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两国的奥林匹克运动很不一样

2012-08-13 09:51:53
分类:随笔
      奥运会比赛节目在热播,自然是朋友之间聊天少不了的话题。一美国朋友来电话时说到,他注意到在美国看奥运会的奖牌排名和在中国媒体上看到的奖牌排名不一样,不是数字不同,而是做法不一样。我说,是的,中国的排名榜是“金牌榜”,按金牌得数排名,而美国是“奖牌榜”,虽然也列明了金、银、铜牌数,但却是按奖牌的总数来排列先后。因此,俄国排在了英国之上,尽管其金牌数少于英国。而金牌数排名第5的韩国(截至8月11日)则被排到了第9。(附带提一下,如果你登录国际奥委会的网站,连奖牌榜都看不见,我折腾了半天也没能在其网站上看到金牌榜或者奖牌榜)。
       其实不仅两国的排名做法上不一样,奥林匹克运动和运动员的培养成长也很不一样。
       这位美国朋友还问到,他看到报导说,“打破世界记录的中国游泳选手刘杨的“钱”景看好,将有巨大的商业广告代言人的收入,不过他个人将不会拿到全部好处,而是要向政府缴纳和分成,为什么?美国运动员如果有商业收益,除了上税,没有和国家分成的道理。中国和美国的运动员有什么不同?”
       很多美国人和很多中国人一样,都以为对方国家的运动员和自己国家的没有什么不同,提出这样的问题一点都不奇怪。
       我笑了,回答说,“很不一样,如果说不同,就是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不同,是市场经济国家及体制和非市场经济国家及体制的不同,是用纳税人的钱培养运动员的国家行为和自己掏腰包加上社会赞助或者商业运行培养运动员的非国家行为的不同”。对方这才明白,原来奥林匹克运动在美国和在中国并不一样,
       我曾经以外交官的身份访问过美国的奥委会,到过美国奥委会在科罗拉多州的大本营及训练基地,也和美国奥委会下属的某些专项体育协会有过接触,如美国击剑协会,其过世的理事长就曾经是我的一位朋友,也到过美国一些国际体育赛事的现场,体验过一些体育大赛的组织活动包括“特殊奥林匹克运动会”,协调过中国某些体育团组的来访和参赛,应该算比较了解美国的体育事业和机制,确实感觉到两国的体育运动开展的机制和运动员的成长是如此不同。
       美国联邦政府没有管理体育的部门和官员,也没有常设的“国家队”,更没有州(省)、市及地方上的政府的体育部门和运动代表队。美国也没有官办的体育学校或者体育学院, 倒是商业性的健身或者体育俱乐部到处可见。美国的奥委会不是官方机构,而是民间组织,其经费来源少部分来自政府的资助,主要的是来自于企业及社会的赞助和商业广告的收入。也就是说,美国政府即使有一些资金投入,也不是花到运动员个人身上的,而是支持美国奥委会作为一个机构的存在和运行。美国纳税人没有义务资助可能获得巨大商业利益的得奖运动员。
       在美国到过很多社区,总能看到各种运动场地。这些由社区政府(区borough、镇town、或者村village )用房地产税征收来的资金修建和维护的各种运动场地,就和所有社区都有自己的图书馆一样,是供自己的居民活动和享用的。初来美国觉得很新鲜,美国人玩什么体育就有什么样的服装,正了巴经,跟真的似的,颇有架势,就跟美国人干什么活就有什么工具一样。周末在这些地方总可以看到许许多多儿童着鲜艳的运动服在进行各种比赛。家长们在场外摇旗呐喊助威,好不热闹。这些年来越来越多的美国孩童尤其是女孩在踢足球,所以看到美国女足战胜日本女足并连续夺得奥运会冠军就不会感到奇怪了。以足球为例,这是原来美国的一个弱项,现在美国有1400多万18岁年龄以下的青少年以各种形式参加学校、社区或者俱乐部的足球活动。在美国这叫“草根(grass roots)”运动,用中国的话来说就是“群众性”的足球运功。要说真正意义上的群众性的、自发性的体育运动,来到美国以后有很深感受.
       美国人爱好体育,从到处可见的巨大的体育用品超市、个人在体育用品和健身或者体育活动上的消费、体育设施遍布于社区和学校并且比较完善和方便、健身和体育俱乐部到处都有、体育广告是整个广告业中的重要一支、各种体育赛事不断、电视中体育节目的比赛实况直播和播出的节目之多和时间之长、体育作为个人行为和以市场化和商业化形式进行的运作,就可以看到体育在美国是一个巨大的产业,即使在经济萧条时期,在体育上的消费也是不降而升(与好莱坞的电影产出和消费一样)。这种不是政府行为、不受政府官员意志支配或转移的体育事业和产业是可持续的,具有广泛的群众基础。
       美国运动员包括其最优秀的运动员产生于真正意义上的“草根”性体育活动(在中国叫“群众性体育活动”),参加奥运会的运动员基本上是业余运动员,即使有一些“职业”运动员(主要是篮球和冰球),也不是拿国家工资及不是用纳税人的钱培养出来的;而中国运动员基本上全部都是由国家办的体校、用纳税人的钱培养出来的。要说两国的不同,就这么简单。
       说到这里,还觉得有其它一些区别。一个是代表美国参加奥运会的运动员的选拔是公开和透明的:美国直到6月底也就是伦敦奥运会开幕前一个月不到的时间才举行了田径、游泳和其他一些项目的全国“奥运选拔赛”,各个项目按照比赛的结果及前3名自动进入奥运代表团,按比赛结果定论 。篮球的“梦之队”也是临时组建的。另一个是运动员家庭的参与:在伦敦奥运赛场上(以往也一样),我们基本上可以看到比赛时,运动员在场上拼搏,其家人在看台上欢呼跳跃,家庭的参与非常突出。而中国运动员则很少有家人出现在比赛的现场,我知道,许多中国运动员出生普通人家,家庭无力投资子女的体育事业,也不可能自己掏腰包出国看比赛。
       最近看了《文汇报》驻巴黎常住记者郑先生写的《西方国家的运动员都是‘业余’的吗?》一文,觉得非常误导,郑先生在西方运动员的”职业化”上做文章,似乎是对近年来国内不少人对“举国体制”的体育机制进行的批评的一种回应。可惜,郑先生显然很不了解西方社会和其体育机制,以偏概全。本文不打算批驳,就想指出,业余运动员是西方国家参加奥运会的运动员主体,即使在最商业化的美国,运动员的职业化也基本是在几个球类项目中,主要是篮球、橄榄球(美式足球)、冰球、棒球和高尔夫球,还有拳击等,基本上是与电视收视率和卖座率有直接关联的项目,其他绝大部分运动谈不上职业化。其实“业余”和“职业”不是问题的所在,美国及西方国家的体育机制是否优越则是不同的一个命题,另当别论,问题是用纳税人的钱去培养运动员的做法是否值得提倡,是否需要改革。国家养一大帮体育官员,而且从中央到地方级级如此,官办体育和用纳税人的钱来培养运动员的“举国体制”是否可以持续,是否符合市场经济的规则?中国运动员其实就是拿国家工资的“公务员”,还有行政级别,什么县团级、地师级的,在拿工资的同时某些个人还享受超级的商业利益,这在世界上其他任何国家都是没有的现象(恐怕还有朝鲜、古巴吧)。
       优秀运动员的产生和培养来自于广泛的“群众性”(草根性)体育活动和有全民较高的体育消费。把国家用纳税人的钱赡养一大批体育官员和培养运动员的大笔投入,用于在学校和基层社区建设国人自发的、喜欢的、和方便的各种体育设施,相信有了很好的体育基础设施,13亿人口的泱泱大国,勤奋吃苦的中国人还是一样可以获得较多的金牌和奖牌。
       2008年北京奥运会,中国人有了喜悦,也看到了悲哀。有人说中国金牌的“含金量“是一个金牌10多亿人民币“铸成”的,不是没有依据。如果说中国人为了实现“百年奥运”的梦想,为了洗刷“东亚病夫”的耻辱,为了提振爱国主义和民族精神,政府曾经进行了努力和投入,这在一定的历史条件下为当时所需,可以理解,但现在是到了改革的时候了。
 
                         2012-08-12 有感
 
上一篇: 奥运奖牌、人口和财富下一篇: 赤裸裸的腐败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1518)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王新民简介:
资深咨询从业者,来往于太平洋两岸。当过兵,但没打过仗;任过教,但没有去做教授;当过外交官,但没想去轮上大使;出了论著和译著,但不想做作家和翻译家;学新闻的,却不愿做“喉舌”的编辑和记者;先后在中央部委、央企和民企任过职,南北闯荡,蜻蜓点水,东西体验,感知世界。一路走来,不求什官发财,不享酒足饭饱,唯图潇洒人生走一回。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