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之死折射出的社会危机

2011-10-14 09:24:55
分类:教育杂谈
  东南大学教授因停车纠纷而被打至死,自10月1日起就成为大网站的一条重要新闻。姑且不论此事的是非曲直,单单因为停车之小事,就使一位正处事业黄金时期的教授撒手人寰,不能不引起人们的深思、反思、冷思。我认为“教授之死”这样一个社会的“小事件”,折射出的却是社会“大危机”。这些危机包括精英群体与大众群体的对立;思想教育的失败;价值观的单一等。这些危机影响社区和谐,影响社会和谐,影响人们的心理健康和身心愉快,一定程度上甚至会影响社会的稳定。
   危机一:精英群体与大众群体的对立
   曾几何时,精英受到人们的吹捧,也受到人们的尊重。政治精英因为当官为民,而受到人民爱戴;企业精英因为回馈社会,而受到人们尊敬;学术精英因为为民请愿,而受到人民拥护。而如今,世道突然变了。政治精英当官不再为民,而为自己,心中人民少了,自己人多了。办事也不公平公正了,有些政治精英甚至成为人民的罪人。企业精英只知道自己的资本积累,忽视了自己和企业的社会责任,甚至积极回馈社会的企业家遭到其他企业精英们的报复。企业精英越来越被贴上“黑心资本家”的标签。学术精英不在为民请命,不再关心社会,失去了公共知识分子的所有品格。一些学术精英甚至成为资本、权力的代言人,百姓俗语“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专家出来乱说说”,一定程度上折射出学术精英与大众群体的距离,一些学术精英甚至被称之为“砖家”或“叫曽”。当下中国的各类精英,想得更多的是自己的平稳发展,他们积极转移资金到国外,为自己或家人办理出国手续,很多精英或者他们的后代已经成为“华侨”。因之,他们与大众群体的距离也就越来越远,分歧越来越来,在有些情况下,这种分歧就演变成为冲突,甚至械斗。因而也由人民内部矛盾演化为敌我矛盾。虽然我们现在还不明确“教授之死”中的打人者身份,但精英与大众冲突已经逐步发展到了对立的阶段,这必须引起社会的关注。
   危机二:思想教育的失败
   思想教育是我党和国治理社会的一大法宝,这一法宝在中国历史上曾经起过重要的积极的作用。但目前,思想教育越来越脱离实际。教育者、受教育者和教育内容、教育环境之间经常存在价值冲突。教育者说的,受教育者不听,教育内容与教育环境也不支持教育者的观点。各类教育者,如学校、家庭、社会舆论等的教育价值取向严重不统一,甚至矛盾。在各种教育者施化下,这个社会逐步走向失范状态,是非曲直似乎都是不可确定的事。一个人的角色存在严重的冲突与混乱,人们不得不戴着厚厚的面具在生活,在工作,在处事。人与人之间关系越来越冷漠,城市之中的人群,即便是邻里之间也是老死不相往来。教授之死更多地折射出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冷漠,折射出社会已经没有了思想的凝聚力,人们之间就是一堆散沙,相互之间没有引力,没有相互作用。因之,当出现一点小事纠纷时,人们之间没有了邻里之间的互让,有点只是权力、资本的争夺。清康熙文华殿大学士兼礼部尚书张英的“一纸书来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已经成为往事,其诗中境界和处事方式已不存在。
   危机三:价值观“单一化”日趋严重
   斯普朗格尔(E.Spranger)按社会文化生活方式将人的价值观分为以下六类:理性价值观(以知识和真理为贵的价值观)、经济性价值观(以有效实惠、经济利益为贵的价值观)、审美性价值观(以形式和内容调和为贵的价值观)、社会性价值观(以群体他人为贵的价值观)、政治性价值观(以权力地位为贵的价值观)、宗教性价值观(以信仰教义为贵的价值观)。一个社会只有存在多元价值追求,多种价值观并存,这个社会才是社会,其中的个体才是社会人。如果价值观单一,社会人就不再成为社会人。而如今,我们的价值观正在向单一化。社会对资本、权力的崇拜越来越严重。“社会人”正在这种单一化价值观作用下演化为“经济人”和“政治人”。当“社会人”变化“经济人”和“政治人”后,人们之间交往的资本不再包括各种形式的符号资本,直接变化为了“真金白银”化的资本。当资本成为人际交往的主导原则后,人们也没有了亲情和温情。人们交往追求更多的是权力和资本目标,不再有自尊和他尊,不再有关切和爱怜。停车小纠纷变成了权力和利益的争夺,悲剧发生也就有了解释。
   “教授之死”是家庭悲剧,也是社区悲剧;是大学的悲剧,也是社会的悲剧。愿这种悲剧化为一种力量,唤起人们久违的亲情和温情。
上一篇: 《本科教学质量报告》应该“报告…下一篇: 清华北大2012招生新举措的比对分…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4075)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刘广明简介:
刘广明,男,山东临清市人,河南工业大学思政学院教授,教育学博士,继续教育学院院长、职业技术学院院长兼磨料磨具工业职工大学 校长 lgmx806@163.com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