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必须“保增长”?

2012-07-25 00:28:29
分类:政经评论
最新的经济数据表明,中国经济出现了欲振乏力的迹象。到5月份为止,经济已经连续5个季度趋缓。企业用电量、出口交货值、铁路货运周转量增速持续回落。财政收入增幅也比较明显地下降。一些敏感的新闻记者,已经在其报道中用“贫血”来形容目前中国经济增长所面临的局面了。
 
 因此毫不意外地,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5月下旬的讲话中正式提出要“稳增长”。实际上,中国政府的各个部门已经默默地,但迅速地在行动了。近日来,发改委高效率地审批大型基建项目,政策制定者在宣布鼓励民间资本进入能源、铁路、银行业等要害部门的新三十六条,中国人民银行则在前天宣布降息… …和3年前为对付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所推出的“四万亿”大规模刺激计划相比,目前的经济扩张政策的主要思路仍然是通过注入资金拉动经济,但是政策手段和组合显得更加多样化。这当然反映了政策制定者驾驭经济水平的提高,也更反映出主政者拉动经济增长的迫切心理。希望拉动经济增长是不奇怪的,全世界的政府或多或少都有这样的心理和激励。但在中国,“稳增长”有自有它的深刻含义。
 
 一般认为,北京当局之所以把保证一定的经济增长速度放在经济工作的重要位置,是出于合法性和保持社会稳定的考虑。自1978年开始经济改革以来,实现一定速度的经济增长,一直是党证明自身的优越性的最直接的方法和手段。而在维稳任务已成为高层所关注的焦点的今天,一定的经济增长速度的重要性似乎更是不言而喻。显而易见的是,如果没有经济增长所带来的馅饼,民众的不满意程度会上升,维稳会变得更困难。
 
 把经济增长看做是保持合法性和社会稳定的必要条件,实际上是从统治精英和广大民众之间关系的角度来看问题。没错,这种官民关系的确很重要。但这种思路却忽略了中国精英政治的本质特点。实际上,所谓季氏之忧,在萧墙之内而非萧蔷之外也!保持一定的经济增长速度,同样是维护统治精英之间和谐关系的不可或缺的前提条件。并且只有从这一点出发,才能真正理解为什么北京当局如此热心于“稳增长”。
 
 道理是显而易见的。从执政党的历史来看,历来对党造成重大威胁的,从来不是由下自上的社会不满和抗议,反而是党内精英间的矛盾激化与争斗。从50年代到60年代的各种路线之争,到文革,到80年代计划还是市场的争论,再到前不久才出现的重庆事件,每次让执政党伤筋动骨的冲击,都是由党内矛盾积累到一定程度后爆发所带来的。社会底层的不满和骚乱,当然也不是那么让人放心,但只要党内精英保持一致,强大的国家专政机器就足以对付各种分散的、局部的突发事件。这并不是中国所专有的现象,实际上近年来政治学的研究表明,自二战以来,对全世界各个统治集团造成现实威胁的,最主要的是来自于统治精英间的内部争斗而不是民众的抗议。
 
 对中国而言,自从毛和邓去世后,强人政治现象实际上也随之而去。目前执政党内部的团结,很大程度上已经无法靠纯粹的意识形态和领袖的个人权威来维持,而只能通过对经济增长所带来的经济利益在政治精英间的分配来不断巩固。实际上,改革开放以来不仅仅是普通民众受益很大,最大的受惠者就是掌握政治权力的政治精英,因为他们是对最稀缺的经济资源的直接分配者。正是因为对这一巨大经济利益的分享,党内精英的互相妥协和支持才能够在改革开放以来(尤其是90年代以来)表现得相当具有弹性。因此,经济增长不仅是执政党优越性的体现,更是保证其内部团结的必要条件。一旦经济增长速度放缓甚至下降,直接经济利益会遭受相当损失的实际上是党内精英及其支持力量。实际上,目前中国所面临的许多急迫的经济问题(例如政府债务、房地产、环保新能源产业),基本上都和这些势力的经济利益直接相关。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即是这种情形的生动描述。换言之,经济形势越不乐观,则对政治精英的利益冲击就越大,对维护党内团结也就越不利。显然,这是中国经济增长政治经济学的核心问题。
 
 既然“稳增长”是执政党目前经济政策的优先目标,那么目前的刺激政策是否以及会在多大程度上有效呢?其作用对经济长期增长究竟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呢?笔者将对这些问题逐一进行分析。
 
上一篇: 国有经济的迷思下一篇: 中国民营企业家的政治生存术…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473)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章奇简介:
北京大学经济学博士,中国科学院农业政策研究中心博士后,美国西北大学政治学系博士。现为复旦大学经济学院中国市场经济研究中心副教授。 从事有关中国政治经济学、经济政策、民营企业商业环境,以及地方治理和村民自治方面的研究。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