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政收入:从去年的8万亿到今年的10万亿

2011-10-21 15:57:35
分类:未分类
  去年媒体传出我国财政收入有可能上8万亿的时候,《西部论丛》的编辑约我写个稿子。今天网上消息称,今年的财政收入可能突破10万亿元,同去年一样,又是社会热议。我拿出去年的稿子看了看,发现现在的情况和去年差不了多少。时间关系,先将去年的这篇文章挂出来。
 
   如何认识我国财政收入的“八万亿”现象?
 
   今年1-5月,我国财政收入同比增速达到30.8%。一位国税局官员表示,我国的财政收入下半年保证10%的增速应该没问题。据此估算,我国今年的财政收入将突破8万亿,成为美国之后全球第二大财政收入经济体。在全球经济复苏不定的阴影下,我国的财政收入缘何会如此增长?应当如何认识当前各方面关于8万亿财政收入的种种热议?本文拟对此进行简要分析。
   一、财政收入“八万亿”的统计学解析
   1、当前我国财政收入的基本情况
   一般地,观察一国财政收入状况通常使用两个方面的指标,一是绝对数指标,如财政收入总额;另一个是相对数指标,如财政收入占GDP的比重、财政收入的增长率等。从绝对量上看,2010年8万亿的预估指标承接了自跨入2003年后一直保持的、每年按万亿级数增长的走势(见表1),未显示出明显异常。从相对量上看,2010年1-6月财政收入为43349.79亿元,占同期GDP的比重为25.08%,较历年水平有一定增加,且上半年财政收入的平均增长速度为27.6%,较去年同期增长了30.8%,颇为引人注目。
   表1  2003年以来我国GDP、财政收入的增长情况
   
 
GDP
财政收入
财政收入占当年GDP的比重
财政收入的增长速度
2003
135174.0
21715.25
16.06
14.9
2004
159586.7
26396.47
16.54
21.6
2005
184088.6
31649.29
17.19
19.9
2006
213131.7
38760.20
18.18
22.5
2007
259258.9
51321.78
19.79
32.4
2008
302853.4
61330.35
20.25
19.5
2009
340507
68477
20.11
11.7
2010 年1-6月
43349.79
172840
25.08
27.6

   2、统计学解释
   在统计学上,30.8%的高增长率是较去年同期相比得到的数字,在财政收入制度、特别是税收制度未出台重大的、以增税为方向的调整的前提下,可能的解释有两个,一是去年同期的数字太低,二是今年出现了超常规的高速增长。
   去年同期的数值低不低?一方面去年人所周知的全球性经济危机的冲击已可构成基本的判断,另一方面从历史数据上看,也确可证明。去年1-4月,财政收入均呈负增长,直到5月份,财政收入增长率才勉强重回正值,但也仅为微不足道的4.8% 。拉通了算,去年1-5月,我国财政收入同比下降6.7%。以上比照今年1-5月高达30.8%的增长率——从统计学上讲——建立在基数为100的原点之下(见图1)。
   图1     2009年1-5月我国财政收入情况
   < wind_code_1 >
 
   今年的增长快不快?对此的解答还需要对我国财政收入进行结构上的解析,弄清增长到底从何而来。按财政学基本原理,财政收入一般分为税、费、利、债四大类。在我国,通常谈到财政收入时,不包含国内外债务收入,不包括社会保险基金收入,也不包括国有企业上交的红利收入,而仅反映税收收入和以各类收费为主的非税收入。非税收入方面,历年在整个财政收入中所占的比重大约在10%左右,因此各类税收收入才是我国财政收入的主要构成部分(相对而言,非税收入在地方政府财政收入中所占的比重远远高于中央财政,在将土地出让金纳入时更是如此)。这就是说,如果说2010年我国财政收入增长过快的判断成立,也主要是基于税收贡献而不是非税贡献。事实上也确是如此,按公布的数据,2010年1-5月财政收入中的税收收入为32029.93亿元,占全部财政收入的90.3%,较上年同期增长33.2%;非税收入为3440.46亿元,仅占9.7%,较上年同期增长12.4%。
   从图2可以看出,在1-5月份的税收收入中,排名第一的是国内增值税,共8330.64亿元,占全部税收收入的27%,其次是企业所得税,占21%左右,然后是营业税,占15%,进口环节增值税消费税和国内消费税,分别占13%和8%。 这个情况正常与否?还是需要和常规情况比较才能看出。国内增值税、企业所得税、营业税和消费税四大税种历年均为我国的主力税种,四税相加基本上在占至全部税收收入的80-90%之间,通常情况下,国内增值税占30%-40%,企业所得税占20%左右,营业税历年维持在14%左右,消费税5%-8%,另外个人所得税通常在7%左右,关税在3%-4%之间(去年仅占2.5%)。因此,今年1-5月各税的结构情况与历年来的情况基本一致,并无异常。
   
                图2    2010年1-5月我国税收收入构成情况
< wind_code_1 >
 
    所不同的是,今年1-5月,对增收贡献最大的税种来自于进口环节增值税消费税和营业税,超越了企业所得税和国内增值税。如图3所示。
   
图3     2010年1-5月我国税收增收结构图
< wind_code_1 >
    据此,我们大致可做出这样的判断:2010年1-5月,我国财政收入的增长一是主要源自税收,二是主要源自进口业务的大幅度增长和国内第三产业(包括房地产业)的快速增长。总的来说,还是增长源于整体经济形势回暖是,中国经济快速成长的自然结果,也是综合国力进一步增强的具体体现。
   二、财政收入“八万亿”引发社会强烈关注的原因
   事实上,财政收入保持较高的增长速度是近年来的通例。自2003年财政收入跃上2万亿后,此后历年基本上都保持了一年近万亿左右的增长,如2006年,全国财政收入为3.87万亿,2007年为5.13万亿,2008年为6.13万亿,2009年增长稍微温和一点,为6.8万亿(如图4。2007年 5.1万亿,2008年,全国财政收入为6.13万亿元, 2009年,全国财政收入预计达到68477亿元,请处理下图,加入后三年的数据)。因此,如果2010年全国财政收入真的增加到8万亿,净增加值也不过为1.2万亿,与以前年度相比并无太大的异常。那么,何以这一本属“正常”的增加会引动全社会物议沸腾呢?
   图4           2003年以来我国财政收入增长趋势图
   < wind_code_1 >
   我认为可能有以下几个原因:
   1、当前全社会高度关注收入分配问题,“国富民穷”成为普遍认识
   有专家估计,中国的基尼系数已达到0.46,早已超过0.4国际公认的容忍线。近一段时间以来,关于收入分配问题已超出了一般的学术讨论而成为各方关注的重大社会问题,引动了一波又一波的争论和热议,如是否应当将个人所得税起征点提高到5000元、央企高管限薪、物业税是否应当开征、房价高企、以及近来各省相继提高最低工资标准……在涉及到财富分配方面,可以说一有风吹草动,就会立即引来各方侧目。
   在这些纷纷扬扬的讨论中,有一个比较普遍的认识,即所谓的“国富民穷”,一方面政府积累财富的比重越来越大,另一方面普通劳动者的收入的相对比重越来越小。央行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政府存款”项目下的资金额从1999年的1785亿元一路上升到2008年的16963.84亿元,猛增了9.5倍;与此形成对比的则是,从1997年到2007年,劳动者报酬占GDP的比重从53.4%下降到39.74%,特别是在房价一再攀高、居民各项社会保障多年难以到位的冲击下,大众的被剥夺感加重,对政府的怨尤增加。此时,财政收入将达8万亿、甚至可能跃居全世界第二的说法自然引得各方物议翻腾。
   2、财政支出结构有待改善
   客观地说,近年来财政用于农业、教育、医疗、社保等的民生支出在不断增加,大约已占到整个财政支出的30%左右。但是,相对于各方的期待值,由于以上每一个问题的解决都涉及到复杂的体制与管理问题,绝非一日之功,因此,对于普通民众而言,难以在短时间内感受到这些改革对于日常生活所带来的切实变化,此其一。其二,近年来各级政府的行政支出始终维持了高位运行,这其中既有因政府职能增加引致的支出正常增长,但确也有因管理不善导致的大量资金不当使用,如历来为社会所诟病的“三公”消费,甚至还有一再冲击公众神经的各类官员贪腐的大案、要案等。种种因素作用之下,任何关于政府“钱”、“资金”方面的事都会空前地引起关注,甚至形成了一种极端认识,那就是,一方面“高呼政府保民生增加开支,另一方面又疾呼大幅度减税"的理想主义(白景明)。
   3、公众参与公共政策的愿望与意识增强
   深层次地讲,经过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我国经济已取得了很大的增长,人均GDP已接近3000元大关。不管承认与否,各个社会阶层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都有不同程度的受益,日常生活水平、所拥有的财富存量都有不同程度的增加。但是,相对于经济改革的辉煌成就,我国政治体制改革则基本未有动作。古人有言,“仓禀实而知礼节”,一旦温饱问题得以基本解决,自然一部分社会成员会产生参与公共生活的强烈愿望。反映在财政领域,近年来各方人士对于财政透明度的高度关注就是明证。遗憾的是,在我国当前政治格局中,尚未有普通民众制度性参与其中的相关机制,这种被排斥、被边缘化的感受导致了一般民众对政府的不信任,也是财政收入上8万亿这一本属“正常”的现象却引来各方质疑的深层次原因。
   因此,我认为,当前各方关于8万亿的争论其实复杂社会心理与矛盾的一种体现。换言之,不是说政府财政收入达到8万亿本身有什么问题,而是背后的收入分配出现了问题。
   三、需要同时关注财政支出
   从财政本身来讲,除了关注财政收入以外,还必须同时将财政支出一极纳入视野,方能得到一个关于政府收支的综合性认识。8万亿是多了还是少了?问题的答案并不在这一数字本身,甚至也不在于某些似是而非的国际经验,而在于一国一时的具体情形下,政府的职能范围以及履行这些职能所需的财政支持。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政府职能已经从计划经济时期有的无所不管、无所不包向政府“有所为、有所不为”、与市场、社会逐渐有所分野、有所区隔的方向转化,但客观地说,关于“政府与市场的关系”这一重大问题,改革开放以来虽经多轮讨论与激辨,至今仍存许多模糊,理论上与实践中都没有形成社会共识。举例而言,对于诸多民生领域,如教育、医疗、卫生、社会、住房等,社会各界均认为政府应当介入,但到底应介入到何种程度?在中央政府加大投入的情况下,地方政府又如何尽好善管之职?……这些问题在现行体制与技术条件下,解决起来尚存诸多难点,非一日之功。因此,那种一方面高呼政府加大对这些领域的投入、另一方面疾呼政府减税,只见其一,不将收入问题与支出问题同时考虑的说法有确有幼稚和理想主义嫌疑。
   必须同时说明,即使放眼世界,能准确、完全测算清楚财政支出需要数字的国家其实并不多,甚至在某种意义上讲也不是最重要的事。真正重要的是公众的参与和选择以及在这一过程中产生的对政府决策的理解和某些政策共识,所以政府的职能范围、财政收入是多还少,政府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本质上是一个公共选择问题。对于我国而言,适应市场经济发展的需要,不断改善财政支出结构、扩大公众参与,是一个已经说了多年,但仍需要继续讨论的、持续的改革命题。它固然难以一蹴而就,却需要适时启动。
 
上一篇: 行政问责制研究中比较搞笑的几个…下一篇: 解读增值税“扩围”上海试点…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4598)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冯俏彬简介:
冯俏彬,教授,博士生导师。2005年毕业于财政部科研所,获经济学博士学位;2005-2006赴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做访问学者;2007年获第三届黄达—蒙代尔经济学奖,2012年获得全国财政科研优秀一等奖。主要从事公共财政、政府预算和应急财政方面的研究。电邮:qbfeng666@163.com。本博客所有文章、观点,不代表所在单位意见。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