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政的现代转换

2018-02-11 15:01:03
分类:未分类

德政的现代转换

[按  德治法治是时下法学伦理学交叉研究的课题,似乎很热。我在这方面也有所关注,不久前我在常州大学举办的“江苏省法理宪法年会”的小组会上有一个5、6分钟的发言,下面的文字是根据发言整理而成。]

“法治德治”的研究中存在一系列的问题,比如:乱造概念,导致概念不清与混乱,特别是概念体系的失序。在原来的概念体系中插入了一个新的概念,这个概念是否与原来的概念体系在逻辑上讲得通?在法治入宪后的2000年提出“德治”就是这样一个问题。推而广之,将中国古代的政治法律概念不加甄别地运用到现代政治法律话语中,都有这样的问题。其他的如:国家,治理,法治,法律,司法,调解等等。

我写过一篇文章:《德法并举评析》(发在《法学》2017年第9期),对法治、德治、礼治、德政等概念进行过概念史的社会学分析,就想试图解决这一问题。我对先秦儒家经典梳理的初步结论是:儒家本身并没有提出德治,德治是法家强加给儒家的。德治是法家理论的起点,也是他们反驳儒家的一个基点,商鞅将儒家思想归结为德治,而后论证德治之行不通,甚至指责德治残忍。其实这是对儒家思想的歪曲。儒家不讲德治,而讲德政,如果要讲“治”,儒家讲“礼治”,“德”和“礼”在儒家思想中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德”是自治性规范,“礼”是他治的规范,两者相得益彰。德政是现代法治的重要传统资源,而不是德治。但是在汉代以后,德治也偶尔被肤浅的政治家或学人所用,不过,其语义实为“德政”。清末立宪法治引入以后,德治基本没有人提了,民国时期,德治已经是一个负面的概念,被知识分子所抛弃,只有一些政客及其附庸还在用。1949年以后,德治一度也是负面的,没有人提,因为“统治之德”与阶级斗争为纲的思想不相容,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需要斗争,需要狠,需要“秋风扫落叶”。改革开放以后,德治也基本没有人提。德治什么时候开始大量出现?2000年以后,这十分耐人寻味。

儒家讲德政,从“规则与人在治理中的权威”这个角度来看,德政就是人治——帝王之治。不过相对于血腥的法家来说,可称开明。因此,德政要为建设社会主义国家所用,应当对它进行现代改造。

如何实现德政的现代转型,用这一专制政体下的概念来为建设法治国家所用?我认为下面这几条是很重要的。

1.德政讲礼治,德政的底线是遵守自己制定的规则,因此,应当将普遍守法原则加入德政。这就是我们宪法上所讲的一切个人、政党和社会组织都必须遵守宪法法律,从司法上讲就是司法形式主义,这就是形式法治。

2.德政讲民贵君轻。对此进行改造,在治理的主客体上:变君治为民治,变治民为民治,民有、民治、民享。国家是人民的共同体,不是江山。这就是我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里面的许多东西:自由、法治,这就将德政与马克思主义结合起来了。

上面两点做起来有点难,现在能够做、应当做是第三点。

3.德政的价值基础是“仁”,爱民,可以吸收转化为:关注民生,尊重人的尊严,不能像法家那样把老百姓当畜牲,当垃圾,而要把老百姓当兄弟姐妹,甚至当父母。这就将德政与当下的现实结合起来,解决中国社会主义的问题,变某些地方的失德之政为德政。这方面主要有:(1)为政绩的强拆当克制,纳入法治轨道,违法强拆当追究责任;(2)建立全民高中普及免费制度,不能为了政绩,使小学生在零度以下在室外做作业;(3)建立全民医疗保险,特别是大病以后要有尊严地活着,使公民不需要上电视失去尊严地哀求慈善。(4)居者有其屋,建立群租规制制度,不要满足于驱逐。(5)改变特权的退休制度,使所有的老人都过上有尊严的生活,不要让7、80岁的老人靠捡垃圾为生,作扶贫秀。(6)建立合理的税收制度,特别是建立合理的税种与税率,改变重税之政。

上一篇: 《晋书·刑法志》中的司法形式主…下一篇: 闲聊法治德治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7)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周永坤简介:
    苏州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研究方向为法理学,兼及宪法学、行政法学。     主要著作:《法理学——全球视野》(法律出版社已出三版)、《规范权力——权力的法理研究》(法律出版社2006年版)、《论自由的法律》(山东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宪政与权力》(山东人民出版社2008年版)、《公民权利》(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