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条也有贵贱?王石的双重标准暗藏机密

2017-03-17 11:40:16
分类:未分类

在宝万之争中,万科被高密度的放在了舆论的聚光灯之下。一直以来,万科是一家不管从产品还是价值观都堪称领袖的企业,然后,遗憾的是,高亮度的聚光灯之下,公众第一次发现,在遵守规则上,万科团队并不完美,与一直以来的领袖形象不符。

  密集的质疑来自于“金鹏计划”和“德赢计划”这两个资管计划。虽然万科在给深交所的回函中以管理人各自自主行使投票表决权为由,否认了“金鹏计划”和“德赢计划”两个资管计划存在一致行动人关系,但有人在分析了控制关系与劣后级委托人等信息之后表示,两个资管计划的最终控制人都是万科核心管理层,是按万科管理层意志行动的,已构成一致行动人。

金条也有贵贱?王石的双重标准暗藏机密

  而且,根据相关规定,在定期报告公告前30日内、业绩预告或业绩快报公告前10日内、可能对公司股票及其衍生品种价格产生较大影响的重大事件发生之日或进入决策程序之日至依法披露后2个交易日内,上市公司董、监、高均不得买卖本公司股票。这个规定是为了避免高层在掌握公司尚未公开的内幕信息后,在二级市场买入或卖出股票,但由于万科此前从未公布金鹏、德赢两个资管计划买卖股票的具体时间及数量,公众无法知道这两个资管计划是否在这些敏感时段交易,这就为内幕交易留下了空间。

  更微妙的是,在宝能、安邦大举买入万科之前,万科股票一直处于低迷状态。据传,在万科股票一路走高之后,万科高管在停牌前大量抛售套现。对此,万科高级副总裁谭华杰在回复深圳地铁重组关键问题时也无法完全否认,闪烁其词:“应该不是高管吧,可能确实有部分。”

  但即便质疑汹汹,仍然未能推进相关部门的行动与澄清,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却是,宝能系所面对的压力。

  2016年12月,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第二届会员代表大会上,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发表演讲,他表示希望资产管理人,不当奢淫无度的土豪、不做兴风作浪的妖精、不做坑民害民的害人精。用来路不当的钱从事杠杆收购,行为上从门口的陌生人变成野蛮人,最后变成行业的强盗,这是不可以的。这是在挑战国家金融法律法规的底线,也是挑战职业操守的底线,这是人性和商业道德的倒退和沦丧,根本不是金融创新。

  时隔两天,保险业的直接监管机构,保监会以监管函的形式,责令前海人寿停售万能险。虽然,万能险进行专项检查是全行业的例行检查,并非仅针对前海人寿;虽然,监管函并没有太多指出前海人寿违规的新问题,但在关键是点的针对性监管函的意味不难体会:没有发售万能险等方式获得成本相对低廉的资金,姚振华的并购和整合,无疑被釜底抽薪。实际上,还轮不到体会二字。2个月后,保监会对前海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有关违法案件作出行政处罚。对时任前海人寿董事长姚振华给予撤销任职资格并禁入保险业10年的处罚。

  虽然,拥有万科25.4%的股权的“宝能系”在法律上仍然可以入主万科,但却由驱逐王石,变为了高调喊话,表示希望做万科长期的战略财务投资人。联想到2015年12月,王石在香港表示:希望宝能系能做一个财务投资者,如今一年多的缠斗过去,这个目标似乎要达成了,但与此同时,宝万之争帷幕之后的东西展露无遗。

金条也有贵贱?王石的双重标准暗藏机密

  在宝万之争中,“野蛮人“这个词得到了普及。《门口的野蛮人》这本书描述了华尔街历史上最著名的公司争夺战——对美国RJR纳贝斯克公司的争夺战。在这本书中,野蛮人用来形容那些不怀好意的收购者,他们或许是贪婪、背叛、尔虞我诈的,但是,需要强调的是,野蛮人三个字并不是用来形容资本出身的,毕竟,对美国人来说,两根金条,又有那一条能更高贵一些呢?不过,在中国,门口的野蛮人的含义,则更加丰富、耐人寻味。

  王石昨日在万科内部讲话中表示:不欢迎宝能系成第一大股东,因为宝能系“信用不够”。宝能系信用不够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宝能系的资本源于民间,信用不够与野蛮人,似乎指的是一回事,即基于资本“出身”的判断。由此也不难理解,为什么万科认为宝能的风格激进,拒绝了宝能系,但却笑迎了同样激进的安邦。两块中国的金条,的确有的更高贵一些。而且,从来如此。

  1948年8月,南京政府实行所谓的币制改革。在各重要经济区域设立经济管制督导员,最为关键的经济、金融中心上海,由蒋经国协助。在动员会上,蒋经国表示,“本人此次执行政府法令,决心不折不扣,决不以私人关系而有所动摇变更”,要拿出武松打虎的勇气,“只打老虎,不拍苍蝇!”

  杜月笙三子杜维屏,在交易所外抛售永安纱厂股票2800股,被蒋经国杀鸡儆猴,以“囤货炒股”的罪名抓起来判了8个月徒刑。“小蒋连小杜都敢抓”,一时间,上海市民心目中成了传奇人物,成了“蒋青天”、“包公再世”。面对这个情况,杜月笙先是表示“经国先生执法如绳,不枉不纵,深致敬佩,何致以事涉私情,有所非议”。不过,随后,在蒋经国召集上海工商巨头开会的时候,却狠狠的将了蒋经国一军。当着众多巨头,杜月笙不紧不慢地对蒋经国说:“犬子维屏违法乱纪,是我管教不严,无论蒋先生怎样惩办他,是他咎由自取。不过,我有个请求,也是今天到会各位一致要求,请蒋先生派人到扬子公司查一查。扬子公司囤积的东西,在上海首屈一指,远远超过其他各家。希望蒋先生一视同仁,把扬子公司囤积的物资同样予以查封,这样才能使大家口服心服。”

  扬子建业公司一直是上海倒卖外汇、走私商品的最大官倒企业,董事长和总经理是前行政院长孔祥熙与宋霭龄的儿子--孔令侃,是宋美龄的亲外甥,蒋经国没有血缘的表兄弟。但面对压力,蒋经国仍然查封了扬子公司,当然,孔令侃并没有像杜维屏那样锒铛入狱。虽然蒋经国打算处置孔令侃,但还没动手,宋美龄就找上门来了,把两人找到一起劝解。这一幕,就是《建国大业》里陈坤与佟大为拍着枪对峙的那一幕。之后宋美龄还把蒋介石从北平战场叫到上海,蒋介石一一句“和为贵”结束了这场“家庭纠纷”,再后来,就是“只拍苍蝇,不打老虎”的说法在街头传播开来。7个月的打老虎行动不了了之,这个时候,杜维屏仍还呆在牢里。虽然同为民国公子,比起孔令侃身占四大家族之二,是前行政院长孔祥熙与宋霭龄的儿子,相比之下,杜月笙十四岁到上海十六铺水果行当学徒,显然,杜维屏比孔令侃更“野蛮”一些。

金条也有贵贱?王石的双重标准暗藏机密

  历史上的故事,如今看起来还有着现实性。对于蒋经国的打虎,不同人有着不同的预期,而那些“更野蛮”的人,他们很难有法治之下人人平等的预期。对于经济运行,非常重要的一点是稳定的预期,有了稳定的预期之后,市场才可能建立起各种契约,才能安排资源进行生产。企业家才能就是调配资源,企业家的稳定预期可以说是整个经济的前提,如果未来茫茫不可知,没有预期,企业家就没有安全感。这必然辉伤害到整个市场的预期,最终伤害经济发展。所以,成功的现代国家都建立起法治来保护这种预期。回到具体的问题上,撤销姚振华的任职资格,意味着他不能再担任前海人寿的董监高职务,也不能去其他任何一家保险机构任职。但是,姚振华作为前海人寿及宝能系实际控制人,仍然可以做万科的股东,行使自己的权利。那么,接下来,法律可以给“野蛮人”一个稳定的预期么?

上一篇: 16WiFi倒下之后,公共交通WiFi还是…下一篇: 中国国情下的网约车监管:中央开明…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50)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刘远举简介:
作者为《FT中文网》、《思想库报告》、《东方早报》、《数字通讯》等特约撰稿人。关注经济、社会、生活、IT领域。微博:http://weibo.com/liuyj2000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