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中国高等教育运行的基本数据解读(高等教育篇)

2017-07-15 10:04:46
分类:高教史料

  2016年中国高等教育运行的基本数据解读(高等教育篇)

——以近九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为据

 

在教育部公布的《2016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中,突出的变化有两个:一是高等教育毛入学率达42.7%。二是高校生师比下降至17.07:1。从近九年特别是2016年与2015年有关中国高等教育的主要数据比较中,我们可以粗略得到如下反映中国高等教育运行态势的指标。数据说明中国高等教育在稳定中持续发展。其主要的特征如下:

第一,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增速明显,中国高等教育基本进入普及化阶段。

近年来,我国高等教育毛入学率持续增长。1999年,实施高考扩招政策,2002年高等教育毛入学率达15%,进入大众化的门槛,至2012年达30%,十年提升15%。由2012年至今,四年高等教育毛入学率提升12.7%。根据20164月,教育部首次发布的《中国高等教育质量报告》,预计到2019年,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将达到50%以上,中国将进入高等教育普及化阶段。提前五年实现《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所定的2020年高等教育毛入学率目标。

应该说,高等教育毛入学率目标提前实现,主要的原因有两个。一是普通高等教育招生持续增加。2016年,普通高等教育本专科共招生748.61万人,比上年增加10.76万人,增长1.98%,高等教育的总规模达3699万人。相比2008年到2016年的增比7.38%5.24%3.48%2.98%1.08%1.6%3.08%2.28%1.98%,增幅仍在较小幅度内变化。二是适龄人数的减少,高考录取率增长迅速。2010年到2016年高考录取率分别为:68.7%72.3%75%76.7%74.5%78.33%82.15%。高考录取率达82.15%带来的直接影响是中国进入高等教育的“买方市场阶段”,高校招生压力增加。

进入高等教育普及化,不仅是数量的变化,也会带来中国高等教育质的变化。主要的变化是高等教育的分类办学更为迫切,人才培养多样化目标更加突显。这需要中国高等教育制度上的供给,也需要文化与观念上的供给变化。对此,中国高等教育、中国高校似乎还没有做好充分准备。

第二,普通高等学校生师比下降,决定高等教育内涵发展的指标好转。

2016年普通高等学校本科、高职(专科)全日制在校生平均规模达10342人,较之2015年的10197人,增加了145人。其中,本科学校14532人,本科增加88人; 高职(专科)学校6528人,专科增加 192人。说明虽然高校遇到招生困难,但普通高等学校本科、高职(专科)仍可以招到学生。值得庆幸的是在《公报》中,决定高等教育内涵发展的主要指标包括师生比、在校生规模、人均设备均值等,均有所提升。2016年普通高等学校教职工240.48万人,比上年增加3.55万人;专任教师160.20万人,比上年增加2.94万人。普通高校生师比为17.07:1,较之201517.73:1有所下降。同时,2016年本科院校的生师比16.78:1,专科院校的生师比为17.731。生师比是反映一所大学办学质量的重要指标,生师比在连续九年持续走高的情况下出现拐点,值得关注。当然,也不得不说,这一数字有一定的水分。根据《公报》,2016年普通高等教育在校生数2695.84万人,专任教师160.20万人,二者之比为16.83:1。说明成人高等教育学生只占有较低的数值,这与成人高等教育招生数尚有不协调的地方。

与高等教育内涵发展相关的其他数据还是不错的。2016年生无设备均值2016年为1.67亿元,较之20151.55亿有所提供;生均建筑面积2016年为34.38平方米,较多2015年的33.95平方米也有所提升。

第三,高等教育的升格风仍没有得到有效控制,但独立学院变得“独立”起来。

2016年,全国共有普通高等学校和成人高等学校2880所,比2015年增加28所。其中,普通高等学校2596所(含独立学院266所),比2015年增加36所;成人高等学校284所,比2015年减少8所。普通高校中本科院校1237所,比上年增加18所;高职(专科)院校1359所,比上年增加18所。也即是说,较之2015年,全国新产生了18所本科院校,18所高职院校。全国共有研究生培养机构793个,其中,普通高校576个,比2015年增加1个。在民办高等教育方面,民办高校数仍在持续上升,民办高校742所(含独立学院266所),比上年增加8所。2016年独立学院266所,较之2015年的258所,增加8所。而2015年较多2014年,是减少25所,由负变正,说明中央对独立学院的控制取得一定效果,独立学院开始“独立”起来。

第四,研究生招生数持续增加,研究生培养需要回归理性。

2016年研究生招生66.71万人,比上年增加2.20万人,其中,博士生招生7.73万人,硕士生招生58.98万人。在学研究生198.11万人,比上年增加6.96万人,其中,在学博士生34.2万人,在学硕士生163.90万人。毕业研究生56.39万人,比上年增加1.24万人,其中,毕业博士生5.5万人,毕业硕士生50.89万人。

近五年研究生招生增加比例一直居高不下。2012年至2016年,硕士研究生招生人数分别为:52.13万人、54.09万人、54.87万人、57.06万人、66.71万人,增长比例依次为:5.40%3.76%3.00%3.99%3.27%。博士研究生招生人数分别为:6.84万人、7.05万人、7.26万人、7.44万人、7.73万人,增长比例依次为:4.27%3.07%3.55%2.48%3.67%。随着2017年新一轮硕士、博士授权单位的增加,研究生招生人数仍将提升。目前,研究生,特别是硕士研究生就业问题已经是一个问题。研究生招生人数需要回归理性。

第五,高中在校生人数仍在减少,高校生源竞争压力继续增加。

2016年普通高中在校生2366.65万人,比2015年减少7.75万人,毕业生792.35万人,比2015年减少5.3万人。高中在校生出现四连降、高中毕业生出现两连降。2016年高考报考人数是940万人,较之2015年报考数942万人,减少2万人,这也是录取率上升的一个重要原因。高中在校生人数的减少,高考录取率增加,将进一步加剧高校生源的竞争。这会成为中国高等教育内涵发展的一种倒逼力量。

第六、成人学历教育招生数、在校生数虽然再次减少,成人高等教育仍是高等教育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2015年成人高等教育学历(函授)招生首次减少,2016年继续减少。2016年,成人高等教育本专科共招生211.23万人,比上年减少25.52万人;在校生584.39万人,比上年减少51.55万人;毕业生244.47万人,比上年增加8.21万人。招生数、在校生数近八年来连续第二次出现减少。2008年至2016年成人学历教育招生的数值分别是: 202.56万人、201.48万人、208.43万人、218.51万人、243.96万人、256.49万人、265.6万人、236.75万人、211.23万人;20082016年成人学历教育毕业生数基本上是逐年提高:169.09万人、194.39万人、197.29万人、190.66万人、195.44万人、199.77万人、221.23万人、236.26万人、244.47万人。20122016年成人学历教育在校生数为:583.11万人、626.41万人、653.12万人、635.94万人、584.39万人。

网络远程教育在2014年招生数首次出现减少,在校生数在2015年首次出现减少。2008年至2015年网络远程学历招生数分别为:147.1万人、162.5万人、166.3万人、187.1万人、196.4万人、220.1万人、206.1万人、203.4万人。2008年至2015年网络远程学历在校注册人数分别为:355.8万人、417.2万人、453.1万人、492.4万人、570.4万人、614.6万人、631.4万人、628.5万人。2008年至2015年网络远程学历毕业生数分别是:90.1万人、98.3万人、110.5万人、129.9万人、136.1万人、156.1万人、166.1万人、180万人。

二类成人高等教育学历招生相比就会发现,二者当年招生数正在趋近,二者在校生数值正在走近。也即是全国50所左右(68所远程教育试点学校已经有10余所停止招生)的远程继续教育的学历招生数与全国1700所左右的高校继续教育招生数、在校生数大体相当。

以上数据应该准确反应了中国高等教育现状。高职高专招生已经实现多种方式入学,或者说可以通过注册入学。如果成人高等教育仍然抱着统一高考入学的惟一方式,无疑是难以得到深入发展。成人高等教育招生数、在校生数出现拐点,或说明成人高等教育转型发展的必要性。远程学历教育虽然是注册入学,但由于学费相对较高、文凭含金量相对较低,在招生数、在校生数方面也出现拐点。但不管如何,从中国高等教育总规模上看,成人学历高等教育仍占有近30%的比例。从招生人数看,在2015年,普招招生为737.85万人,同期,成人学历招生人数为442.85万人(不含开放大学招生数与自考学生数);2015年,普通高等教育毕业生数是680.89万人,同期,成人学历毕业生数为416.26万人(不含开放大学招生数与自考学生数)。说明成人学历教育无论在高等教育总规模数,还是在招生数、毕业生数方面,在高等教育中仍是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这也说明在继续教育职能中,学历补偿教育仍是一个重要职能。

抛开制度等因素看2016年中国高等教育运行情况,还是不错的。一些内涵发展需要的关键指标如师生比、生均建筑面积、生均设备值等正在趋于好转。但影响中国高等教育持续发展的一些因素仍未改变,如升格风、学术风,即中专升大专、大专升本科、本科学院升大学、本科培养为主申请硕士生教育、硕士生教育申请博士生教育。这无疑是对中国高等教育普及化到来的不适应。

上一篇: 国际职业技术教育大会综述:为职业…下一篇: 没有了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2)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刘广明简介:
刘广明,男,山东临清市人,河南工业大学思政学院教授,教育学博士,继续教育学院院长、职业技术学院院长兼磨料磨具工业职工大学 校长 lgmx806@163.com
最新评论
执行时间: 【0】:15.9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95702【1】:18.7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95702【2】:19.8毫秒==Blog_blog_CircuitModel_95735+1【3】:57.1毫秒==NOCACHE+jishigou_topic4129584【4】:59.1毫秒==TopicLogic.logic.php4129584+1【5】:62.4毫秒==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