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上谁在卖奶粉谁在卖白粉

2013-10-24 21:33:01
分类:未分类
在中国干互联网有优越感。靠创新不靠贿赂,白手起家,拿美元VC,国外上市,颠覆体制内力量。更有甚者,某大佬级的上市CEO感叹,因为互联网,“中国有救了”。

  大佬原话里,用了两个语气词“TMD”:“淘宝在终结购物的国有垄断,商业地产的高交易成本造成不充分竞争,给广大年轻人提供创业机会,各种小生意如雨后春笋。市场经济在新技术平台上,横扫计划经济、官僚经济的残云。真让人解气。视频领域也一样,盗版的消除、新播放渠道的形成,让天下有才之士拍出好东西就能赚钱,管TMD这关系那文件的,人民将享受世界级的娱乐作品。微信让中国人在人人沟通效率和组织效率上将超越Facebook,也TMD是世界水平。互联网,以其指数级成长方式将各种不公平的线性资源置于可有可无的地步,创造出接近公平的竞争模式,并全面接管中国的经济形态。”

  铺垫到此为止。不是所有互联网企业和企业家都能享受这个评价。把假和尚从真和尚里挑出来,对假和尚是个鞭策,对真和尚是个公平,对观众是个明白。中国的互联网公司至少可分成7流,从后往前依次说。

  末流:坑用户。

  谁会坑给自己送钱的衣食父母呢?某些大型角色扮演类网络游戏便是。费尽心机的驱使人去杀盗淫妄,纵容人的贪心、怒气、痴迷、傲慢。靠引诱人的恶习气来挣钱是容易,但钱好挣,造下业障也深。几千万人在虚拟世界里作魔作兽,对心智和现实都有大影响,也是之前没有过的。多少人因此荒废学业,得病甚至暴卒,多少子女因此与老师父母热战,家庭因此于水火。是,倒在这里的都是自控能力弱的人,但你不是扶他一把上岸,而是推他一把入火海。

  某前任中国首富跟峰哥聊过一句:“网游这行业,有人卖奶粉,有人卖面粉,有人卖白粉,没得比。”TMD,犀利啊。

  就难怪,ChinaJoy网游年会,最后都搞成少穿衣服的女人表演,越发无廉耻,今年刚过去的CJ居然有女生抱着“免费让你X”的牌子搏眼球。同气相求,是不是。作用力是相互。每天身在其中、乐在其中的从业人员也当然会因此身心受损。企业在这样的气场下运行,能长久能善终的有几个?且挣惯了好挣的钱,就不愿挣难挣的钱。危机一来,无所适从。

  有位网游大佬,上市时意气风发,后来就一蹶不振。退休还高调出书教人做营销,还高调做慈善。兄弟你不就是一大毒枭吗?卖的是高科技白粉,不用坐牢还风光。

  六流:坑员工

  跟着自己创业煎熬的“兄弟”也一样坑。兄弟就是用来出卖的,不止黑帮电影是这样。可以共富贵,不可同患难。好歹公司上市了,员工猛然发现自己的期权大幅贬值,被英明神武、英俊潇洒、光荣伟大的CEO以18:1的比例稀释掉了。2:1还好说,5:1也行,18:1啊。

  并购另一家公司,给股东有50%的溢价,但被并购方员工的期权并不享受这个溢价。要是同样给溢价,你们才不会那么容易就自动离职呢。你们不自动离职,“并购不裁员”的承诺岂不是落空了?有些人因此跻身中国富豪榜。不够光彩。

  五流:坑投资者

  投资者是给你输血的人哪。其实也坑不了大投资者,都是合伙坑小股民,一辈子积蓄,打算用来买房结婚的工资,信错了人,就这么没了。某些顶着中国的XXX概念上市,亏得一塌糊涂。股价被打到十八层地下室。有个段子:某公司上市路演,挤进来一堆投资者要买,有人问:兄弟你怎么看不出来这是家烂公司。答:看得出来,但看不出来的人很多,兄弟我赚他们的钱就够了。

  还有的公司做得牛逼了。于是把最牛逼的业务分拆了,装另一个腰包藏起来。美国人顿时傻眼,还真敢明抢。还有的公司做得不怎么样,花高价收购另一家自己掌控的公司,把现金放私人兜里。股价暴跌。

  花样多了。一个冷冰冰、血淋淋的数字是:中国海外互联网概念上市公司里,至少50%以上,目前的股价低于当初的发行价。

  四流:单纯工具

  所谓工具,就是节约劳动人民的时间,增加劳动人民的工作和生活效率。比如做了好一点的输入法,弄了个好一点的音乐软件,看电影的APP。这些个玩意儿属于互联网的夹缝空间,有你也好,没你无所谓。就算有了你,我节省出来的时间也是用来打麻将,挤公共,开神仙会,搞政治,和稀泥。生活不会因此有本质的改变。用户量再大,没什么形而上的“价值”,所以替代性极强,于是做得也必然辛苦。

  不要觉得自己多牛逼,兄弟你的工种还是民工。

  三流:省钱挣钱

  这个就实惠了。靠你能省下10%的花销,或者靠你能多挣10%的收入。甜蜜到心坎。这个就不是单纯工具那样可有可无了,对于拿死工资的老百姓,谁也别装,实惠很重要。一个月死工资就那么多,你能帮我省1天时间,也不如帮我省一张四人头。

  挣钱还比省钱更重要。互联网上不同于线下,能挣钱的活儿,一下就蔓延给广大打工者,海量老百姓。不需要租办公室、不需要注册、不需要工商税务消防,这是老百姓手里的枪,硬邦邦。比如设计师,在网上揽活。比如记者象峰哥,在微信上卖广告。比如张三,在网上开个店铺卖自家种的水蜜桃。比如民女东施,在视频社区里唱个甜蜜蜜,海南的孤独大叔就哗啦砸钱。比如出租司机,在滴滴打车上多跑一个长距离客户。比如罗胖子,每天说个段子,工友工妹就掏200块迫切跟你公开持续合法的集体幽会。

  一旦跟钱沾上边,就上点段位。这就是所谓的破了局,“体制的高交易成本所造成的不充分竞争,给广大年轻人提供创业和谋生的机会,各种小生意如雨后春笋。市场经济在新技术平台上,横扫计划经济、官僚经济的残云,让让天没有难做的生意,让天下没有埋没的人才,人民将享受世界级的作品。”

  说声“中国有救了”,不是妄言。

  二流:更充实更甜蜜

  其实钱这个事儿也挺俗。你多挣了千儿八百,又怎么样?你就更幸福?那也是浅层次的幸福。钱多也有钱多的苦,你别嫌酸,这是老实话。你的大脑皮层不变化,你获得的信息和感情状况不变化,钱越多可能越会伤害到你。在这个社会,造孽都是有钱人干的事。有几块钱了,打个网游。有几百了,走趟红灯区。有几千了,给爸妈买个假冒伪劣的补品。有几百万了,换个老婆。还不如没钱穷憋呢,至少不造孽。

  还真有几位有钱的过来人跟峰哥吐过苦水:“换老婆绝对是瞎折腾。”尤其供各位将要有钱的还没换老婆的所在公司即将IPO的急待见世面的潜在土豪参考。

  搜索引擎牛逼,武装的是你的信息,你的大脑。不必跑图书馆,不必认识牛人,不必行天下路,不必给校长送礼,不必死记硬背高考过独木桥,搜索一下你就知道。所以人家给搜索引擎那么高PE,给网游就那么低PE。挺公道。

  IM 和SNS牛逼,填补的是你的情感,你的生活。这是生活相对终极的意义。峰哥2000年在新加坡上学,靠奖学金过活,一个月给四川家里打一次电话,没说两句老妈就催:快挂了吧,长途挺贵。后来就用IM,每天聊两句,还能视频。现在,就用手机上的IM,跟海外朋友还能随时聊。某南极动物IM公司2011年春节在央视那个讲述母亲和儿子之间故事的广告,真感动,偷着泪了。TMD太真实了。

  插一句,jackma最近貌似说,中国人若文化上不去,就一直是暴发户。恐怕这也是他不光做电子商务还要在文化、社会领域上卖力露脸的原因。论到社会和历史价值,省钱挣钱的玩意儿,相比沟通信息和情感,要低一头。

  有句话是这么说的,中国头30年,是政治,后来30年,是经济,这60年已经过了,接下来30年,是文化。不是说经济的30年就不讲政治,文化的30年就不讲经济,而是说每个30年都有一个瓶颈,不突破这个,其它的就过不去。峰哥觉得是这么回事。

  一流:民智与变革

  搜索和IM/SNS做了准备,打了基础,但不直接,不足够。微博担大任。对于今天中国社会的价值,无人能出其由。微博不仅是私人情感沟通,更是社会事务讨论;不仅是真实信息披露和传播,更是民智之启蒙,民生之护法,民贼之监督。微博是学校,是法院,是议院。不是吗?

  当然,做微博的公司未必是冲着民智和变革去的,做该做的业务罢了,撞上了历史机遇。就算最初模仿Twitter做饭否的谦谦美男王兴,就算有此初衷,也未必多强烈。不管如何,做的这个事,做成了,现在担负了这个角色。

  其实在商言商,大家的初衷都是赚钱。赚容易的钱,就是勾引人的坏品质,比如懒惰、贪婪、愤怒、痴迷、傲慢、物欲。赚难的钱,就是呼唤人的好品质,比如勤奋、包容、给予、清静、节省。为什么勾引坏品质更容易赚钱?因为人嘛,堕落总比上进来得省劲儿。

  对卖奶粉的,要坦荡的给它伸大拇指;对卖面粉的,要直接提醒它有自知之明;对卖白粉的,要诚恳的公开的鄙视。

上一篇: 新案例:腾讯广点通帮万科卖房…下一篇: 对于腾讯,你必须搞懂的任宇昕…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502)  评论数(2)
2
本博文相关点评
名家简介
程苓峰简介:
互联网观察者和参与者。现任腾讯网科技中心总监。著有《网络江湖三十六计》一书。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
互联网上谁在卖奶粉谁在卖白粉
财经网网友:  您发的内容存在问题,不能通过!
互联网上谁在卖奶粉谁在卖白粉
财经网网友:  您发的内容存在问题,不能通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