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文重贴: 三次历史事件的经验教训:苏伊士――金门――朝鲜

2013-02-14 11:00:44
分类:政经评论
2006年的旧文,重贴上以志朝鲜核试验。
 
 三次历史事件的经验教训:苏伊士――金门――朝鲜
 
  2006-08-23 02:51
     7月初朝鲜试射导弹,东北亚的紧张气氛陡升。事件余波未平,日前又传出消息,说朝鲜准备在近期内进行地下核试验。不管这一消息是否确实,从90年代开始成形的朝鲜核危机使许多人中朝关系的走势开始重新审视,对中国应该如何应对此类事件提出了诸多见解。但似乎很少有人注意到就事件发生的国际背景、当时所造成的冲击、以及事后所产生的后续而言,朝鲜半岛所发生的这一系列真真假假的舞台剧不过是在很大程度上重复历史罢了。重温历史,回味隽永。
 
 在诸多历史事件中,有两个应该值得我们的特别注意,1956年的苏伊士危机和1958年的金门危机。尽管这三次危机的起因不尽相同,它们对盟友关系的冲击,对今后国际局势的影响和预示,却是大同小异的。
 
 苏伊士危机中,英法两国和以色列合谋入侵埃及,所有的事前准备不仅对国内有关机构实行保密,对英法的最主要的盟国美国也极尽欺骗之能。直到入侵行动开始,当时的二战英雄,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才发现自己一直被蒙在鼓里。在金门危机中,中国一直没有把自己准备在台湾海峡准备采取的行动通告自己的盟友苏联。金门炮战开始后,赫鲁晓夫很紧张中国人到底想敢什么――他十分害怕苏联被中国卷入同美国的冲突,直到老毛向他保证不会把苏联拉下水,赫鲁晓夫才大方地发表了一份外交声明,警告美国不要对中国轻举妄动。在朝鲜核危机中,朝鲜也成功地隐瞒了所有人,包括大家都认为是朝鲜事实上的盟友中国。据说中国的高层人士在访问美国时告诉美国人,“我们也是看了新闻报道才知道朝鲜试射了导弹”。所有的危机中,教弱小的盟国总是想隐瞒他们的行动,总是想欺骗他们的主要盟友,而不管这个盟友对他们有多重要。
 
 英法入侵埃及后,美国开始对这两个老牌帝国主义施加压力,入侵行动最后虎头蛇尾,草草收场。但英法两国的事后反应却大相径庭。英国从此彻底在国际上以美国唯马首是瞻,甘当昔日殖民地的二把手。而法国则开始努力摆脱美国的影响,把自己看作是欧洲大陆的领袖。欧洲共同市场(欧共体的前身)在苏伊士危机的刺激下诞生,两年后法国退出了北约组织,标志着法国欧洲路线的诞生。金门炮战过后,中国和苏联的关系更加疏远。双方口头交战接连不断,毛泽东更在1958年发动“大跃进”,试图以行动来宣示自己才是名副其实的领袖。中国对对朝鲜导弹的反应则是同意在联合国通过一份措辞进行了修改的安理会声明,对朝鲜的行动表示了实际的反对。而朝鲜则表示拒绝接受这份声明。现在他们准备进一步进行地下核试验――如果这个消息是真的话。
 
 总之,危机前的盟友关系在危机后都发生了很大改变。苏伊士危机后法国用了2-3年的事件来形成自己的独立路线,但法国和美国仍然是朋友而非敌人。金门危机后中国和苏联在数年后分道扬镳,更进一步成为敌人。稍后中国更和美国联手遏制苏联,加速了苏联的崩溃。那么导弹危机之后的朝鲜呢?他们的领导人、思路和行动和50年代的中国是如此的相似,那么他们为什么不会重复中苏关系的覆辙呢?
 
 从某个角度讲,完全重复历史似乎不太可能。许多人指出,朝鲜缺乏独立自主的本钱,它的粮食和其他战略性物资,例如石油,均十分依赖中国。朝鲜也无法向法国和中国一样,抛开原来的盟友去寻找新的替代者。朝鲜的意识形态也完全是僵化的,对其他国家没有任何吸引力。换言之,就算朝鲜对中国不满意,他也没有其他的选择。
 
 但所有这些理由都是靠不住的。美国、俄罗斯甚至日本都可能是朝鲜的替代方案。历史早已经证明在国际关系史上意识形态是最靠不住的因素之一,只要战略形式出现逆转,昔日的意识形态死敌马上就可以携手成为朋友甚至盟友。以上的备选国家名单,无论哪一个都有单独支持朝鲜的实力和潜在需求。现在所缺的,只是国际形势的突变。而后者是包括中国在内的所有国家都无法预测和掌握的。别的不说,一个新上台的美国总统就有可能全盘改变朝鲜半岛的政治生态。而朝鲜这几年的行动,更显示了他们急于寻找新伙伴的需求十分旺盛。
 
 一个若有若无的盟国的存在无关紧要,更重要的是中国对自己的盟友的实际影响力。在苏伊士危机中,美国能够成功地迫使老牌帝国主义放弃已经付诸实施的行动,在金门危机中苏联的影响就大打了折扣。而中国在朝鲜的表现,至少根据现有的公开信息而言,是不容乐观的。对盟友实际行动的控制力度往往在很大程度上预示了这对昔日的盟友今后关系的发展。
 
 另外需要记住的是,和西方盟友们相比,东方的盟友在分手后似乎更仇恨对方。苏伊士危机后的法美关系就像一对吵了架的情人,但分手后中苏、中越关系却在一定时间内变成几乎是你死我活的死局。对中国来说,如何对付朝鲜主政者变化莫测的情绪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
 
 和前两次危机相比,朝鲜导弹危机的最大特点在于所有发生在朝鲜半岛的一系列相关事件,并没有预示国际格局的重大变化。苏伊士危机正式确立了二战后新的超级大国的存在,金门危机加速了一个东方集团内部的分裂,而朝鲜半岛的危机,迄今为止还没看出它如何整合了国际势力。不过,就像大可在前面所分析的那样,如果我们认同现在朝鲜的思考和行为方式和50年代的中国并无二致的话,那么局势的发展其实是可以拭目以待的。
 
 
上一篇: 中国民营企业家的政治生存术…下一篇: 明天的会议: Fudan-World Bank W…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160)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章奇简介:
北京大学经济学博士,中国科学院农业政策研究中心博士后,美国西北大学政治学系博士。现为复旦大学经济学院中国市场经济研究中心副教授。 从事有关中国政治经济学、经济政策、民营企业商业环境,以及地方治理和村民自治方面的研究。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