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直法官的忧虑——一封来自法官的信

2010-08-26 09:38:55
分类:未分类
  正直法官的忧虑
   ——一封来自法官的信
 
 
   [小文《过度调解无异于饮鸩止渴》对时下狂热的“调解优先”提出了质疑,一位已经有二十年左右“法官龄”的法官朋友给我写了一封信,流露出与我相同的忧虑。现在以调解为主要手段、以“摆平”为宗旨的司法后患无穷,我所接触到的法官鲜有赞同者,当事人对费时耗力的强制调解也是深恶痛疾。我们常常说“听众民意”,在司法的根本方法与取向上为什么对民意置若罔闻?来信经征得友人同意,纠正了几个笔误后照录于下。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将名字隐去。]
 
 
   < wind_code_1 >
   众法庭比赛零判决
 
   < wind_code_1 >
   调解还是判决?
 
 
   周老师:
   你好,我是´´。最近一切好吗?
   看到您博客上文《过度调解无异于饮鸩止渴》,非常有同感。一段时间以来,对于法院系统过于强调调解率的问题,我也是忧心忡忡。我以为,适度的调解,在坚持自愿、合法的前提下,可以提高司法效率,化解社会矛盾。但是,过度地提倡调解,甚至对调解率提出指标,很高的要求,必然会产生严重的问题。现在我了解,南通有的法庭,调解率已经达到95%以上。河北廊坊法院,调解率达到75%以上,我们单位有人去学习,他们说,为了调解想了一切方法,你不同意调解,我就不判,逼着你调。刑事附带民事案件,也强调调解率,那就是开价格,如果你同意调解,据说在我们这里要判到死缓的,那里可以十三、四年就了事,一切为了实现调解率的提高。如你所言,河南那个不讲法理的院长,在他的提倡下,法庭提出了零判决法庭。事情已经走向极端!
   我自然不能脱离我国的国情,以及现阶段的实际情况。实际情况是,由于近年来我国的畸形快速发展,引起利益的大调整,大的重新分配,而且在发展过程中,勿庸违言,存在许多不公正的地方,这就引起社会矛盾的激增,从量到严重程度都很令人担忧。我们国家现在的处理方法,当然极立要化解这些矛盾。而在社会大众的心态已经普遍变异的情况下,作为高层,从宏观上而言,最大的目标当然就是要化解矛盾于无形,而不是辩明是非曲直。其手段必然是强调调解,处理信访,则也是由于不想改变(也无力改变)现有发展方式,而采取“糊墙”模式。所以,从党委政府而言,他们当然会从宏观上要求法院,加强调解,更多地用和解的方式来化解矛盾。但是,事情并不如此简单,这带来太多的问题:
   一是,现在的硬调解,逼人家调解。势必造成新的矛盾,新的人心不平。对于一些事实清楚,是非明白的案件,硬要调解,就是逼权利人让步,让无理人占便宜。就是让法律、规则无效。其后果不言而喻。
   二是,硬调解,一直是滋生司法腐败,或者说是司法腐败的一种表现方式。一方托人过来了,或者一方买通了法官。明明要输的官司,法官就帮着你硬去压对方,被压者苦不堪言,明知是腐败,但现在在大环境下,还说不出来理由。在山东,如像有几个法官就是在硬调解中受贿出问题了。
   三是,调解这种东西,实际上就是吓哄骗,以将来不一定胜诉,对方找的关系比你硬,胜诉了,你在执行时还要找人托法官,存在很多不确定性等等为由。来压有理一方。这样,调解达成了。法官受表扬了。规则呢?矛盾呢?法律呢?却越恶化、异化!
   我一直觉得,我们国家在确定财政政策时,非常慎重,有分寸,比如现在是“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因为国家知道,对于货币政策是要把握好度的,过于宽松同样会出问题。那么,我们为什么不能提一下,适度提倡的司法调解呢?
 
   祝:
   身体健康!
   学生´´´
 
上一篇: 为全中国的二奶学生辩护——如果…下一篇: 法官的理想人格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8457)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周永坤简介:
    苏州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研究方向为法理学,兼及宪法学、行政法学。     主要著作:《法理学——全球视野》(法律出版社已出三版)、《规范权力——权力的法理研究》(法律出版社2006年版)、《论自由的法律》(山东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宪政与权力》(山东人民出版社2008年版)、《公民权利》(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