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法律不能少了政治,看媒体并非都是真相

2013-11-05 22:12:59
分类:未分类

[按] 媒体在中国政治中,受到高度关注,既被打压,又被利用,唯一失去的是尊重。

英国对世界的独特贡献是什么?这是英国政治作家兼议员托尼莱特(Tony Wright)在一本书开头提出的问题。这本为牛津大学出版社的A VERY SHORT INTRODUCTION系列所写的小册子《英国政治》,提出了“英国特色政治”的概念(Britishness)。与一般国人理解的三权分立不同,莱特看重的英国政治中王室、传统和法治结合,认为这是英国民主的精髓。如果同样的问题问中国,当代中国对世界的独特贡献是什么?让笔者来回答的话,应该不是留学生,而是薄熙来,以及由他介绍给世界的“中国特色法律、政治和媒体三位一体”。


如果不考虑宗教色彩浓重或者非洲地区很多国家,在现代国家里,政治、法律和媒体是替代了基督教三位一体的信仰。中国是这个新兴宗教理念的巨大市场,也是最热烈的拥抱者,几乎不分官媒商媒,左派或者右派。过去一个星期,中国大陆对薄熙来的审判和微博直播,已经完美地制造了这样一个错觉:媒体是法律和政治的圣父,法律和政治在今天的中国,都需要膜拜一个像上帝那样威严却像大V一样可笑的媒体。

在中国政治环境里,在媒体并不发达时候,公审是一种政治含义极强的行为,其背后的逻辑是“公开即公正”,要将作恶者的罪行大白于天下。而今天把薄熙来的庭审记录,几乎实时地公之于众,还要加上一条“媒体即正义”的期盼。在媒体之神的谱系里,中央官媒无疑是围绕这上帝周围的加百列和大大小小的天使。在微博直播同时,某些天使也对薄熙来进行了道德上谴责,颇似古代中国衙门断案时候,三班衙役们“威武——”的呼喊。

很快,微博大V薛蛮子嫖娼被捉的新闻,给媒体这位圣父制造了一个逻辑悖论。假如上帝是全能的,他能制造一块自己举不起来的石头吗?媒体对薄熙来或者类似人物报道上,几乎是单一口径和渠道的,用词简洁到令人浮想联翩,以增进神秘和权威。然而,在审判薄熙来时候被克制压抑的情绪,在对薛蛮子的嫖娼问题上爆发了,高潮点深入到一张床上同时睡了几个人,有没有付钱这样的细节。这两种待遇的结合,就是那块石头,一块需要媒体来制造并且肩负的石头,就是叫客观公正,或者说新闻专业主义。这块未成形的石头,至少已经困惑了中国大大小小的媒体天使,还有他们神秘存在的上帝,那个最高层最神秘,也最抽象的媒体,至少个十年了。

对于要这块石头的媒体来说,新闻专业主义,这个舶来的美国新闻神,已经遭遇到了现实赤裸裸地挑战,比如,大V诸神形态,《南方周末》在技术上不足以专业的尴尬。对于有可能制造这块石头的上帝来说,这是违背自己传统意识形态的要求,但他没有否定这个要求的勇气,因为这将证明自己的“不能”。

毛泽东曾经批评小说《刘志丹》,用小说反党,是一大发明,由此牵连出以习仲勋为主的“西北反党集团”。现在要用中国的媒体来主持中国的正义,笔者认为这不是什么发明,而是世界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奇迹。只谈法律,以至于让政治这个古老的行业失去了生存的空间,这是一个社会失去了协调和发展的机制。在一个法治社会里,政治与媒体的形态是什么样子?这应该是薄熙来审判引发的问题。政治环境和制度不成熟,媒体都是徒劳,政治还是要讲,而且更加公开的讲。这场历时五天审判之后,在中国媒体这尊大神能力范围内制造的结果,大概还是,让媒体的归为狗血段子,让政治的更加有斗争手段,让法治的更加没有判断力。

上一篇: 少了薄熙来的毛主义,没有反对派的…下一篇: 不列颠的香港情结,大中华的外交红…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50)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曾飚简介:
英伦在线(TalkTone)智库,主要从事英国公共政策和中英关系分析。 网址 www.talktone.org.uk email: zeng.biao@talktone.org.uk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