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财政研究其实很好玩

2011-04-27 22:30:26
分类:未分类
      做财政研究其实很好玩,往往可从现象和片言只语中揣测到中国政治的现状和实质。我们的官员同志发言时,有时言简意赅,其实是春秋笔法,微言大义。我略知其中况味,因此常常偷笑。
     每年年中,各个层次的政府都陆续召开了上半年的经济形势分析会,这其中当然全包括关于财政运行情况的讨论。通常地,财政部门会提到一个老问题:那就是相对于收入而言,财政支出进度总是偏慢。比如,从全国的情况看,2010年1-5月,全国财政收入达到3.4万亿,完成了全年目标的60%,但财政支出则远没有达到“时间过半、任务过半”的繁荣景象。
     这是很有意思的一个现象。有领导同志对此表达了自己的意见,对我很有启发。我结合自己的理解写一下,算是自己的学习体会。
     领导同志了分析三个原因:
     1、 转移支付比重较大造成下级政府的支出进度较慢。比如说,一个县级政府,其收入中的80%甚至更高都来自于上级的转移支付,如果是一般性转移支付,还基本上可以预期数量和时间,但对于名目繁多的各类“专项”,一方面能否取得取决于各部门“跑部向钱”的努力程度,有相当的未知性,另一方面即使获得了某个“专项”,从申请获批到资金到位还有相当的时间差,这都造成了下级政府不能自主地确定支出数量与节奏。
     2、政府会计的收付实现制记账基础造成了某些已经发生的支出不能及时在支出中得到反映。这大约是指项目工程款。对于一个项目,要花多少钱,理论上在项目获批时基本上就清楚了,财政部门也提供了相应的预算额度,但实际支付给施工单位的款项,是需要按工程进度支付的,因此,部分资金也会趴在财政的账上,好像没有用出去的样子。可以想象,在财政大投资、灾后重建项目如林的背景下,这种情况不在少数。
     3、预算编制不够细化。这一点,领导同志只简略地提了一下,我却有点心领神会的意思。阐述一下:在现在的情况下,财政部门编制年初预算时,一般是不会将全部资金编到具体的部门或项目的,事实上有相当大的一个部分留下来了,没有指明具体用途。直到年中,或是哪个领导想到新项目了,或是哪个地方发生了自然灾害了,或是其它什么“未及预料的情况”需要用钱了,这部分钱才派上用场。就象一篇文章里讲的,如果年初财政部门把钱全部安排出去了,到领导要用钱的时候你拿不出来,领导会说财政部门“不会理财”!对于一个财政局长而言,如果“不会理财”,还要你干什么吃呢?
 当然,预算编制不够细化与政府工作计划变化较快、较大有直接关系(学术语言叫做“预算环境高度不确定”),同时与部门利益刚性下的“基数加增长”的预算编制方法也有直接关系,我就不在此多说了。
    总之,财政是经济的,但更是政治的。不懂中国政治,恐怕很难真正懂得中国财政。与大家共勉!
  
 
上一篇: 日本财政如何救灾?(2)…下一篇: 本次个税改革更多是政治考量…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3229)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冯俏彬简介:
冯俏彬,教授,博士生导师。2005年毕业于财政部科研所,获经济学博士学位;2005-2006赴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做访问学者;2007年获第三届黄达—蒙代尔经济学奖,2012年获得全国财政科研优秀一等奖。主要从事公共财政、政府预算和应急财政方面的研究。电邮:qbfeng666@163.com。本博客所有文章、观点,不代表所在单位意见。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