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TVB一辩

2013-11-07 10:11:23
分类:未分类

不久前,香港通讯事务管理局公布了就亚洲电视投诉无线电视(TVB)涉嫌违反《广播条例》竞争条文的调查结果,裁定部分指控成立,认为无线滥用了其支配优势,从事反竞争行为,裁定无线要即时停止有关合约条款,并施加90万元罚款。


通讯事务管理局耗费三年时间完成的调查报告,确认的指控包括:独家合约条款过于苛刻、禁止非全职合约艺人和歌手使用原声参加其他电视台的演出或宣传其有份参与的制作、限制与无线电视有合约的艺人在香港其它电视台节目说广东话。通讯局主席何沛谦认为这些独家条款令无线囤积大批艺人,又无提供其他演出及工作机会,结果扭曲市场竞争,使观众蒙受损失。


TVB认为这些指控没有根据,直言指出如果合约要符合通讯局的要求,根本难以培养出好的艺员,以后艺人素质堪忧。而其旗下合约艺人黎耀祥、蔡少芬等均认为要尊重合约精神,“既然与无线有合约,不参与其他台的演出是很正常的。”指控无理,但仍需一辩,这得从TVB的合约结构着手。


TVB和艺人签订的合约有多种,有约定每年需要拍一定数量剧集而其他时间艺员可以自己控制的部头合约,有由TVB任经理人统筹艺员所有工作的经理人合约,这种合约包含底薪,在无线拍剧还会按剧集集数计算报酬,另外无线作为他们外接工作的经理人会从中抽成。而2003年更增加了代理人合约,没有固定月薪,但TVB作为艺人代理人,会争取其他在外的演出机会。


这三种合约模式,显然对象是不同的。有些艺人早已成名成角了的,TVB直接和他们签订合约,按照剧集计算报酬。这如同一块已经加工好了的玉石,有市价,直接市场交易即可。这些合约相对简单。代理人合约也相对简单,TVB为艺人做代理,就是中介,收取协议费用,不会有什么纠纷。


关键的是经理人模式,这种合约结构相对较为复杂,而这次被指控的也正是这种合约的一些规定。签订经理人合约的艺人,一种是TVB从新人开始长时间培养出来的,另一种是希望留在TVB由其安排一切的艺人,这种合约会获得更多的主持和演出机会。而那些希望有更多时间去其他地方演出发展的艺人,显然更偏向签订代理人合约。


甄选新人需要眼光,甚至如同赌石,开来出的料子不行,则前功尽弃。因此,合约条款会有更多的约束,期限也会更长。比如要顾及艺人的公众形象,甚至有些貌似苛刻的条款,如规定衣着、发型,限制艺人在某个时期内拍拖等。曾任无线高层的陈志云就曾经说过,现在对艺人管理殊为不易,媒体环境大不如前,培养艺人很困难。除了培养表演的才能外,还要顾及他们的内心素质。


另外的是经理人合约有底薪,对艺人有约束是非常正常的,比如不能参与其他电视台的节目,不能未经批准参加其他演出。这次通讯局指控说其禁止艺人原声参加其他电视台节目就是一例,因为TVB主要市场在香港,禁止原声参加其他电视台节目,和企业不允许职员去竞争对手处兼职是同一道理。


我们不能只看到一个渐有知名度的艺人抱怨合约对他的约束,同时也要看到另一方为把他“捧红”所付出的代价。如果只允许艺人们签订部头合约,演了多少剧集收多少钱,TVB当然就没有动力花费巨大财力物力培育他们了。那样,会有另外培育艺人的机构,新人自己花钱去接受培训,自己找演出机会,TVB再和他们中某些人签约。


这种模式显然并非市场所需,因为TVB需要什么类型艺人,他们自己最为清楚。合约是市场交易的结果,禁止一揽子的长约,实际上就是拒绝节省交易费用的合约安排,导致双方受损。虽然时有关于艺人合约纠纷的报道,但更多艺人对这个平台是趋之若鹜的,甚至不少成名艺人也会签订经理人长约,那是有更多出境机会,有利于个人租值增加,如同国内艺人打破头也想上春晚一样道理。


香港蕞尔一岛,却曾经产出过无数影视界华人巨星,这并非偶然,而是政府数十年奉行积极不干预政策带来的经济繁荣的副产品,这次通讯局对TVB的指控,是自《广播条例》竞争条款生效以来广播业反竞争行为调查首宗成功指控。它所反映出的并不是艺人得到法律保护避免被强势电视台剥削,而是商业环境和市场精神的江河日下。比较今昔,焉能不令人唏嘘?(原发接力)

上一篇: 为“第一口奶”鸣冤下一篇: 重谈后发优势和劣势之争…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0)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江小鱼简介:
铅笔经济研究社理事。研究领域涉及经济学及诗词写作学。推崇自由市场制度,倾向保守主义,素厌乡愿、民粹,坚信个人主义是自由主义前提和根本。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