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法部门不应擅闯法律黄灯

2012-05-07 12:58:49
分类:未分类
  最近,海盐市民舒先生因不服闯黄灯吃的罚单,一纸诉状将交警告上法庭。这一较真不仅成就了全国首例闯黄灯行政诉讼案,也引起了人们广泛而激烈的争论。
   显然,一怒为黄灯的舒先生并非太看重一百五十元加三点的处罚,而是为道理、为法律。真理越辩越明,单从法院判决之后掀起的学习道路交通法规,讨论交通法规的热潮看,这场官司打得值!
   闯黄灯违法吗?“肯定违法,该罚!”的声音,有不少来自交警部门、司法机关,他们的理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38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黄灯亮时,已越过停车线的车辆可继续通行”,这就是说“没有越过停车线的车辆必须原地等待”,也就是说“如果司机不停,快速驶过”就是闯黄灯,而“闯黄灯等同于闯红灯”。
   看着“就是说这样”“就是说那样”的法律逻辑,只有一个感觉,太累了!法律应该言简意赅,对错分明,哪里需要这么多的“就是说”来解读。数学上,可以进行A等于B,B等于C的代换演算,最终得出A等于C的结论,但执法的时候,必须警惕“这就是说”的逻辑。“这就是说”用多了,就偷换概念,情理不通了。
   “闯黄灯等同于闯红灯”论中的这个“等同于”,其实就已点明该罚论的逻辑很虚弱,道出了舒先生的观点——“处罚无依据”。
   法律是写给老百姓看,让老百姓遵守的,可不是让老百姓费力巴拉地猜谜玩的,怎能如抽象派的画,或者印象派的诗一样过于隐晦难懂?绝大多数情况下,法律条文的含义应以一般人的文义理解为准,特别是当这种理解会作为判断人家有无违法或者犯罪与否的标准时。
   闯黄灯违不违法这个问题,答案十分简单。既然法律上规定了两种颜色,当然就有不同的法律后果。法律允许黄灯亮时,已越过停止线的车辆继续通行,绝对读不出禁止闯黄灯。其实,即使法律规定的“红灯亮时,禁止车辆通行”,也允许越线车辆在保证安全情况下,尽快通过,而不是说越过停止线车辆看到红灯也要立马刹车,不管是不是正在马路中央。
   立法者对黄灯的规定可不是糊里糊涂的无事生非,他们自有他们的考量。黄灯是为了提醒司机预先采取措施而设置的,闯还是不闯,是法律交给司机们自主判断,自由决定的空间。黄灯的时候,另一方向道路并未放行,事故并不多发,绿灯变黄灯,已越线车辆由法律授权继续通行,其他车辆倒也不必紧急刹车,那样有更多隐患。
   “闯黄灯等同于闯红灯”论,体现了执法者的蛮干思维,同时也是对最高国家权力机关立法的不尊重。法律解释的第一要义是相信立法机关,相信他们绝不会思维混乱,眼高手低,词不达意。从法律条文整体去理解法律,每一条法律规定都有所指,有所用,绝不是可有可无,更不需要执法部门借着“就是说”“等同于”这样的概念,不经过立法程序就把自己的理解读入法律。全国人大精心制作的华丽服装当然不需要如此大煞风景打补丁。
   相信并尊重国家权力机关,还因为他们有修改法律的权力。如果法律条文真有漏洞,有关部门应该按程序向全国人大反映,根本用不着他们擅自随意变动修正。
   将闯黄灯定义为违法,还存在着一个难题,就是必须正确区分故意闯黄灯和那些因为突然变灯而刹车不及的司机。对那些反应不及的违法者,罚款不足以起到警示作用。有人说再加上倒数计数灯进行黄灯警示就可以解决这一问题,但不是当初执法部门把黄灯等同于红灯,何来把绿灯的尾巴变成黄灯警示的必要。这不成了新时代里“面多了加水,水多了加面”的笑话吗?据报载,公安部正在研究,并将尽快制定出闯黄灯的执法标准,这不正说明地方上有关部门实施罚款的手伸得太快了,法律解释也太超前了吗?需要提前提醒的是,制定执法标准的基础应该是法律,自然首当其冲要做的事情不是制定罚款标准,而是先去看懂法律,向法律看齐后再说。
   当然,闯黄灯不违法,并不意味着提倡闯黄灯。闯还是不闯,安全应是第一考虑因素,而尽量不闯则更是司机的本分。这倒不是闯灯可能受罚,而是生命无价,即使乘上万分之一、十万分之一的几率,损失也仍然不小,相比较而言,闯黄灯可能获得的收益却十分微小。在城市里,冲过黄灯得到的,很可能是下一个路口排最后一名继续等而已。与其如此,还不如在这个路口当个头名吧!
   闯黄灯案的意义,其实还不止于道路交通法的执法。在市场经济中,执法机关必须改变这种闯黄灯等同于闯红灯的思路。尊重法律,意味着在没有明确红灯禁止的时候,就是许可公民的自主决定,这是市场经济活力的真正根源。如果连黄灯都禁止通行了,凡事都必须最高权力机关先行立法首肯后才能进行,那么经济创新、企业活力将最终成为空话。法律规定的黄灯区,不是有关部门想闯就闯的!
   
上一篇: 口供定罪何时休?下一篇: 富士康的态度与“加班自由”…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2326)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吕俊简介:
浙江思源昆仑所常务副主任,浙江省青联委员,浙江省直律协常务理事,浙江省直律协刑事业务委员会副主任。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