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一个地球,我也不住北京

2011-11-03 16:25:40
分类:未分类
  
 
   给我一个地球,我也不住北京
 
   前几天去了一下北京,在中国政法大学作了一个小范围的讲演,顺便在北京逛了逛,也觉得不错。不错是不错,不过说心里话,我不喜欢北京,更不想住在北京。
 
 
   一是北京太大,从中心城区到北边几十公里的昌平,沿途高楼林立,未见间断。气派是气派,不过,城市太大带来诸多不便,其中之一便是难以容忍的堵车。我到植物园去玩,堵在路上的时间竟然大大超过了欣赏美景的时间。我对同行的小张说,我公布一个治疗“急性子病”的独家秘方:到北京来体会堵车,要不了一个疗程(一个礼拜),保管药到病除。
 
 
   再就是北京的污染了。我在的几天,正好赶上大雾,尤其是30日、31日的“大雾”简直令人窒息。其实那不能叫“雾”,而当称“霾”,空气中的微粒过多是其主要成因,而此微粒对人体的危害极大。科学家说,此种浓雾含20多种有毒物质影响健康。人们常说北京的空气质量有了提高,但是有研究显示,大气悬浮物中对健康危害最大的是直径小于2.5微米的颗粒。按照这个监测标准,那么北京市的空气质量是否有了很大的提高就要打一个问号了。正好听说政法大学一位正当盛年的知名教授最近不幸罹患重症,更加深了我对北京的敬畏。近年来我蜇居苏州,以博客自娱自乐,对苏州的环境颇有微词,但是与北京一比,苏州真的是“天堂”了。难怪北京的一名著名马克思主义理论家要在苏州的金鸡湖畔“弄”一个别墅,身体一有不适,就来苏州“讲课”了。
 
 
   还有是北京的贫富差距,这虽然是中国的通病,不过北京的鸿沟似乎更深。一个表面的感受就是,超豪华的宾馆、酒楼遍地都是,但是老百姓吃饭的地方却是肮脏不堪。一天中午我选择了一个民众饭馆,也算蛮大的,外表也还光鲜,但是桌面油腻不堪,更难以接受的是,与大堂连在一起的厕所实在无法下脚。
 
 
 
   不过,北京自有北京的优势,否则北京怎么“大”得起来?人们之所以趋之若鹜,自有它的理由。如果30年代的上海是“冒险家”的乐园,那么,现如今的北京就是“权力者”的天堂。听说有权者一掷万金不足为奇。当然,钱是不用自己付的,那是投桃报李的买卖。这里有“富对贵”的交易,也是“权权交易”。一个外部标志就是或明或暗的“驻京办”,那是公然拿国家法律不当回事的地方。我不是研究历史的,不过我猜想,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驻京办”这样的建制,因为那是公然对权力的收买。最后,因为权力极大的消费能力,也吸引了大量为了生存谋食的劳苦大众。这就作成了北京的大,及北京特有的政治社会生态。
 
 
   虽然说北京遍地黄金,那也是有代价的,其中一个代价可能是生命。有什么比生命更可贵?有人说是自由,信然。不过那是指人类而言,如果是指个体,生命没有了,自由还有何意义?因此,我的结论是,即使给我一个地球,我也不会选择居住在北京。但愿不要把这理解为“酸葡萄”心理。有人说北京是“宜居城市”,不知是谁宜居?
 
 
上一篇: 永坤推荐 中美空军联队痛击日寇…下一篇: 司法野史:中国的立案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10388)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周永坤简介:
    苏州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研究方向为法理学,兼及宪法学、行政法学。     主要著作:《法理学——全球视野》(法律出版社已出三版)、《规范权力——权力的法理研究》(法律出版社2006年版)、《论自由的法律》(山东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宪政与权力》(山东人民出版社2008年版)、《公民权利》(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