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担心联储人事  美元折射经济格局(9月9日)

2017-09-09 18:40:12
分类:未分类

公共假日缩短了美国的交易日,却未能减少负面消息,市场在不停的坏消息中彷徨,股市跌,债市升。上周始于朝鲜氢弹试验所带来的震撼,大国们的反应给人以不得要领的感觉;接下来第二个超级飓风艾尔玛来袭,美国灾情严重;特朗普在未能得到国会共和党领袖谅解的情况下,公开支持民主党提出的将债务上限延长到12月中,白宫与本党领袖之间的裂痕进一步扩大,危及预算和税改计划的通过。除此之外,联储副主席费舍突然辞职,耶伦连任无望,市场突然意识到货币政策的连续性、透明度只能维系到明年一月,恐慌阵阵袭来。风险市场在上周决定观望,买少卖多之下,全球股市回撤,资金流向债市,美国十年期国债利率由2.16%降至2.06%,德国十年期国债也降了7点。美元是上周各大类资产中的弱者,各类关于美国的负面消息冲击着投资者的神经,美元指数创出33个月来的低位。美国石油库存录得两个月来首次上升,不过在双飓风阴影下和美元走贬过程中石油价格趋升。风险消息不断,黄金价格一度写下十三个月的高位,之后回落。最后,欧洲央行例会上没有对政策作出调整,不过德拉吉在会后指出十月会议上会对购债计划作出一揽子调整,暗示欧洲距离开始退出QE已经不远了。


上周联储副主席费舍在无任何先兆的情况下突然辞职,触发市场对美国货币政策前景的担心。的确,费舍离正式离任仅差不足四个月,此时辞职必有内情,起码是一种表态。联储主席耶伦看来也无法连任。被外界看好的前高盛高官科恩因为批评特朗普,据报已经被特朗普打入冷宫。市场突然发现联储继任掌舵人出现了断层,明年二月后的货币政策此时根本无法预测,遑论连续性。联储第三号人物杜德利上周的演讲,在安抚人心上不得要领,更添加了政策不确定性。笔者认为,耶伦将缩减资产负债表看作自己任内最大的政绩,除非发生重大意外,年内铁定启动退出QE,估计最有可能的是九月会议拍板,十月实施。相对于缩表,加息的政治色彩较淡,而且联储内部对持续低通胀背后有没有结构性因素的态度也在慢慢转变,下一次加息有可能留给新任决策者。估计白宫现在也没有一个十分嘱意的联储主席接任人选,所以明年的加息路线图确实存在颇大的不确定性。


美元的弱势,应该说是上周最大的市场故事。自然灾害之外,市场对特朗普内阁推出大规模基建和税改的能力越来越持怀疑态度,因此美国经济相对于欧、日、中经济的前景优势显得不那么突出了。同时,对通胀的政策性目标是否应该维持在2%的争论,已经从市场交易室蔓延到联储会议室了,越来越多人相信经济增长中轴的下移和网上购物的盛行,使得潜在通胀水平回落,这意味着利率无须大幅上升就可以维持一个可持续的增长。尽管联储不断释放加息讯号,美国国债利率不升反跌,正是反映市场对通胀前景的看法。杜德利最新的讲话,反映出决策者也开始愿意正视、理解这个结构性变化。但是,汇率是不同货币的相对价格的折射,也是不同经济前景此消彼长的折射。美元疲弱,已经令欧日经济感到压力,在上周欧洲央行会议以及会后记者会上,行长德拉吉不断地以各种方式强调不希望见到欧元持续升值。除了中国以外,几乎所有国家都抗拒本国货币走强。从经济形势来看,今年以来美国的意外指数疲弱,欧洲、日本以及中国偏强,这是美元今年弱势的经济学原因。不过美国的意外指数已经转强,欧洲有转弱的迹象。笔者相信,等市场完全消化了特朗普干不成任何大事这一事实,并确认联储政策维持现行立场后,美元汇率有机会在明年反弹。


本周的最大看点是美国八月份的核心通胀,此数据已经连续五个月弱过预期,开始影响联储决策者的判断,笔者估计环比增0.15%,令同比介乎1.6-1.7%。数据如果属实,则今年加息机会进一步降低,但不会妨碍联储的缩表路径。



本周记每周六刊出,阐述作者对经济、政策与市场的理解、认识,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

上一篇: 独轮车上的世界经济下一篇: 中国没有新周期 只是货币发行带…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2)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陶冬简介:
瑞士信贷董事总经理兼亚洲区首席经济师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