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吴家麟教授授课二三事

2017-05-27 10:03:32
分类:未分类

忆吴家麟教授授课二三事

——悼念著名宪法学家吴家麟  

从网上得知我国宪法学泰斗级人物吴家麟先生离世,不胜哀痛。当年先生上课时的形象久久萦绕于心,聊发二三语,以志纪念。

我认识吴先生并有幸接受他的言传身教是在1982年。那年我刚刚大学毕业,到教育部举办的“法学概论师资训练班”受训,地址在当年的北京师范学院。那个培训班虽然只有半年,但对我这个“半路出家”的人来说非常重要,当年的法律常识就是在那个班上接受的。班上授课的老师都是当年各个学科的“首席”,例如法理学的沈宗灵、刑法学的高铭暄等等,吴家麟先生好像是路过北京给拉来作的宪法学讲座。那时给我们上课、作讲座的有几位是像吴家麟先生那样的右派,我的感觉这些老先生特别豁达开放,只有非凡的感染力。一位同样做宪法学讲座的右派王先生讲了这样一个故事。反右的时候,青海的一个国有牧场有24位党员,按照当时的右派比例摊到一名任务——必须有一名右派。党支部会议开了两天,一个也没有找到。最后,一位老牧民、文盲党员自告奋勇地说:现在党有困难,需要一名右派,没有人愿意,我来吧!结果支部会一致同意,他就是右派。第二天一早,组织上立即把他扫地出门,他不明就里,连声质问: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最后他被转到了右派改造的地方。

开始我并不知道吴家麟何许人也,上课以后才知道他是大名鼎鼎的右派,1949年以后第一本中国宪法学著作的作者。吴先生当时正当盛年,满面红光,上课时激情满怀,逻辑严密,尤其是他的声音,那真正是声如洪钟,声振屋瓦,而且充满磁性。先生讲课的一大特点是结合具体事例或生活常识来讲解宪法,使人难忘。有几个片段至今仍然铭记于心。

为说明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与法律的关系,先生回首指指后面的黑板说:“黑板面前人人平等”,从逻辑上说,当然是先有黑板后有平等,所以要先制定法律,然后才有平等。在讲到妇女权利受侵犯时,他说,到现在,有的地方男人还有这样的口头禅: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可见中国妇女地位不容乐观。在讲解民族自治权的时候,他引用了他碰到的一个事例。一些M族干部在开会时对H族干部说,现在是我们当家,你们做主,我们当家就像是贾府里的袭人,掌管着贾府的钥匙,开不开箱子,拿什么东西,由贾母说了算。

最给我震撼的是先生亲历的一件事。先生说,当年打成右派下放劳动,白天劳动,晚上接受批斗,完全不讲道理,也不让反驳。一次,他远在香港的丈母娘听说他下放劳动,不放心,千里迢迢从香港到下放地来看女婿。适逢那天他在挑大粪,丈母娘看了很心疼。当天晚上他被批判,批判的理由竟然是他”丢社会主义的脸“。批判者说:你明明知道资本家要来看你,去挑大粪,成心让人家看到社会主义让大学老师挑大粪,这不是出社会主义的丑么?讲到这里,先生高声说:天哪!明明是你们安排我去挑大粪,我能不去吗?这样批判不合逻辑么!

现在,先生已经西去,远离了人间苦难,不知是见了马克思还是上帝,抑或佛陀,我相信,先生不会再碰到如此蛮横无理的事了!安息吧!先生!


上一篇: 宗教自由和信仰自由(摘要版)…下一篇: 中国宪法中“人民”概念的变迁与…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0)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周永坤简介:
    苏州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研究方向为法理学,兼及宪法学、行政法学。     主要著作:《法理学——全球视野》(法律出版社已出三版)、《规范权力——权力的法理研究》(法律出版社2006年版)、《论自由的法律》(山东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宪政与权力》(山东人民出版社2008年版)、《公民权利》(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