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与马,共天下”?两晋王朝的权力结构与气数:几本历史著作的读后感

2016-09-16 15:36:55
分类:历史评论

最近因为研究和思考的关系,读了几本关于历史和政治的书,其中包括几本关于魏晋历史的著作:

 

陈长琦:《六朝政治》,南京出版社2010年版;

李济沧:《东晋贵族政治史论》,江苏人民出版社2016年版;

仇鹿鸣:《魏晋之际的政治权力与家族网络》,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版;

田余庆:《东晋门阀政治》,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年版。

 

 

两晋王朝的历史之所以比较有意思,在于两点:一是,作为大一统的君主专制王朝,西晋统治中国的时间不长,从武帝司马炎灭吴算起,到公元316年刘曜攻长安俘憨帝为止,期间国祚仅36年(若按219年爆发八王之乱算,则其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维持了不到10年时间)。但自公元317年司马睿南渡创东晋始,到公元420年刘裕篡位建立刘宋王朝,晋朝的统治实际上又在江南延续了103年。这一纪录,放在中国历史的长镜头中去考察,还算是比较好的:虽比后来的南宋稍短,但不仅紧随其后的南北朝无法与之相比,再其后的南明更是拍马也赶不上东晋的国运。

 

那么,为什么西晋垮得如此之快,但其后的东晋在基础不稳、强敌还伺的环境中却能站稳脚跟,并延续超过100年的时间呢?二是,既然东晋能够顺利挺过初创时期的困难,并在后来不断地成功应对各种大大小小的政治和军事危机,但为什么后来却被一个寒门出身的下级军官刘裕给篡位了呢?

 

任何一个王朝,其存续的核心问题,无非是处理好两个关系:统治者和被统治者之间的关系以及统治精英内部之间的关系。在宪政民主出现之前,前现代社会中的权力尤其是政治权力几乎是不对称地集中在统治集团内部,以各种方式在统治精英内部进行分配。惟其如此,统治集团内部的权力结构就至为重要了。它不仅反映统治精英之间的权力分配(从而也就决定了其利益分配),也决定了这一权力格局是否能为统治精英所广泛接受,并经受住各种对此一权力结构的内外部冲击。如果权力结构的格局能为各方所接受,那么统治精英之间就能够维持彼此的信任和团结,从而也就能够有效地应对各种冲击和挑战;反之,一旦现有权力结构被挑战,就意味着现有的权力均衡可能被打破,各方就不得不为维护自己的权力而不断反复博弈。原有的权力结构被打破的过程,就是新的权力结构重新被构建的过程。如果原有的精英间协调合作机制被打破,而新的协调合作机制又无法建立起来,那么原统治集团就必然面临分崩离析的局面,甚至同归于尽,导致最终要么被新的统治集团所替代,要么被外敌所趁,总之是无可奈何花落去也!

 

皇朝政治,乃至前后各种专制政体的变种,其政治运作的内在规律决定了维持皇朝统治的权力结构迟早会解体。讽刺的是,导致这一权力结构解体的最大威胁,很少直接来自于民变或外部威胁(例如外族军事入侵),而主要来自于内部,尤其来自于集权力于一身的皇帝本人。西晋如此、东晋亦如此。

司马氏取代曹魏建立西晋,靠的是本家族顶层人物的谋划和团结,而其权力基础则主要依靠当时旧朝的功臣勋贵的支持。但晋武帝司马炎并不满足于和宗室、功臣共享权力(power sharing),反而在一统天下之后,主动引入外戚来分化前两个集团的权力,从而最终达到巩固皇权专制的目的。但武帝机关算尽,自以为得计的政治安排不仅没有收到预想的效果,反而同时激起了宗室和功臣对外戚势力的极大不满和愤怒。政局表明平静之下,凶潮暗涌!武帝死后不到一年,其精心构筑的政治平衡就被政变所打破,并随后马不停蹄地滑向八王之乱的深渊(见仇鹿鸣一书)。

 

琅琊王司马睿南渡建立东晋,由于本身在江南无任何统治根基和根源,只能依靠其他南渡大臣和当地的世家豪族共同行使权力,后者尤以先后的王氏一族和谢氏一族为代表。所谓王与马共天下,就是这一权力结构的生动概括。而这段时期,在五胡乱华的压力下,世家大族也接受并勉力维持这一权力格局。尤其是有王导和谢安这样的风流人物主持大局,上下沟通,这样下来,虽有苏峻、王敦之乱,桓温问鼎危机,以及前秦入侵这样的前所未有的军事挑战,统治集团内部仍然能够团结合作,成功应对各种危机。维持着东晋小朝廷偏安一隅的局面。说到底,“不折腾”(没有一方主动挑战现有格局)和“讲规矩”(各方都点到为止,不越雷池一步)是东晋皇朝咸与维新的最大政治和核心利益。

 

但皇帝以其九五之尊,毕竟不想持续主弱臣强的局面。而自秦汉以来的皇权专制意识形态,又给予了皇帝相对于其他人更多的主动性和选择空间。因此,每次主动采取行动,试图打破这一权力平衡的,总是皇权。即使弱主如司马睿之流,也力图在这一权力结构中打入楔子,引入流民帅来实现权力分配的三足鼎立(皇权-世家豪族-流民帅)。司马睿之后,先后有明帝、简文帝和孝武帝,不断通过掺沙子挖墙脚之类的小动作,来分化瓦解世家豪族的势力,试探后者的容忍程度和底线。发展到最后,就是在皇权不断把门阀政治向皇权政治拉扯的过程中,因为拉锯时间过长以及双方精英人物的先后凋零,司马道子和司马元显这一活宝皇族父子以及桓玄这样的世家子弟野心家同时出场,为权力争夺大打出手,导致原有格局终于彻底被昏君乱臣打破(见田余庆书和李济沧书)。争斗的结果是双方资源均消耗殆尽,而军队的野心家刘裕则正式粉墨登场,靠更残忍野蛮的手段同时欺凌皇族,弹压世家,最终完成刘宋代晋的权力更迭,重建了权力结构。

 

什么皇族、世家,最后全部给一个寒门军汉做了嫁衣裳!
上一篇: 张军教授为《权力结构、政治激励…下一篇: 特朗普执政特色及其贸易政策走向…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102)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章奇简介:
北京大学经济学博士,中国科学院农业政策研究中心博士后,美国西北大学政治学系博士。现为复旦大学经济学院中国市场经济研究中心副教授。 从事有关中国政治经济学、经济政策、民营企业商业环境,以及地方治理和村民自治方面的研究。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