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非营利组织

2018-01-04 16:40:12
分类:未分类

(原发于《学习时报》,2015.8.27)

为什么美国有这么多非营利组织?它们做些什么,有何特色?法律制度遵循什么原则?美国非营利组织的发展历程,可以帮助我们更深入理解其中的逻辑。

一、美国:由志愿结社建立起的国家

1620年,“五月花号”载着英国的一批清教徒到达北美,船上41名成年男子在登岸前签署了一份联合协议,俗称“五月花号公约”,记载了美国以志愿结社开始社会形成的历史时刻:“我们在列,彼此在神的面前庄严相互契约,将我们结合为一个公民政体。”在1789年美国联邦政府成立之前,这个英殖民的移民社会基本依靠民间自治的方式提供各种社会服务并自我结成社区。

美国是典型的先有社会、后有国家。著名的哈佛大学成立于1636年(当时称哈佛学院),还有耶鲁大学、普林斯顿大学等等一大批大学,历史都比美国的建国还早。如今仍提供着最优质服务的大学、医院、图书馆等公共服务机构,几乎都是非营利组织,甚至乡镇、州郡等也是自治的社区。1835年托克维尔在考察后《论美国的民主》中写道:“假如公路上发生故障,车马行人阻塞不通,附近的人就会自动组织起来研究解决办法。这些临时聚集在一起的人,可以选出一个执行机构,在没有人去向有关主管当局报告事故之前,这个机构就开始排除故障了……人们的愿望一定会通过私人组织的强大集体的自由活动得到满足。

19世纪末20世纪初,在美国财富高度积累而社会矛盾突出、一系列社会变革发生的“进步时代”,非营利组织也发生了诸多新形式。1906年赛奇基金会、1911年卡内基基金会、1913年洛克菲勒基金会,以及其后一大批私人基金会的建立,代表了现代公益的一种典型模式,即私人资源以设立独立法人的形式,转换为社会公共事业的资源来源库。它畅通了商业之私益资金向广泛的社会之公益资金的流动渠道,进而形成捐赠-资助-服务的分工专业化公益模式。卡内基被引为经典的《财富的福音》小册子揭示了私人财富深层的资本精神:“完成(家庭)这一任务后,应该把其所有的财富都视为别人委托自己管理的信托基金,并且富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把这笔钱用于他经过深思熟虑的、断定能够对全社会产生最佳效果的事业……总有一天,公众会给带着巨额财产死去的人刻上这样的墓志铭:‘拥巨富而死者以耻辱终’。”这位当年美国首富的“钢铁大王”切身践行了自己的信念,在有生之年几乎捐赠出自己所有的财产,单他兴办的图书馆就有3500座。美国现在有超过10万的私人基金会,一年向公益捐入500亿美元。

另一特色类型是思想库或称智库,即专门从事公共政策研究的独立组织。如1916年成立的政府研究所(布鲁金斯学会的前身)、1919年的胡佛研究所、二战后成立的兰德公司。虽然一些智库接受政府、党派、大学的资助,但它们的运作相当具有独立性,在公共政策中影响活跃。美国是全球智库研究能力最强大的国家,华盛顿K街一条街上智库就有上百家。

二战以来,人道主义、人权运动、商业型非营利等形式更不断扩展。美国非营利组织的特点是数量庞大,类型众多,领域广泛,从志愿互助到公共服务,从救济救灾到发声倡导,从社区价值到国际领域,非营利组织都构成社会生活的基本方式。

二、美国非营利组织的本土价值与国际视野

非营利组织在美国本土参与深入。有研究显示,美国一半以上家庭参与慈善捐赠,个人捐赠总额达到GDP2%;据美国城市研究所的全国慈善统计中心数据,平均每175个美国人就拥有一个非营利组织,1/416岁以上美国人在非营利组织中从事志愿工作,2014年美国非营利部门的支出占到GDP5.3%2010年全国工资薪金中9.2%来自非营利组织。它们的活动领域最主要包括:艺术文化及人文、教育、环境与动物保护、健康、人类服务等。按资产规模而言,最大的十家机构基本都是大学和医院。

同时,美国非营利组织国际化程度很高。黄浩明研究了美国非营利组织的海外援助情况,自2005年开始,非营利的海外援助已经超过了政府发展援助总额;19792009的三十年间,美国非营利组织向中国提供的资源约200亿元人民币,其中21%流向中国政府,65%到事业单位和人民团体,14%惠及中国的非营利组织。

非营利组织从事公共事业和国际发展与政府的类似事务有什么不同?这就必须理解非营利的价值内核。一个非营利组织的发生往往源起于对某种公共问题或公共价值的关怀,而越是优秀的非营利设立者,他们的视野必然越是超越的和广阔的。以经济利益或者国家利益来理解成熟的非营利组织,就低估了非营利的价值。

举福特基金会的例子,它自1979年受时任中国社科院院长的胡乔木之邀在中国境内设立第一笔资助,至今已经向中国资助了2.75亿美元。而福特基金会在其本国正式设立中国学项目,是在美国“反共”、政治恐怖的“麦卡锡”极端时代刚近尾声的1955年。时处美国国务院和学界的中国通被指摘为“亲共分子”,原资助中国研究的两大基金会在议会受到“利用其资源从事非美与颠覆活动”的听证政治责难,中国学资助触冰。福特基金会逆流而上,一个重要因素是它在自身重组中从家族慈善迈向全球公益,以独立、理性、“促进人类福祉”而不是“促进国家利益”确立的宗旨理念。福特基金会大量资助了美国教育体系里非西方研究的训练、当代问题研究等,以期“对增进各民族理解的贡献而不是加强美国对付广大世界能力的措施”。韩铁的研究显示,在美国的中国学领域获得资助最多、也是最关键的年代里,有一半资金来自福特基金会。

以价值、理念,服务于人类、未来,而不是美国或中国、政治的利益,只有理解这一点,才真正理解了非营利非政府的组织。盖茨基金会的理念“我们寻求开启内在于每个个体的可能性”,世界自然基金会宗旨定位“创造一个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未来”,洛克菲勒基金会“促进世界人类福祉”自创立至今延续百年,初心不变。这并非说说而已,非营利的机制,的确使它比政治组织更容易跨越民族和国家等界限,提出人类的和长远的价值。比如同在保守主义维度内的传统基金会对共和党政策的批判和反思,其实比对手民主党的攻击更深刻,因为前者维护保守主义理念,而政党在竞选中,瞄准的往往是选票。

三、在美国如何设立一个非营利组织?

美国非营利组织的登记,即免税登记。联邦税法中有几十款税法条款设定了不同减免税的组织,其中比较集中的是501c)类里面的27款,最重要的则是501c(3),它的界定是“宗教、教育、慈善、科学或文学组织,公共安全试验,国家或国际业余体育竞赛培养,儿童及动物虐待预防组织。”这类组织税收政策非常优惠,它们不仅几乎享有各种免税,而且可以给捐赠者提供税前抵扣待遇。很多情况下人们会把“免税组织”等同于501c)(3)组织。仅次于该款常见的是501c)(4),它们是“公民联盟、社会福利和地方雇员组织”,自身免税,但捐赠者并不能享有税前抵扣。

美国非营利组织的法律规制原则可以概括为选择自由、权责对等、自治市场、税收优厚。一个志愿结社以什么法律形式实现,是人们考量不同法律约定中的权利义务而作出的自主选择。比如很多组织会在501c)(3)和501c)(4)之间权衡利弊,前者无疑享有更优惠的税收,但相应要承诺的责任也较多,在商业交易、投资、政治游说活动等行为方面有严格的限制或监管,后者的行为则灵活得多。总体上,政策优惠越多,行为限制和规制越严;反之,较少政策特权,受到的责任限制也少,责任总是一定权利的体现。非营利组织的法人形式也是多样的,最常见的选择是非营利公司,还有非法人形式的社团和信托。

法律很少用强制性标准来约束免税组织,但是对信息披露的责任要求较高。免税组织需要填报的990税表,具体详细,并且公众可以公开查询到。内容包括比如工资最高的5个人的职位、姓名、年薪,最主要交易企业的名称、有无关联交易等。事实上,法律的作用更多是规范行为的形式,比如治理结构和信息披露责任,而具体的责任内容,主要是理事会决策机构和公益市场选择的自治结果。

开放、法治规制、权利保障的制度环境是美国非营利组织蓬勃发展的基础,当然优厚的税收政策起到了重要的激励作用。按照2013年的报税数据,美国仅501c)类免税组织近153万,其中501c)(3)组织有私人基金会10万余家、其余公共慈善组织近106万家,501c)(4)组织8万余家。美国免税组织的种类、覆盖面如此之广泛,以至于它实际上构成了公共服务的前端和主体,而不是政府之后的拾遗补缺。

上一篇: 英国的志愿组织 …下一篇: 印度的NGO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11)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贾西津简介: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清华NGO研究所副所长。 研究领域:公民社会与治理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