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减税,全球变局

2017-12-21 06:40:08
分类:未分类

特朗普政府取得了第一个立法胜利,成功推出税务改革。这是八十年代里根时代以来最大的税务改革,对美国经济乃至全球竞争力均有重大的影响。


特朗普行事乖异,其做派不似传统的政治精英,但是他是商人,深知经商的难处,明白美国经济的软肋。税务改革,乃是特朗普试图通过供给侧改革来重燃企业家精神的支柱性措施。许多人将减税当成经济刺激措施,笔者看来此举意在改变美国的营商环境,让企业家看到长期盈利点,由此激发animal spirits。美国已经进入战后最长的经济复苏,消费十分旺畅,甚至新增就业人数也持续高速上升,然而企业投资却未显示出类似的热情,公司宁可回购股票也不愿进行大规模长期投资,究其原因就是企业对经济的长远前景不看好,认为货币扩张所带来的增长荣景不可长期维持。


本次下调企业所得税力度十分大,同时通过税收豁免将滞留海外的巨额企业盈利引导回美。此举在未来数年预计造成财政赤字1.5万亿美元,但是如果经济因此而获得活力,则可能因为更大的繁荣而取得更多的税收。里根任内的结构性改革,为美国经济三十年的繁荣奠定了基础,而且扭转了巨额财政赤字,到克林顿时期财政已经有所盈余。


特朗普税改,为美国资本市场提供着利好,并惠及全球其他地区的股市。不过税改对世界其他经济体的负面影响,却不容低估。笔者认为,特朗普税改对全球经济格局的冲击,比其贸易政策、逆全球化主张更令人担心。


这几十年亚洲的崛起,依靠的是海外投资,其背后就是在劳动成本和税率上的优势。美国在税制上的变化,势必加速业已出现的跨国企业回流。欧洲的社保成本十分昂贵,美国现有的税制是维持欧洲高税率的一个重要支撑因素,特朗普税改打破了全球税制均衡,制造出众多潜在的变数。


金融危机后,竞争性货币贬值成为各国不言的政策,特朗普的税改几乎无可避免地开启一轮新的政策性竞争,主战场转向税率。汇率贬值,是利己害人的。降税率,却首先是伤己的,能不能得益就不一定,因为这是零和游戏,资金去了这国便去不了那国。美国税改到底会对各国财政状况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只有时间可以给出答案。


减税的最大得益者是企业,尤其是跨国巨企。如果降低了的税务负担可以令他们多投资,并将部分好处转让给消费者,倒不失为正途。不过滞留海外的巨额资金班师回美,势必带来海外美元短缺,美国之外其他国家的流动性收紧,由此出现的汇市、股市、债市变局,也许很快就会浮现出来。


本文原载于今周刊,为个人意见,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

上一篇: 开通【陶冬看世界】微信公众号告…下一篇: 美国税改刺激政策竞争  经济会…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0)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陶冬简介:
瑞士信贷董事总经理兼亚洲区首席经济师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