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劾特朗普?  难!但是......

2017-05-18 12:40:06
分类:未分类

美国总统特朗普,正式被独立委员会调查。美国司法部于5月17日宣布,委任前FBI局长穆勒为特别顾问,主持调查特朗普团队与俄罗斯之间的关系,以后还会有其它独立调查小组出现。


特朗普入主白宫后,不断使用商业手法来管制国家,不断被碰得头破血流。最新事件是戏剧性地炒掉FBI局长科米,还洋洋得意地暗示自己可能对上次两人会晤进行了录音。殊不知,对方是特务头子,早就对每次与总统的会面作出同期纪录,并将记录以备忘录形式知会内部高层。科密被解职后,这份备忘录神秘地释放給了某大报纸,显示特朗普要求科米停止调查前国安顾问福林与俄罗斯之间的关系。如果此备忘录属实,已经构成他干预司法公正。


消息触发政坛震撼,不仅民主党人大兴问罪之师,连党友、重量级参议员麦凯恩也形容事件已发展到“水门事件级别”,几个国会委员会准备展开听证,并要求当事方移交一切记录。特朗普掉入了他从未经历过的司法陷阱,受到弹劾的风险骤升。当年尼克松也只是通过白宫助手试图影响司法程序,特朗普则轻易地以身试法了。


以目前可以看到的公开资料,特朗普团队中有人与俄罗斯暗通曲款的可能性颇高,以得到对方通过社交媒体施以的支持。这个可能会影响特朗普的公信力,如果爆出新的丑闻,杀伤力可能更大。但是那是俄罗斯对美国大选的干预,罪在普京。特朗普对科米的一席话,却是总统干预FBI的独立调查,涉嫌妨碍司法公正,为弹劾程序打开了大门。


美国历史上曾经有过三次国会弹劾。十九世纪安德鲁-约翰逊以微弱票数差别躲过了参议院弹劾投票。上世纪七十年代,理查德-尼克松在众议院投票前主动辞职,承担了水门窃听事件的责任。九十年代在莱温斯基事件中,众议院投票不支持弹劾比尔-克林顿程序。尼克松是历史上唯一一位因弹劾案而辞职的美国总统。


在美国,弹劾一位总统比韩国、巴西困难许多。首先,必须确认科米备忘录的真实有效性,白宫已经否认了这通对话。其次,必须确认特朗普的行为构成“叛国、受贿或其它严重犯罪或不守操守”。进入国会程序后,众议院需要过半数的票数启动弹劾程序,参议院需要三分之二的票数通过弹劾。在共和党把持国会两院的情况下,弹劾一位共和党总统的难度颇大。


共和党议员对特朗普入主白宫后的倒行逆施,多数人持沉默态度,因为尽管政治精英看不惯他,特朗普在民间还是有声望的,甚至有一批铁票。在党内出现反叛,1)需要有强烈的选区选民呼声,2)有党内大佬举起叛旗。以目前的情形看,共和党议员似乎还不至于出现大规模倒戈,因此特朗普弹劾未必可以被通过。现在的议员,比起尼克松时代更现实、更愿意无视道德底线。当然不排除新的证据被爆出来,引起群情激愤,归根到底议员们需要选票的压力。


此事对特朗普执政以及市场的最大影响,在于他厉行改革的窗口期已经彻底关闭了。之前,尽管他也被体制撞得鼻青眼肿,但无生命安全之虞。这次真的可能威胁特朗普的政治生命,必须要整个内阁全力以赴地化解危机。同时在国会内民主党更群情激愤,共和党也需要拉开距离,行政当局与立法当局之间的合作空间消失了,特朗普内阁与共和党高层之间密谋突破的空间也基本消失了。


市场一直对特朗普的改革大计和基建投资寄以厚望,美股大涨、美元大涨,甚至已经进入尾声的债市牛市也被拉长。然而,Trump Trades踏空的风险越来越高,他的全面税改承诺也离现实渐行渐远,少了税改不知他如何重燃企业家精神,如何让美国重新伟大。


Trump trade, Trump fade。事件仍在发酵过程中,仍存在众多不确定性。不过科米门的最大输家可能不是特朗普的美国总统宝座,而是他改革美国经济的承诺。


本文原载于经济通,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

上一篇: 商业银行缩表更可怕下一篇: 特朗普困顿科米门  油组织延伸…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102)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陶冬简介:
瑞士信贷董事总经理兼亚洲区首席经济师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