时意大利最著名的科学家之一,但是,即使他获得了诺贝尔奖这样的荣誉,也无法改变妻子是犹太裔所带来的非议。因此,他也选择了移民美国。出生在匈牙利的犹太人爱德华•特勒在1930年获得了德国莱比锡大学物理博士学位,并于德国一所大学任教。1935年,他同样因为犹太人的身份遭到迫害,不约而同地和妻子选择一起移民美国。
   后来,正是熟悉德国科研内情的爱因斯坦上书罗斯福总统,推动美国启动研发原子弹的“曼哈顿工程”。恩里科•费米则成为了“曼哈顿工程”的主要领导者之一,他在美国建立了第一座受控核反应堆,为第一颗原子弹爆炸奠定了基础。爱德华•特勒于1941年成为了美国正式公民,1952年11月1日,他主管研制的世界第一颗氢弹在太平洋恩尼威托克岛爆炸成功,由此成为美国的“氢弹之父”。
   著名的例子还有美国的“电子计算机之父”冯•诺依曼。1929年,冯•诺依曼26岁,是德国一所大学的助教以及汉堡大学的兼职讲师。但是,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却向他发来一张客座教授的聘书,并承诺如果他愿意留在美国定居,将增加薪金并一年以后聘为正式教授。更好的礼遇,更高的职务,更丰厚的薪水,更充足的科研条件,年轻的助教冯•诺依曼还能有什么理由选择德国而拒绝美国呢?
   这并不是普林斯顿大学多么善于“慧眼识珠”。冯•诺依曼很早展现出了天赋和才华,这位著名的数学家六岁就能心算做八位数的乘除法。但是,德国的学术体系更在乎资历,能否升职不取决于他的才华与成就,而是他与上司之间的人际关系以及行政官员的评价。于是,1931年,28岁的冯•诺依曼成为了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第一批终身教授。l933年,刚过而立之年的前德国大学兼职讲师的冯•诺依曼又与爱因斯坦一起成为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的6位教授之一。
   原子弹的爆炸、氢弹的发明、现代火箭的研制、人造卫星的上天、登陆月球的实现,以及电子计算机的来临,无一不是改变整个人类历史、并使美国引领世界趋势的大事件。然而,这些美国的“火箭之父”、“氢弹之父”、“电子计算机之父”们,竟然都不是美国本土人士,全是来自欧洲的科学家。如果这些科学家留在欧洲而非美国,并能够得到充分的支持进行这一切工作,欧洲未来面对苏联的军事威胁,会需要付出鞍前马后的代价来让美国人充当保护伞吗?或者说,美国还能成为今天的超级大国吗?
   正因为把国籍、种族、血统、出生地、资历等看得太过重要,才会让欧洲免费把这些掌握世界尖端技术的科学家送给美国,并为此付出无法估量、不可挽回的巨大损失——他们为此错过了整个时代和整个世界。
   但是,这个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尤其是发展中国家还是如此对待海外人才:他是外国人,再有才华、再有贡献、再热爱这个国家,也不可能是自己人,也不能让他移民入籍成为自己人……为什么要引进与使用外国人才?外来的和尚才会念经?这不说明国中无人吗?这难道这不是崇洋媚外和国家的耻辱吗?……他在以前侵略过我国的发达国家留学与工作,肯定被殖民者灌输了不正确的价值观,用以危害祖国,颠覆政府,这些“海归”怎么能够不在重要职位上限制使用?
   美国正是另外一个极端。二战之中,美国情报部门发现几乎所有想带回来的纳粹科学家都与纳粹政府有着各种关系,甚至可能犯有战争罪。无罪释放都可能遭到国内外舆论的强烈抨击,何况还要让这些人优先成为美国公民,在美国政府部门工作,使用那些在纳税人看来是天文数字的科研经费?但是,实用主义决定了一切,美国最终决定绕开那些规则秘密行事。
   2008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公布之时,新科诺奖得主下村修还是日本籍,但却是在美国的家中接受日本《朝日新闻》的电话采访,因为下村修从31岁就来到美国,为美国工作并且一直没有回到日本,加上诺贝尔奖官方网站也有过国籍误会。所以,日本记者一开口就质疑说:“你的国籍还是日本的吧?”
   下村修立刻反问:“为什么一定要成为美国人呢?日本人也可以居住在美国,申请研究经费时也并没有受到什么歧视,我基本上没有感到任何不方便。”
   这句话真正令人深思的正是美国对待人才“不求所有,但求所用”的务实态度,不但能够不分国籍、血统、种族地引进外来人才,让他们入籍美国,“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并且,即使这些世界顶尖的人才不肯入籍美国,也能够务实地做到不分国籍、血统、种族地使用人才,只要他们能够为美国的发展和利益做出贡献。
   美国从来就不是个单一血统和种族的国家,在这个“熔炉”里,最新的“美国故事”是美国总统奥巴马。奥巴马的父亲是来自非洲肯尼亚的留学生,并且后来还回到了肯尼亚。作为一个在美国曾受到歧视的少数族裔的第二代移民,奥巴马能够成功竞选为美国第一位非洲裔总统,也表明了美国二战后的开放并不只是一句口号,更表明了美国的强大不在于其物质力量,而在于其开放性的精神,使其能够博采世界百家之长而融于一炉。
   正如奥巴马在其总统就职演说中指出:“多种族、多元化是我们的一种优势。我们是一个由基督徒、穆斯林、犹太教徒、印度教徒和无神论者共同组成的国家。我们吸收了各种文化的精髓,并且从世界的每个角落学习。”
上一篇: 中国在全球人才战争中面临的挑战…下一篇: 归国人才“新浪潮”推动社会公益…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2852)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王辉耀简介:
王辉耀博士:现任中国与全球化研究中心主任(www.ccg.org.cn),欧美同学会副会长兼商会会长,建言献策委员会主任,商务部中国国际经济合作学会副会长,人社部中国人才研究会副会长,国务院侨办海外专家咨询委员会经济组召集人,九三学社中央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北京市政协顾问,中华海外联谊会理事,兼任多家国内外知名经管学院的客座教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