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监管为名牟利的电召平台

2014-05-12 14:48:34
分类:未分类

 傅蔚冈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再优秀的公司也挡不住地方政府“闲不住的手”。苏州市客管处近日下发通知,明令禁止苏州的出租车司机使用“嘀嘀打车”等社会打车软件,成为国内首个明令禁止使用社会打车软件的城市。而有媒体报道,“嘀嘀打车”计划退出苏州市场。

为什么嘀嘀打车要退出苏州市场?直接的导火索是苏州市客管处下发《关于禁止使用“嘀嘀打车”等手机召车软件司机端的告知书》。据悉出租车公司按要求与驾驶员签订承诺书,不私自安装使用“嘀嘀打车”等软件。驾驶员如被发现私自使用手机打车软件将被严肃处理,严重者解除劳动合同。

发出这个告知书的直接原因是嘀嘀打车不愿意接入该市的电召平台。按照苏州的规定,所有的打车软件都要接入当地的出租车电召服务平台;不仅如此,软件公司还要向电召平台每年缴纳4.8万元的服务费。

电召中心和打车软件实际上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东西。电召中心是通过电话线把信息传递给信息平台,然后信息平台再通过GPS定位把要车信息分发给相关出租车司机。在这个平台下,电召平台需要的设备是大型的呼叫中心、为数众多的呼叫员和每台汽车上携带的终端。这需要巨大的投入,也正是如此,尽管中央有关部门从2000年起就呼吁各地建设出租车电召中心,但只有少数几个城市建立了电召平台。

这些电召平台大多是由财政投入,但维持这个平台的运营需要巨额资金———机器设备的运营、呼叫中心工作人员的工资都耗资不菲。正因为电召中心投入巨大,绝大多数城市市民在享用电召中心服务时都需要额外付费:以上海为例,乘客需要为叫车服务支付4元的费用———其中出租车司机得1元,其他3元归公司。

打车软件的出现使得以前电召中心的巨大投入在一夜之间化为乌有。乘客和司机只需要下载一个打车软件,并不需要额外的投入就可以进行叫车服务。更为重要的是,乘客不需要额外支付费用,而司机可以大量减少扫街时间。既然如此,绝大多数乘客自然不会再用电召中心的服务。更为重要的是,打车软件还具有可视化功能,能够给你提供预期:不加小费不行,但是把小费加到20元一定会有车子开到你这里。而使用电召中心,你只能漫长等待……

说完了电召中心的运作模式,再来看看电召中心的机构性质。如果说电召中心只是政府设立的第三方监测平台,那么打车软件的数据都在其后台备案也无可非议,就像《北京市出租汽车手机电召服务管理实施细则》所实行的“政府监管、企业运营”原则。根据北京模式,打车软件和政府平台对接,可以实现政府数据库与接入企业数据共享,可以进行严格准确的司机准入管制,防止黑车;同时交委对打车软件提供的订单只监管不调度,订单全部备案纳入综合考核更利于事后监管。该做法既保证了政府有效监管,又给企业留出了经营空间。

但并非每个城市的电召中心都是如此,以苏州电召平台为例,该电召平台公司名为苏州智能交通科技有限公司,是苏州市交通投资公司的全资子公司。要求打车软件把数据接入该平台,意味着所有打车软件的后台信息都要由其控制———大家本来是竞争对手,为什么我要把数据给你?

嘀嘀和快的等打车软件已经拥有了海量的数据群,它们可以在这些数据中开发相应的盈利模式。更为重要的是,这些数据的获得是他们在前期巨额资金投入的结果。现在苏州的电召中心要求打车软件和电召中心对接,意味着它们一分钱不花就可以获得这些海量数据。

苏州的恶劣之处还不止于此,凡是要接入该平台的打车软件每年还需要缴纳4.8万元的接入费。如果是一个正常的商业行为,那么应该是这家名为苏州智能交通科技有限公司的电召中心向嘀嘀或者快的购买数据才对———看看这几年互联网行业的并购案,拥有这么多数据的公司至少得要上亿资金才对。但这里的蹊跷在于,这些打车软件公司还要向电召中心缴纳接入费,真是匪夷所思。

4.8万元的接入费当然不贵,但这种支付方式和正常的商业逻辑不符合:因为打车软件根本就不需要这个电召平台,而是电召平台需要打车软件的数据。既然如此,为什么很多公司宁愿为此缴纳费用?据悉,为了管住司机私自使用打车软件,当地运管部门采取钓鱼执法手段,对使用打车手机软件的司机进行罚款和取消运营资格等处罚。换句话说,这4.8万元就是打车软件在当地的买路钱,这可能是绝大多数人都没有想到过的。

或许正是看中这一点,很多城市都准备成立自己的叫车平台。有媒体报道,下个月南京出租车官方电召平台将投入使用,而主管部门希望社会打车软件改进功能,加入官方电召平台。为什么要推出官方版的打车软件?据说这是交通部门为了对“电召平台上的数据进行备案、管理,以便驾乘双方发生纠纷时有据可查”。

不过在我看来,官方打车软件要求社会打车软件加入其电召平台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安全监管是名,真正的目的是想免费获得打车软件所积累的数据,从而为下一步的商业化运营做准备。如果官方版打车软件不以行政命令挟持嘀嘀和快的加入,那么这些打车软件也没有未来——像当年的即刻搜索,尽管花了20亿元,还是没有市场占有率。

那些打车软件能够抵挡各个地方官方版打车软件的不正当竞争吗?我们拭目以待。【2014年4月24日《南方都市报》】

上一篇: 中国乡村为何没有美食?…下一篇: 为什么北京地铁比上海拥挤?…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50)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傅蔚冈简介: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
执行时间: 【0】:20.5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69336【1】:29.9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69336【2】:31.2毫秒==Blog_blog_CircuitModel_69337+1【3】:37.8毫秒==Blog_blog_CircuitModel_69337+2【4】:41.7毫秒==NOCACHE+jishigou_topic3712625【5】:43.6毫秒==TopicLogic.logic.php3712625+1【6】:46.7毫秒==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