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自由宪政的胜利不必失望——台湾“除三害”三十周年有感

2017-08-10 14:41:02
分类:未分类

——台湾“除三害”三十周年有感


1987年,台湾解除戒严、解除党禁、报禁,至今三十周年了,对这段曲折的中国宪政史当认真研究。

抗战结束第二年——中华民国35年(1946年)12月25日国民大会通过了《中华民国宪法》,36年(1947年)元旦公布,同年 12月 25 日施行,这是中华民国通过的唯一一部正式宪法。但其时国共两党已经开战,宪法只能停留在纸上。“宪法实施”不到半年,国民大会制定《动员戡乱时期临时条款》(1948年5月10日公布实施),该法规定在所谓“动员戡乱时期”,“临时条款”优于《中华民国宪法》适用,宪法的实际效力充其量也不到一年。从“临时条款”颁布到1949年底,中华民国政府又陆续颁布了一系列相关管制法令,例如:《戒严期间防止非法集会结社游行请愿罢课罢工罢市罢业等规定实施办法》、《戒严期间新闻杂志图书管理办法》、《惩治叛乱条例》等,宪法权利、特别是公权利几至完全“冻结”,宪法实际上已经死了,宪政便无从谈起。1949年国民政府败退台湾,台湾省政府主席兼台湾省警备总司令陈诚于1949年5月19日发布《台湾省戒严令》(正式名称为《台湾省政府、台湾省警备总司令部布告戒字第壹号》),宣告自同年5月20日零时(中原标准时间)起在台湾省全境实施戒严。自此,台湾就成了不折不扣的“民国羊头”下的“专制狗肉”,政府实行党禁、报禁,其中党禁最严,敢于组党者大刑伺候!

1987年,蒋经国先生以总统令的形式宣布同年7月15日解严,这意味着恢复宪政秩序。如果从宪法公布的1947年起算,正好30年!自此,台湾开始走上了民主法治之途。在这一制度下,公民可以自由结社,包括组党。截至2015年12月,台湾登记在册的政党有291个,单单“共产党”就有三个。公民可以自由办报,实行言论自由,曾经被尊为神的孙中山、蒋介石等人从此人皆可骂,甚至蒋像可以被砸,国民党更是被骂得狗血喷头。1996年3月20日,台湾成功举行了历史上第一次正副总统直选,2000年,原来的反对党胜选,实现了政权在政党间的和平更迭,国民党自甘落败成为反对党。自此,台湾的民主宪政趋向常态化,为全球提供了一个由专制政体和平转轨为宪政政体的榜样,为专制传统最丰厚的中国人长了脸。

台湾的宪政转型当然是非常复杂的“多因一果”现象,在这诸多的因素中,我想经国先生的个人品格与大智大慧是不可或缺的。专制制度和平走向民主至少需要上下两个因素的合力:一个开明的、以民主自由为信仰的集权者,加上社会的民主抗争,这两者缺一不可。

从民主社会的起源来看,人类早期社会其实专制是常态,民主是非常态。想想古代社会只有希腊产生了民主制度,而其他地方的制度则无一例外都是专制的这一事实,就一目了然。专制其实是家长制合乎逻辑的发展,而民主制则是家长制“不合逻辑”的变异。

希腊为什么变异出了民主制?因为出了个一方面自己追求自由,另一方面又同样看重他人自由的冒险家忒修斯国王。这个“人神”结合的怪物从他老子手里继承了王位后,竟然给自己戴上锁链——制定了宪法,并且“说服”老百姓建立了雅典议会,也在他当政的时候成立了雅典最高法院,限制王(自己)的权力。他对雅典人说,我只在打仗的时候是你们的国王,平时我愿意同你们一样成为法律下平等的一员。有权人的本性是提着权力的笼子到处抓人,有几个自愿钻到笼子里让别人修理?这不是“逆天”么?所以我说,民主制度的产生是个例外,是个偶然,福山的“历史的终结论”实在是当不得真的。不过,自从民主制度产生以后,它对专制的比较优势是显而易见的,依优胜劣汰的自然律,民主必然逐渐成为人类的共同选择,因此,对于民主制的胜利持悲观态度是大可不必的。事实上,除了有像经国先生、苏联的戈氏、不丹的老国王吉格梅·辛格·旺楚克本那样的大智大勇者外,追求自由是人的天性,有谁愿意甘当奴隶而不愿意成为自由人?况且,如果当权者死守希特勒的教条,其结果也是一望可知的。因此,我乐观地认为,民主的潮流是不可逆转的。试看未来的世界,必是自由宪政的天下!(海魂)

上一篇: 中国宪法中“人民”概念的变迁与…下一篇: 古人不修本朝史的智慧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51)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周永坤简介:
    苏州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研究方向为法理学,兼及宪法学、行政法学。     主要著作:《法理学——全球视野》(法律出版社已出三版)、《规范权力——权力的法理研究》(法律出版社2006年版)、《论自由的法律》(山东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宪政与权力》(山东人民出版社2008年版)、《公民权利》(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