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基本养老金涨的慢一点

2015-03-11 15:21:46
分类:未分类


摘要 : 因此,如果要让在职职工负担退休职工的养老,请放缓基本养老金的上涨脚步,让在职职工缓口气,让企业多一点利润可以保证在职职工的工资增长。在职职工没有义务承担制度转轨带来的养老金亏空。换个角度,近十几年经济增长,国有资产规模也得到了空前的爆炸性发展,决策者应该放弃掠夺在职职工、转向划拨国有股及其收益,以此保证退休职工的养老金增速。这或许是化解眼下退休与在职利益冲突的最好路径。

近日,北京市集中上调了六项社会保障待遇标准,其中企业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在2014年基础上上涨10%,调整后为3355元。在此之前,上海于去年末已经上调了企业退休人员的基本养老金,幅度较北京要小一些,但每月增幅也有250元以上。

近年来,城镇企事业退休职工的基本养老金增速惊人,近五年基本上保持了每年10%的上涨速度。2005年,全国城镇离退休职工4367万,养老金支出4040亿元,合每月退休金771元。到2013年离退休职工为8041万,基金支出18470亿元,合每月退休金1914元,8年间每年平均上涨12%。

北京以及其它城市为什么要大幅上调基本养老金?首先是因为物价上涨、工资水平提高。以城镇居民的工资增幅作为参照系,其同期年均增幅为14%(年收入18200元增至51483元),退休职工养老金的增幅并不算太离谱,甚至水平略低。

其次,这年来社会稳定压力越来越大,政府为此向民生领域投入了大量的资源,致力于满足来自环保、收入分配差距过大、住房保障等方面的诉求。而退休职工作为不可忽视的群体,提高其待遇自然是应有之义。更何况,一个老人背后站着多个家庭成员,让他们满意有着以点带面的功效。尤其在北京,作为中央部委、央企所在地,退休职工的诉求更是无法忽视。所以从全国来看,北京的平均退休工资居全国前列,仅低于西藏,比上海要高于10%左右。

但这些做是有成本的。目前退休的人员,大多是养老保险改革的“老人”或“中人”,他们在改革之前就退休或开始工作,他们或者从来没有缴过养老保险,或者没有缴足养老保险的年限。但他们退休后,仍有足额的养老金可领,虽然这其中有各地财政补贴的因素,但绝大多数养老金是由当下的在职职工及其单位承担的。

今天退休职工养老金可以得到快速的提升,主要是因为社保缴费的不断扩面和提高缴费基数。从数据上来看,全国城镇参保的在职职工才1.3亿人,缴费收入仅4312亿元,到2013年,参保的在职职工已经超过2.4亿人,缴费收入18634亿元,增长了332%,而同期GDP仅增长了200%。缴费收入的提高,一方面是缴费人群增加了近1倍,另一方面也是缴费工资的平均基数从2005年的987元上涨到2013年的2294元,其主要推动力就是社会平均工资的年增速在10%左右。考虑到中国基本养老保险中的个人账户的基金基本上被统筹账户挪用的事实,在职职工缴的养老金几乎为退休职工做了贡献。

中国目前统账结合式的养老保险制度,看起来统筹账户是由单位缴费,但实际上没有职工,单位就没有必要缴这部分钱。事实上,单位与个人缴纳的高达工资总额28%的养老保险,全部都是职工的负担。2013年的养老缴费收入为18634亿元,相当于税收总额的16.9%,相当于个人所得税的285.3%。如果计算全口径的社保收入,更相当于全年全国税收总额和个税的31.9%和540%。社保不仅是一种税,而且负担远比个税要重的多。

很显然,不给退休职工涨退休金,社会存在不稳定的威胁;但增加在职职工的负担,不仅让社会不稳定,更加重了企业与职工的负担、延缓了经济复苏的进程。眼下经济处于衰退、通缩的状态,在税负畸高的经济结构中,减税是刺激经济的必要条件。只有让企业轻装上阵,才能保证利润,以雇用更多的职工、保证工资增长,才有可能让经济见底,重见复苏的可能。

退一步讲,中国近三十年的发展过程,尤其是2001年入世以来的经济增长最为迅速,2001年以后在职的职工对此居功伟。而2001年以前退休或开始工作的“老人”与“中人”,虽然对中国如今的发展也有很大的贡献,但创造的财富与GDP还是不如最近的十几年。此时厚待退休职工、让在职职工承压,是明显的代际不平等。

因此,如果要让在职职工负担退休职工的养老,请放缓基本养老金的上涨脚步,让在职职工缓口气,让企业多一点利润可以保证在职职工的工资增长。在职职工没有义务承担制度转轨带来的养老金亏空。换个角度,近十几年经济增长,国有资产规模也得到了空前的爆炸性发展,决策者应该放弃掠夺在职职工、转向划拨国有股及其收益,以此保证退休职工的养老金增速。这或许是化解眼下退休与在职利益冲突的最好路径。


上一篇: 外资企业为何撤离?下一篇: 自由香港的不自由经济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400)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聂日明简介: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