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情下的网约车监管:中央开明,地方严苛

2017-03-30 16:40:18
分类:未分类

按照北京市网约车细则的规定,滴滴将于4月1日前停止对全北京地区(包括六环外)外牌网约车进行派单。虽然滴滴表示,会采取技术等多种手段提升效率,也提醒乘客多使用预约、拼车和顺风车等出行方式,提前规划出行,避免受到影响。但供给决定市场的基本情况,限制外牌,运力减少,必然出现供需失衡,影响到用户的打车成功率、等待时长。

今年春节前后,北京、上海等地就曾因外地司机大量返乡造成用户打车难、打车贵,当时很多人也预测新政之后会再现这个局面。此次停止派单,刚好在清明假期期间,一方面是出行需求加大,另一方面是供给急剧缩小,到时候是一种什么局面,不难想见。打车难重回老百姓生活之中,几乎已是定局。对此,滴滴表示歉意,并提醒市民提前规划假期出行,可谓姿态放得很低,诚意满满,然而毕竟胳膊拗不过大腿,这并不是滴滴的责任。

中国国情下的网约车监管:中央开明,地方严苛

打车难出现之后,市场会自发的进行调整,虽然这个调整未必是很多人想看到的,那就是涨价。一方面是明涨,供给减少,需求无法满足的情况下,对于平台而言,通过提高价格抑制需求和吸引运力是唯一的办法,司机的价格高了,乘客的支付也会增加。某种程度上,这也是政策的目的,即此次所谓的“网约车应服务高端商务人群”、“不应该让所有人都打得起网约车”。除了明涨,另一方面是暗涨。出租车司机会挑活、拒载、拒绝打表。此外,由于需求重新上涨,且短期内供给不会增加,出租车牌照的价格也会在受到严重冲击之后重新上涨,出租车公司的日子又会滋润起来。某种程度上,这也是新政的目的。但显然,这都不是老百姓愿意看到的。

新政后,长期来看,通过融资租赁、回收二手车、优惠购车、优惠租车等面向司机的计划,滴滴能够从京牌车辆中挖掘一部分潜在的运力。从平台角度,更高的单客价可以支撑更高的提成,而深度开放二三线城市,也可挽回一部分业务量,但无论如何,市场价格的上涨是无可避免的。另外,一部分外地牌照的车会重新变成黑车,虽然这能一定程度上满足需求,但可以肯定的是,由于更具风险,价格也会上涨,而且,由于脱离了平台,约束变少,消费者的安全一定会下降。

其实,即便限牌,未必不可以做的更好。在没有网约车的时代,外牌在恶劣天气、早晚高峰期,以及在北上广深这样的城市郊区,黑车起到了补充运力的作用。比如北京五环外、六环外地区,本身已经接近河北,市内的京牌车到五六环外接单不划算,去得少,这里有大量的外牌车满足了该区域的出行,以及特有的北京与河北的跨省出行需求。这相当于在特定区域内增加供给,不会增加核心市区的拥堵。有了网约车之后,这些黑车变得更加安全而有约束,现在,一刀切之后,这些地方将重回黑车时代,甚至短期内,这些地方的出行会变得比以前更糟。从这个角度,即便要限制外牌车辆,也可以更精确的分区。

中国国情下的网约车监管:中央开明,地方严苛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不妨来看看国外的政策。其实,就整个国家的政策来说,中国的支持力度最大,总理不断呼吁创新、支持互联网+,也强调要以人民群众出行方便作为根本出发点,可谓全球首屈一指。但是,政策落地的时候,情况却出现了很大的变化。对比中国、加拿大、印度、英国、巴西、美国、新加坡的网约车落地政策,仅中国有牌照限制与本市驾照限制。国外不做牌照限制与驾照限制的原因,首先,从严格执行法律的角度,牌照与驾照都是全国通用的,既然能够在全国行驶,那么从逻辑上就没有分别立法的理由。而且,更深层次的原因是,统一的交通,是全国统一大市场的很重要的一部分,这个道理“车同轨”的秦始皇懂,修建了著名的罗马大道的罗马人也懂。所以,即便在美国这样的各州具备立法权的情况下,涉及全国的贸易也属于联邦的权力,自然也不会限制驾照与车牌。

除了车牌与驾照,做出数量限制的也仅有中国。数量限制是计划经济的特色。而网约车作为分享经济的特点就是,不特定的私家车用户分享在闲暇时间提供运力,这就不要大量的运力作为后备。显然,只要尊重这种经济规律,让其最大化的发挥作用,带给当地居民方便,就不会限制数量。

中国国情下的网约车监管:中央开明,地方严苛

在户籍方面,国外没有户籍,只有美国华盛顿特区对网约车司机有要求居住在特定的州,其他国家均无此要求,至于中国,众多周知,户籍是最重要的一个限制。接下来,更令人担心的是,未来政策很可能进一步收紧。现在还只是停止对外牌发单,未来如果进一步停止对外地户籍司机发单,只能京籍京牌,一切就真的又回到三年前了。

在国外网约车规定中,交通管理部门普遍为了保障提供服务车辆的安全性能,对车龄、车辆改装程度施加了适当限制。比如,巴西和新加坡都限制了车龄,加拿大和英国限制了车型。相比之下,中国除了这些限制,还从车辆轴距、排气量、车辆购置的计税价格等方面,设置了更严格的规定。

所有国家都有的一个规定是,保险,道理很简单为了保障乘客的人身安全。其实,不难发现一个规律,其他国家的规定集中于车型,车龄、驾驶者年龄、保险,这都是和消费者息息相关的。而中国除了同有这方面的规定,还多出了户籍、车牌、驾照地区等与消费者安全无关的东西。这些规定其实跟老百姓的利益没有关系,或者,更准确的说,也有点关系,那就是“不是所有人都应该打得起车”;“设立一道墙”分割网约车与出租车。

上一篇: 金条也有贵贱?王石的双重标准暗藏…下一篇: 没有了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51)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刘远举简介:
作者为《FT中文网》、《思想库报告》、《东方早报》、《数字通讯》等特约撰稿人。关注经济、社会、生活、IT领域。微博:http://weibo.com/liuyj2000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
执行时间: 【0】:117.3毫秒==Blog_blog_CircuitModel_95016+1【1】:240.6毫秒==TopicLogic.logic.php4122193+1【2】:288.8毫秒==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