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江水污染——政府为何总是“迟到一步”?

2012-02-06 15:51:39
分类:未分类
  

 
   
镇江水污染——政府为何总是“迟到一步”?

   

 
   
     刚刚收到友人来信,谈起镇江“疑是水污染”,录于下:
   

 
   
2012年2月3日晚,突然发现刚烧开的水有一股浓浓的异味,像是沸水浇在皮上所散发的焦味。一开始以为是电热水壶出现了问题,把水倒了重烧了两次,依然如故。便去询问对门邻居,谁知他们也发现同样的情况,始怀疑水质出现了问题。但已近深夜,只能将“焦水”强咽下肚。2012年2月4日下午三点二十四分,突然收到一条短信:
   

 
   
“经市疾控中心监测,市自来水厂及主城区管网水质已正常。因部分管网末梢水滞留,市民在使用中如发现有异味,建议先排放3-5分钟。水质监测情况及时公布。(市政府应急办——详情可咨询12345)”
   

 
   
收到短信后情绪再度紧张,一是现在已确认昨晚发生的异常不是一家一户的问题;二是怀疑在收到短信以前水质是否正常,不正常的原因什么,异味到底源于什么物质?于是马上打12345咨询,得到的回答是:
   

 
   
说是由于这几天镇江气温下降,水温也随之下降,作为消毒剂的氯气加入自来水中后,与水的反应变缓。为了达到灭杀细菌的效果,水厂一般会提升氯气的投放量保证水质安全。而自来水从水厂到居民家里的输送过程中,水温会因为管道运输而升高,氯气也会从自来水中溢出来。大家闻到的就是溢出来的氯气味。
   

 
   
听到此解释,邻居小两口还是很焦虑,他俩刚在佛前烧香许了愿,祈盼今年能带给他们一个健康的宝宝,于是约我一起去购买纯净水。赶到超市,眼前的情景让人吃惊,矿泉水早已被抢购一空,但闻消费者议论纷纷:有人追问本地自来水的源头,如果是长江水,长江水还能喝吗?有人说如果连平时的饮用水都有问题,这样做已超过了基本的道德底线;乐观派则揶揄道,如果有毒,早就死了,现在我不是活得很好吗?悲观者则说,生死由命,人总有一死,个人能有什么办法呢?
   

 
   
目前水已没有强烈的异味,感觉已恢复到以往的“正常”,但市民心灵上的担忧与焦虑还在继续。
   

 
   
2月6日
   

 
   
种种环境灾难在中国不能成为新闻:因为太多了,大家已经麻木。比如我的家乡张家港,由于苏州化工厂“移民”,沿江大片黄金土地已经不适合人类居住。日前有消息说,老家所在的镇正在造一批拆迁房,以安置从沿江过来的环境难民兄弟。我所不懂的是,为什么这些消息的透露政府总是落后于老百姓?你看,先是友人“自我检测”出了问题,而后政府发来信息,解释一番。真的让人高度怀疑那样解释的可信性。
   

 
   
再说柳江镉污染,有网闻说政府隐瞒不报。官方新闻马上出来“辟谣”:18号听到消息后马上就通告社会,而且有18号、19号的报纸为证。但是这些官员和“驭记”不知,网上的消息是15号就传出来的。人们不是质疑18号不报告,而是质疑15号为什么不报告?可见官媒故意混淆视听。等到18号政府发布消息时,老百姓不知喝了多长时间的“镉水”了——因为污染发生必早于网民发现,以致一些儿童出现急性镉中毒症状。
   

 
   
我没有别的奢望,只希望政府发现了环境灾难后能及时告知大众,这可涉及人的生命与健康呵!不是天天唱“以人为本”么!不要用癌肿甚至人的尸体来填高自己的“顶子”。况且,及时公开灾难信息也是法律苛以政府的义务,怎么没有看到一个地方追究“迟报”的法律责任呢?可见法律与司法有严重的问题,甚至可以说,中国的司法已经被他项权力挟持,失去了维持法律尊重的能力。
   

 
   
 
   

 
   
上一篇: “不按法理出牌”的大法官又发宏…下一篇: 吴英案呼唤集资非罪化和金融业市…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11312)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周永坤简介:
    苏州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研究方向为法理学,兼及宪法学、行政法学。     主要著作:《法理学——全球视野》(法律出版社已出三版)、《规范权力——权力的法理研究》(法律出版社2006年版)、《论自由的法律》(山东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宪政与权力》(山东人民出版社2008年版)、《公民权利》(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