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QE已开始,但挺难的

2017-06-19 17:40:33
分类:未分类

2017年,会因为退出QE而在经济史上留下一笔。美国爆出雷曼兄弟事件后,不可一世的全球金融体系像骨牌一样坍塌了,一度被市场盛赞的金融创新成了“害人精”,最终需要央行政策创新,以量化宽松的方式,挽金融巨澜于不倒。


历经八年的非常规货币宽松政策已经开始回撤。联储加息开启了货币正常化的第一步,市场利率纷纷上扬,资金的价格开始回归正常化。2017年5月,公开市场委员会在会议纪要中首次公开披露收缩资产负债表的构思,货币正常化的第二步也已箭在弦上,流动性数量随着央行收缩资产负债表而回归正常化。


无独有偶,中国人民银行的资产负债表在第一季度也出现了被动式缩表。在严厉监管和金融业反贪腐的夹击下,中国的商业银行明显地削减了表外金融活动,商业银行缩表也已展开,中国经济的流动性开始下降。欧洲央行暂时没有正式变招,不过等德国选举之后,估计也会讨论启动缩表程序。


当世界上最大的三个央行先后进入缩表程序,全球流动性退潮应该是不可回避的新趋势。当然,目前流动性极度充裕,决策者既没有政治意愿也没有通胀压力做大动作,令全球经济陷入衰退。QE退出在可预见的未来,都是温和的,属于“摸着石头过河”性质,不过危机时期非常规货币政策已经进入了回收期。


但是,退出QE其实挺难的,笔者预言货币环境正常化可能几年后就会反复,QE再现也不出奇。


其实举目望去,世界各大经济体今天的增长,都是靠货币幻影撑起来的。危机后痛定思痛的改革,几乎全部是雷声大雨点小,最后不了了之。奥巴马靠“change”口号上台,八年后下台了也没有见到什么change。特朗普总算有一个税制改革的供给侧突破方案,不过施政和“通俄门”的一系列挫败之后,改革大计恐怕要被吹到爪哇国去了。


没有改革,就没有生产力的提高。缺少制度性突破,就难以重新燃起企业家的投资热情。全球消费早已创出历史新高了,但是全球投资却裹足不前。如今缺少的不是需求,而是投资信心,这个不是靠货币扩张或财政刺激可以解决的。


随着货币刺激力度下降,财政刺激又“只闻楼梯声”,全球增长很快就会回落。当经济重现衰退,而结构性变革又裹足不前,唯有重施货币宽松才能刺激经济。笔者认为,QE在短期面临回收期,但是早晚还会重临,全球范围内超低利率的情景会持续相当时间——直至改革或科技革命带来生产力的突破。


本文原载于今周刊,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

上一篇: 英国选举人民踌躇  联储加息市…下一篇: 联储退出稳大过快  穆迪降级防…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0)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陶冬简介:
瑞士信贷董事总经理兼亚洲区首席经济师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