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不修本朝史的智慧

2017-08-10 14:42:09
分类:未分类

从班固修《汉书》开始,中国学界就形成了一个习惯或传统:一个朝代的正史要到这个朝代灭亡了以后再修。《旧唐书》修于五代的后晋,《新唐书》更是在宋仁宗时才开始修的。原来我不理解,为什么要到“时过境迁”了再去修?当代史不是更真实吗?现在我知道了,原来这是中国学者在专制下的智慧,事实上是逼出来的,没有办法。

现在想想,这样做起码出于以下三个理由:一是为了真实,因为本朝的许多事是见不得人的,必须“避讳”,避讳就必然失真,你要是照录今上的糗事,那肯定遭屏蔽。即使老皇帝死了,他的儿子、孙子在,你揭他祖宗的老底,“今上”岂能容你?二是为了客观的评价。俗话说,距离产生美感。评价都具有主观性,完全客观的评价是不存在的,但是,尽可能客观的评价却是学者的责任。如果你厕身其中,难以从“外在”的观点去评价,便失去了客观评价的基础。且在专制制度下,你的评价必须合今上的口味,否则就会犯忌。三是为避祸,这可能是最主要的。如果你要坚持学者的底线,“秉笔直书”,不要说印不出来,弄不好吃饭的买卖就没有了,起码像司马迁那样,生儿子的买卖没有了。所以,在中国,当朝史是写不得的。

不过还是有一些心有不甘的人想写、或者正在写当朝史,这是吃力不讨好的事。不过,我对他们表示敬意!知其不可而为之,岂不壮哉!我的一位朋友就已经写就了“严打史”,虽然出不了,但是为人类记下真相,总是善事。我希望有更多的人写镇反史、土改史、反右史、大跃进史、四清史、文化大革命史、改革开放史……因为人类不仅要从自己的经验中学习,更人从同类的经验中学习,史是“类的经验”,真确、客观的历史著作,是人类进步的重要支点。


上一篇: 对自由宪政的胜利不必失望——台…下一篇: 没有了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56)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周永坤简介:
    苏州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研究方向为法理学,兼及宪法学、行政法学。     主要著作:《法理学——全球视野》(法律出版社已出三版)、《规范权力——权力的法理研究》(法律出版社2006年版)、《论自由的法律》(山东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宪政与权力》(山东人民出版社2008年版)、《公民权利》(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
执行时间: 【0】:56.8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95904【1】:57.8毫秒==Blog_blog_CircuitModel_95905+1【2】:85.5毫秒==TopicLogic.logic.php4131435+1【3】:101.2毫秒==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