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钱不保的医保,就是谋财又害命

2012-05-07 16:14:53
分类:社会
  中青报的新闻讲述了一个悲伤的故事:一对甜蜜的恋人,毕业一起到北京打拼,高大的男生和温柔的女孩,仿佛大熊牵着小熊走,生活虽然不易,但也甜蜜、温馨、还有那希望和梦想等在明天。直到噩耗传来,男孩被诊断为脑瘤,这本是个浮现人情冷暖、惊鸟分飞的悲剧时刻,但坚强的女孩没有舍弃男孩,她说:小熊要牵着大熊走!接下来的是昂贵的医疗,但他们没有担心,因为一直缴纳着医保,当他们满心希望的转向他们本以为无比牢靠的医保时,这希望却碎成了一地碎玻璃,折射出地区医保体制的无情和狡诈。他们被告知,因为是外地人,所以在患上肿瘤等疾病,需要放、化疗时,就不属于北京的医疗保险范围。
 
    阻碍他们求生的,是这样一则规定。北京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下发的《关于基本医疗保险参保范围等有关问题的通知》中提道:“患有恶性肿瘤进行放射治疗和化学治疗以及进行肾透析、肾移植后服抗排异药门诊治疗等不具有劳动能力的外地来京人员,不属于本市基本医疗保险参保范围,其发生的医疗费用统筹基金和大额互助资金不予支付。”
 
    实际上,患病男孩缴纳基本医疗保险费2年,这证明他入职两年,根据原劳动部的《劳动部关于发布〈企业职工患病或非因工负伤医疗期规定〉的通知》的规定,在职工患病期间,小伙子应该享受三个月的医疗期,在此期间,用人单位不得解除劳动合同,且必须为他继续缴纳医保。这是全国性行政规定的强制要求,也是基本医疗保险强制性的要求。既然都能缴纳,何来不能享受?即使三个月后,是否丧失劳动力能力还需根据“劳动能力鉴定标准”判断,何来因病就得出丧失劳动力能力?更何况以丧失劳动能力既不该是是否享有医保的标准,而且也是一种循环引证的逻辑圈套——因病需要医保,同时又因病丧失医保——难道医保制度就是一个在你有钱的时候找你要钱,支付小额医疗费用,待到你有了大病最需要的时候却拒绝的制度?
 
    当这对患难之中的情侣以“小熊牵着大熊走”的ID发布微博,并得到广泛传播之后,北京市人力社保局表示,由于北京的医保在全国的保障水平最高,为了避免一些其他地区的大病患者“骗取”北京的医保,所以才制定了《关于基本医疗保险参保范围等有关问题的通知》。患病男孩在北京缴纳了两年医保,按规定可以享受北京市的医保待遇。这个原则性表态并无问题,但魔鬼不在冠冕堂皇的表态之中,而在基层的操作之中。
 
    当这对情侣再次向朝阳区医保中心询问时,医保体制显露出残酷、狡诈的一面。根据朝阳区医保中心一名工作人员的说法,由于是外地人,他们并不天然具备取得医保的资格,而是需要提交一系列文件:《朝阳区外埠人员申报特殊病种申请单》,定点医院医保办及参保人所在单位盖章的《北京市医疗保险特殊病种申报审批单》、医院盖章的首次诊断证明、首次确诊该特殊病的病历复印件,再附上参保人的社保卡、北京市医保手册,在“证明不是骗保”之后,经过审批之后,方可进行医保报销。
 
    《规定》本身是模糊的,除了外地来京人员,丧失劳动力外并无其他条件。按照朝阳区医保中心的说法,所有外地来京人员患上大病之后均在这个《规定》管辖的范畴,除了一个例外——这个躲在深闺无人认的《特殊病种申请单》。那么,这个审批的依据是什么,难道又是依据那个《通知》?这又是一个逻辑循环的圈套。这个《通知》还在政府网站上,表明其正在执行,其中的模糊和混乱,让人心痛,让人不解.。不过,每一个模糊的规定和审批之下,必然是寻租的空间!如果不怕以最恶意的态度揣测,不惧怕令人齿寒的想法:在这个模糊的《通知》下,导致这个躲在深闺无人识的审批出现的,是否正是出于内心发现寻租空间后的冲动?掌握着审批权力,甚至可以说掌握着外地人生杀予夺的审批者的依据是什么呢?更为致命的是——没错,对于无数漂在外地人而言的确是致命现在——在公众的关注下,特批得以通过,大熊和小熊享受到了他们本该享受的医保,那么无数其他人呢?下一次没有公众关注,又会怎么处理呢?仍然依赖于这个模糊的《通知》来定夺生死?北京市医保的相关部门,请出来解释一下这些个规定和审批为啥都如此模糊吧?解释完了,请给出清晰的政策,让无数漂在北京的人可以提前规避生命危险。这不仅是作为政府部门的义务,更是作为人的底线!
 
    其实,这并不是北京一地之现象,许多经济相对发达地区为了防范外地人来骗保,规定外来的重病人无权初次参保,有些还设定了待遇的“等待期”,站在社会保险的基本原则上,这些做法都是错误的,但考虑到中国实际上存在的巨大经济差异,经济发达地区为了避免外来人员成为自己的负担,避免涌入的病人潮拖垮一地的社保体系,是情有可原的。
 
    但是,这类重大风险问题,相关部门丝毫不提示参保者,在他们健康时强制收钱,遇到恶疾时毫不理会,甚至通过模糊的审批制度狡诈的暗示寻租。而且,在北京打拼的多是年轻人,从群体而言,这是一个医保体系的净现值流入人群,这个净现值流入人群甚至负担了一部分本地人的医保。这并非不可接受。但是,通过各种模糊的规定,抛弃这部分净现值人群中的不幸者,不愿意为他们花费资金,这要的就不光是净现值人群,要的是净现值的个体!吃的是甘蔗,吐出来的是渣。由于在当地缴纳了医保,在家乡就不再有医保,一旦当地拒付,生的希望就可以说被掐灭了。这无异于谋财再害命。更残忍的是,这种谋财害命是你躲不了的,必须接受的制度。
 
    其实,相关规定可以清晰而明确。比如大学生毕业生的医保绿色通道,毕业之后第一次工作在当地的,当地给予和本地居民想同的医保待遇;除了大学生群体,对于其他在本地第一次参加工作的人群,也可以享受本地职工待遇;对于再次就职于本地的,可以参考商业保险中成熟的观察期制度:参保三个月内患重病不予报销;或者以前有过某种疾病的,则相关并发症、后遗症本地医保不再负担;如果更精确的话,观察期还可根据不同年龄,不同疾病设立不同的观察期。
 
原文发表于东方早报,有删减。作者微博:http://weibo.com/liuyj2000,欢迎大家莅临批评、探讨。
上一篇: 一个“讼棍”强过十个监管…下一篇: 历史视角下的王老吉纷争——公私…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3524)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刘远举简介:
作者为《FT中文网》、《思想库报告》、《东方早报》、《数字通讯》等特约撰稿人。关注经济、社会、生活、IT领域。微博:http://weibo.com/liuyj2000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