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有质量学历继续教育”的虚无性、可能性与现实性

2017-11-15 09:52:21

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明确提出“办好网络教育”“办好继续教育”的要求。作为继续教育主要组成部分的学历继续教育占全国高等教育总规模的30%,其质量的优劣直接关系着我国高等教育的质量,从这个意义上讲,“办有质量的学历继续教育”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本人从事继续教育研究与实践七年有余了,对于一个有着教育学学科背景的人来说,“办有质量的学历继续教育”是惟一的选项,这既是职业操守,也是事业信仰。同理,作为一个研究继续教育的人,我也很明白,“办有质量的学历继续教育”好似“皇帝的新衣”,带有很强的虚无性、虚伪性。主要原因有:

1、经费不足。以河南省为例,目前学费为每生每年1100元至1900元之间,两年半下来学费基本在3000元左右,而这其中70%-40%学费又拨给了教学点或者函授站,所以每个学生的全部办学经费只有1500元左右,相比我们普教每生3万元左右的运行经费,我们要用这1500元去办有质量的学历继续教育是不可能的。

2、投入不足。国家在学历继续教育上没有进行投入的政策,也可以说目前国家对学历继续教育基本没有投入。

3、求回报。每个高校都把继续教育当成“钱袋子”,不但不进行投入,而且要求继续教育学院向学校上交资金,求得回报。无论是学历继续教育还是非学历继续教育,亦或者网络教育或者函授教育,高校对此的统一要求是“回报”。当然学历继续教育也确实给学校带来的丰厚的回报,但回报的背后是学历继续教育质量的下降,即这种回报是以牺牲质量为代价的。

4、学者少。成人学历继续教育学生真正想学习的并不是特别多,这也和我们的社会评价体制有关系,社会上对一个人的评价、鼓励、奖惩并不是以个人能力为准的,而往往是按照位置和学历,这也就使得学历成为了一种标牌和标识。

虽则如此,但在“互联网+”的环境下,我们可否寻找到“办有质量的学历继续教育”的可能性呢?即我们能否改变现状,用团队力量、联盟力量将学历继续教育办的更有质量。这种可能性背后关联着四个主要问题:第一,“有质量的学历继续教育”的标准是什么?第二,“办有质量的学历继续教育”应该树立什么样的理念?第三,如何在“互联网+”的基础上“办有质量的学历继续教育”?第四,如何实现高校学历继续教育之间的资源共建共享?

首先,“办有质量的学历继续教育”既要有质的规定,也需要有量化的标准。其质的规定性,我认为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第一,有清晰的办学理念;第二,有确定的人才培养模式;第三,有明确的人才质量标准;第四,有明确的教育教学制度;第五,有独特的教育资源和师资;第六,有适切的线上线下教育平台;第七,学习成果得到社会和学生的认可。

其次,明确“办有质量的学历继续教育”要树立什么样的理念。我认为我们自始至终要建立这样的办学理念:(1)私人定制,即每位学生能够学到自己希望学到的东西。要从人才培养方案、课程设置、学习方式等去充实和完善,让学生在课程和学习等方面都有个人主动选择性。(2)碎片化学习,这是从社会学中借鉴的概念,具体体现在我们继续教育中为:资源是应该以知识点和技能点的形式出现、学习时间应该比较短,大致在15分钟以内较为适合成人学生业余学习现状。(3)类实体化,即“互联网+继续教育”与目前的实体化教学没有原则上的区别。要有学习社区、教师辅导和学生活动。同时,学生在学习过程中有学习的同伴、有真实的老师、是实在的互动与学习内容,并且学生有更大的选择性,这就是虚拟社区。线上线下混合式学习成功的关键就在于学生能否得到老师的帮助,导师的角色要明确,要有制度来鼓励学生学习。在学生活动方面,虽然我们是成人教育,但学生依然要有集体、有活动。(4)泛在学习,要做到随时、随地、随人,即任何人在任何时间、任何地方均可以进行学习并学习到自己需要的知识与技能。

再次,如何在“互联网+”的基础上办有质量的学历继续教育。从办学质量的角度讲,在“互联网+”背景下办有质量的学历继续教育核心是资源。资源建设的基本策略:(1)共建共享策略。资源建设靠单打独斗是不行的。以我们学院为例,我们学院课程有900门左右,如果每门课程的建设费用为10万,那么我们至少需要投入900万,这对我们来说是超出预算的,那么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就是资源共建共享。(2)大众化和精品化策略。我们要注重“短平快”的大众化在线课程建设,同时也要注重精品化的在线课程建设。(3)资源建设的四步走策略。即“盒饭化阶段”(给学生确定的、共同的课程)、“自助餐化阶段”(给学生较多课程,学生选择余地大)、“点餐阶段”(学生自主选择自己需要的课程)、“营养餐阶段”(学生在导师指导下自主选择自己需要的课程),“营养餐阶段”是我一直强调的私人定制的基本内涵。“办有质量的学历继续教育”最终目标是达到“营养餐阶段”,即在虚拟社区中,学生导师、课程导师、学科老师指导学生学习系统化的知识,并按照学生的需求去包容学生并制定学习计划和人才培养方案,这才是学历继续教育的私人定制、虚拟社区,也是“办有质量的学历继续教育”所要达到的境界。

在“办有质量的学历继续教育”可能性基础上,走向现实尚有很多路要走。关键环节有:第一,办学理念生成。“办有质量的学历继续教育”主体是高校,引导是政府,外援是市场。如何设置三者的边界,制定可行的协同培养方案最为主要。第二,共商共建共享平台的建设。在实践中能否形成一个省级成人学历继续教育管理学习平台十分重要,在这样的平台中,政府可以监管学校的办学情况,高校之间可以实现资源的共建共享,市场提供个性化的平台与技术服务。第三,教育教学团队。在虚拟空间中我们至少需要有主要教学老师、助学老师和班主任老师,而这些老师如何恰当的去分配、是否完备、是否有我之前所讲的完整的体系,才能支撑我们的教育教学团队。第四,资源建设。要有全省资源建设的共同标准和使用的具体办法。第五,学习支持服务。主要包括虚拟社区中的角色分工、主要功能、活动基本工具和服务标准与公约。例如我们建立了QQ群与微信群,这就是一个虚拟社区,也是一种形式,是实实在在的成果。当然,今后在全省管理平台上建立以专业或地区为对象的服务社区,将是努力方向。

上一篇: 《高等教育质量报告》透露出的信…下一篇: 没有了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13)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刘广明简介:
刘广明,男,山东临清市人,河南工业大学思政学院教授,教育学博士,继续教育学院院长、职业技术学院院长兼磨料磨具工业职工大学 校长 lgmx806@163.com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