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选举人民踌躇  联储加息市场引领(6月3日)

2017-06-19 17:40:33
分类:未分类

气候协议倒下了,全球股市雄起了;英镑憔悴,人民币扬威。上周风险资产价格在增杠杆、增风险权重的主题下走强。美国退出全球气候协定,并不能给市场情绪带来多少负面影响,资金关注美欧PMI数字,投资聚焦从特朗普交易转向经济的全面改善和盈利前景的增强,周五的非农业就业数据差过预期,不过分析员的解释却是Goldilocks情景(即经济不太冷也不太热),美、德、英股市纷创历史新高,其他股市也走出多年的佳绩。非农就业增长不如预期,市场对六月加息作出重新评估,美国国债大升,十年期利率跌至2.12%的六个月低位。VIX下挫到9.75,为1993年以来的最低点。中国人民银行修改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沽空者遭受汇率升值和离岸利率上扬的双重打击,人民币汇率骤升。受到中国需求前景和金融去杠杆的冲击,铁矿石价格暴跌,不过周五内盘有回稳的迹象。石油市场在消化上周OPEC延长冻产协议的意义,布伦特期油回挫至50美元一桶。金价跟随美元走贬而上扬。


美国五月份非农业就业人数增加138K,时薪环比升0.2%(vs四月份211K,0.3%),前两个月的就业人数同时被下方修正66K。失业率有所回落,涵盖范围更大的U6失业率更大幅下降到8.4%,不过基本上是劳工参与率下降所带来的数字幻影。这组数据毫无疑问是一个失望,但是对联储政策的影响却可能取决于市场的解读。目前的美国经济情况并没有到货币当局必须收紧的地步,联储担心工资上扬对CPI构成压力,不过这种压力暂时没有成为现实。通胀压力不大,联储的货币环境正常化主要受制于国会或市场压力。国会共和党籍议员目前的注意力放在特朗普施政、通俄门和税收改革上,无暇搭理货币政策。公开市场委员的担心是市场,以及政策一旦与市场预期相悖可能产生的金融冲击上。笔者始终认为联储没有六月加息的迫切性,但是市场仍然预期六月加息,弱非农数字不过让市场将九月加息的预期推后。重要经济数据该出来的已经全部出来了,市场的反应也在利率期货市场上表现出来了,现在轮到联储决定是否跟随市场预期,抑或改变市场预期。


英国首相特蕾莎-梅,是一位善变的人物。她曾经多次强调不会提前大选,“因为这样会影响脱欧谈判”。但是她改变了主意,因为在反对党最弱的时候提前大选可以取得议会的主导地位。“我需要选民对脱欧谈判的背书”,可是话音未落,她就在与谈判毫无关联的退休金、社会保障上出重手,招致选民愤怒。保守党一度有取得议会压倒多数的机会,最新民意调查显示领先地位已经缩减到3个百分点,英国甚至可能出现悬峙议会,万一出现的话执政党的政令无法通过国会。6月8日的选举结果,势必直接影响6月19日开始的脱欧谈判,英镑汇率大幅波动。与梅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工党领袖科宾,他的社会主义式税收和分配理念自其1971年从政以来几乎没有任何改变,这是一位固执、乏味、缺乏执政经验的政客。英国选民必须在两个都不值得信赖的极端政治人物中,选择一位来领导二战以来最具挑战性的外交、贸易谈判,其结果对今后五年乃至未来许多年均有巨大的影响。此时此刻笔者不敢对选举结果做预测,也无从预言英国的脱欧谈判路径。


本周四有三件大事,可能影响风险资产价格。第一件是英国议会选举,不同的选举结果可能为市场情绪、资金流向、风险偏好带来重大影响。第二件是前FBI局长科米在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作证,从白宫律师努力试图制止这次听证看,科米的言论可能对特朗普不利,由此延伸出市场对特朗普交易的担心。第三件事是欧洲央行例会,政策应该不会有变化,市场一般预期德拉吉在记者会上重复温和言论,不过有可能在前瞻指引中删除最鸽派的言辞(如利率的下方空间)。除此之外,周一的苹果大会、市场对联储加息的展望和美股盈利前景的判断,也值得关注。



本周记每周六刊出,阐述作者对经济、政策与市场的理解、认识,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

上一篇: 回归后香港经济哪里出错了?…下一篇: 退出QE已开始,但挺难的…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0)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陶冬简介:
瑞士信贷董事总经理兼亚洲区首席经济师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